第63章 儿大不中留

    莫美侬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传出了擂台,台下一片轰然大笑。

    “咳!蓝真人……你看……”周赟对这场闹剧颇为尴尬。

    “既然无人受伤,便揭过吧!”蓝夕羽心知以白悦华的性子,这事闹到他面前指不定是张舟要吃亏。张舟这种嬉闹的做法只会让白悦华认为他不尊重对手,不尊重比斗。

    莫美侬传送出擂台后,自知莽撞闯了祸,掐了法诀把头发衣着整好,然后抱着坏掉的伞蹲在花万卿身边抽泣。

    “好了!现在也没人骂你,你还哭什么?”周赟跳下拐杖,站到她面前。

    “师兄送我的伞破了……”她来来去去就是这么一句。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你拿来,本君给您修好,保证完好如初!”周赟拍拍胸脯保证道。

    “坏了就是坏了,怎么会完好如初?嘤嘤嘤嘤嘤嘤……”

    “……”周赟被她的话噎到,又跳上拐杖到花万卿耳边小声说:“她就是撒撒娇,你也就随便哄哄呗!”

    “谁让你带她过来的?你自己负责。”花万卿拿扇子捅开老爹攀上来的手。

    “我是你爹!你帮帮我不行吗?我这不是拿她没办法嘛?”周赟小声哀求道。

    “你答应我一个事。”

    “臭小子!想坑到你爹头上来了?”

    “不答应就算了。”花万卿抱胸继续看擂台上张舟对新的挑战者。

    “你说你说!”周赟看看还蹲在地上的莫美侬,只好应道。

    “不许再管我找道侣的事,一个字也不许说。”

    “怎么?难道你真是要嫁?”

    “嗯?”

    “行行行!答应你!”在花万卿的威胁声中周赟立即点头改口。

    “拿去。”花万卿见他应允,拿出一枚小盾牌。

    周赟拿了东西跳下来,把东西递到莫美侬面前道:“来,这是你师兄给的,这回满意了吧?”

    “是师兄做的?”她接过来反复看了看。

    “你自己看吧!”

    莫美侬在盾牌背面隐秘处看到花万卿的火焰印记,顿时破涕为笑。

    周赟看她马上把东西宝贝的收起来,心道,美侬丫头,老君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儿大不中留啊!

    张舟又赢一场后接着上来挑战的又是一个意外。

    “我二弟认你做男朋友,我不同意!我要同你打一场!”

    “……”

    这就是传说中的惹到小的来大的,打了大的来更大的吗?张舟好无语,觉得好累,想休息。他把吊牌摘下来丢过去。

    “你别走!我也想同你做男朋友!”黄高岑拿着吊牌冲过去想塞回给他,伸手捞了个空。

    “张大哥!”

    张舟一传出擂台,就被黄小琴截住。

    “嘿!”张舟抬手打了个招呼。

    “小子!你别管我大哥!我认你就行。以后你就是我们兄弟几个还有小黄的男朋友了!”黄高杰和其他四个弟弟一起围着张舟,咧开嘴大笑道。

    “朋友就行,不用强调是男的。”张舟见黄高杰大声说笑引来附近的人侧目,尴尬的拱手陪笑。

    “嘿!以后跟我们几个不用见外!”黄高杰拍拍他的背表示亲热。

    张舟却被他的大力拍得想吐血。

    其他四个黄氏兄弟遂一一自我介绍,完了大有一起拥抱一下他的架势。张舟眼看就要满身大汉,差点想抱头蹲防躲开一群人的拥抱。

    “各位道友请见谅!”

    花万卿及时赶到,把他从人群里提出来。

    “张小友一早比到此时,让他先休整休整,各位道友以为如何?”

    见花万卿满嘴挂笑,语气温和,黄高杰一拍脑袋喊道:“对对对!哎呀!我一结交朋友就高兴,一高兴就忘事!这位道友说得对!张兄弟先歇歇!”

    “奚昊然!”

    第一次被花万卿点名,奚昊然高兴得飞起,撇下还在聊天的陈少璟急急忙忙跑到花万卿跟前。

    “前辈,你叫我?”

    “你跟小舟不是挺熟吗?你看着他吧!”花万卿说完背起手离开。

    黄高杰等人也一哄而散,忘了擂台上还有一个大哥在苦战。

    周赟夹着拐杖一跳一跳地追儿子去,路过张舟瞥见他系的发带上水火交叠的金银纹路,追上儿子小声问道:“小卿卿啊!刚才那小子的发带……是不是?”

    “你心里有数就行,聘礼你看着办!要是走漏风声,你那片风雷木的林子就别指望等到收的一天了。”花万卿说完大步大步走开,前方转角申屠兄妹在等着他。

    周赟在原地愣了许久,被莫美侬追上来叫回神。

    怎么办?儿子要找男人做道侣!周赟心里无限震荡。好在不是上门到对方家里去。他又有些庆幸。

    扭头看看正在埋怨他们走也不说一声的莫美侬,周赟心思一转,暗道:“只是叫我不许说道侣的事,那还是能说两句娶侍妾的事的。”这么一想他又心安理得起来。

    莫美侬抱怨完,看见远处有一个穿着灰扑扑的女子拿着一小枚盾牌正在跟一个散修推销。那枚盾牌跟刚才花万卿给她的一模一样。她立即跑过去拿起那枚盾牌翻看。

    荆无色正在口干舌燥卖一枚法盾,忽然冲过来一个女人抢了盾牌左看右看。她刚想发作,那女的开口就问:“这种盾你有几个?”

