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总有走错的

    “咳!咳!男人女人都是人,朋友又何必分男女?”

    “行!先打完这场再论朋友!”

    黄高杰提着锤子在左手掌心敲了敲。

    “请赐教!”

    话音方落,黄高杰甩出锤子正面袭来,张舟撑起气罩踏剑飞起。半个擂台被锤子砸出大坑。张舟暗自庆幸自己在看见锤子外包裹的一层真气后立即选择躲到半空而不是侧闪。

    “收!”一声喝令,巨锤又灵活飞回黄高杰手里。

    “再来!”巨锤又旋转着飞向张舟。

    张舟踏着剑飞开,巨锤飞过后,黄高杰掐诀施法,将锤子召回头转向张舟。

    不论张舟怎么躲,巨锤始终追着他,速度之快让他不能施出比较复杂的符篆术。

    他绕了两圈,拿出水纹符,结合一个简单的空气屏障术,在周围造出一个悬空的水立方体。

    黄高杰看到头顶灌来大片水,不以为然,加催巨锤欲冲破水屏障,哪知那清澈透明的水体在巨锤没入后即变得黏糊起来。巨锤的速度显然变慢。

    “化!”张舟冲出水面后,趁机打上转化符篆,水体变成一团乱藤,缠绕着巨锤往下掉。

    黄高杰赶紧催动巨锤往下砸,将藤笼在地面砸出破缝。锤子又回到他手中。

    “分!”黄高杰将巨锤从右手抛到左手,巨锤分出一把,他继续轮流抛,巨锤分化出三把。他一把接一把的甩向张舟。

    眼见这回无处可躲,张舟唤出铁卷旋身,硬挡住三锤攻击。

    锤子攻击后又一一回到黄高杰手里,合二为一,并成一柄比之前还大三倍的巨型锤。黄高杰双手紧握着巨型锤的锤柄,跳上半空向着张舟砸下来。

    张舟知这一击铁卷也扛不住,极速符打上,加速飞躲开。

    整个擂台地面被黄高杰一锤砸碎,碎石四溅,飞向张舟的都被铁卷挡住了。

    擂台损坏巨大,一时半会是恢复不了了。张舟心想,地面没有落脚点,要是黄高杰多分几把锤子,连下方都是空挡。

    他干脆洒了一大把水纹符,把擂台填成一片冰面,这就平坦了。

    黄高杰经水体变换成软木藤一事,知晓张舟的施法手段,踏着锤子飞在半空,决定不沾地上张舟变化出来的冰。他双手握着锤子像风车一般冲下来,砸空后又转回半空,来来去去,平坦的冰面又砸得支离破碎。

    但他人转多了也吃不消,张舟趁他喘息的空挡画出一道阵符,往冰面一拍,整个擂台冰面长出一根根冰刺,脱离冰面后化作飞书剑的模样。

    一场剑雨蓄势待发。

    黄高杰忙催真气凝在巨锤上,剑雨直面而来时,他抡起巨锤以流星之势冲向剑雨。

    场外的人被这壮观一幕吸引住。

    只见一柄巨锤拖着人冲进剑雨中,巨锤在剑雨中顶出杀路。乒乒乓乓的金属撞击声不绝于耳。

    “五师兄!”

    花万卿冷不防被抱住手臂,他回头看见莫美侬和周赟站在身后。

    “老爹,你来了!”他抽出手,把周赟拎到前排。

    周赟站在拐杖上,看看擂台上,说道:“两个筑基打得这么惊天动地真是少见,美侬丫头你也看看。”

    “哎呀!我一会也要去挑战,哪看的过来。”莫美侬看了一眼转头又拉上花万卿的手说:“五师兄,去白场给我助威吧