    “还有三个。”荆无色说。

    “全拿出来,我都要了!”莫美侬干脆地说。

    难得遇到这么豪爽的顾客,荆无色开心的再翻了三倍价把法盾全卖给了莫美侬。

    张舟换完牌子回到赛场,跟奚昊然一起在擂台下给陈少璟助威。

    “张舟,我觉得花万卿对你还蛮好的嘛!”

    看着看着奚昊然忽然来这么一句。

    “还还还行吧!”张舟一时不知所措。“他刚才路过,只是顺便问候一下。你也知道,他这人挺讲义气的。”

    “那是得是他认为的自己人。”奚昊然补充说道。

    “那现在凌云宗和九霄门不就是盟友吗?”张舟心虚的捏了把汗。

    “那倒是!”奚昊然点点头,扇子收起来往手心一拍,说道:“哎!不如这样,你跟我一起投靠花万卿,凭我们两个对这里的了解,不怕以后没好日子过!”

    奚昊然说得神采飞扬,张舟却觉得闪亮得晃眼,他无比心虚惭愧地说道:“不了,我已经在九霄门扎根,以后好好跟着白悦华混。”

    奚昊然没想到张舟会拒绝,好一会才说道:“好吧!人各有志,我也不好劝你什么。”

    “你再努力一把!花万卿对你印象还是很深刻的。”张舟拍拍他的肩膀。

    “是吗?”听他这么说,奚昊然又笑道。

    “象州城我答应你那次,后来我跟他讲你,他很清楚记得在臧城救过你的事。昨天看了你几场擂台赛。这不,刚才直接就喊了你的名字。肯定是记住你这个人了。”

    “哈哈!承你吉言!”奚昊然眉开眼笑地拍回他。

    张舟脸上堆起笑容。

    “这陈少璟也是匹黑马啊!不过我怎么想不起来他后面做了什么?”奚昊然注意力转回擂台后发出疑问。

    “可能是人物太多,作者忘记了吧?”张舟应道。

    “也是!那么多人。”奚昊然点头。

    又过五日,初始赛进入后期。散修已经基本被淘汰,剩下一些实力强悍的掺杂在派门之争中。

    后期擂主已经不再想着有多余的牌子换奖励,能保持三连胜是普遍心理。因此打法上都更稳更狠,一场打十几个时辰成了常态。一些金丹修士也正式进入赛场。

    奚昊然撑了两日,上来一个金丹修士,便把他第三场打下了擂台。他倒也看得开,毕竟筑基后期与金丹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光是对方的防御就很难破除。

    张舟正在安慰奚昊然,陈少璟跑过来喊他赶紧回黑场,许艳明被一个金丹重创。

    三人赶到黑场,九霄门弟子围成圈和另一拨人对峙。蓝夕羽正在为许艳明运气疗伤。

    “斗法无眼,生死自负,九霄门难道输不起?”

    “已经认输还下死手,你们也太狠辣了吧?”

    两队人七嘴八舌争辩着。

    “好一个生死自负!”

    突然间整个黑场笼罩在寒气之中。泠然似金属碰敲的声音响彻空间。

    张舟一听声音忍不住哆嗦一下,不愧是白boss!气场十足!

    “白长老息怒!莫触犯了城规,因小失大啊!”主场判事立即发声道。

    “擂台事,擂台决。”

    一道光射进出事的兑位擂台,不一会白悦华的身影出现在擂台空间内。

    “挑战者乃东临九霄门白悦华,年六十七,元婴。挑战擂主西临重华门惠德宇。”擂台判事报唱。

    “你就是东临百岁结婴的白悦华?气度也不怎么样嘛!元婴对我一金丹,输了我也不丢脸!”惠德宇说道。

    “汝之脸面,与吾何干。”白悦华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对着惠德宇轻轻一指。

    “唔哇!”惠德宇口吐鲜血,捂着腹部跪下。

    擂台下所有围观的人一脸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有惠德宇自己明白,方才白悦华那一指,从他指间射出一柄剑,快不及眨眼的速度废了他的丹田,搅碎了金丹。

    白悦华再凌空抓取,将惠德宇的吊牌摘下,而后原地打坐起来。

    “堂堂元婴欺压金丹,废人修为,好不要脸!”重华门领队验过惠德宇的伤后大声喊道。

    整个重华门的弟子一阵哗然,继而为同门抱不平。

    “冷静!擂台外动武者城规伺候,再逐出海空城,永世不得进入。”主场判事再次传音道。

    “那就请城主出来主持公道!”重华门领队喊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3》,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3章 儿大不中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3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3章 儿大不中留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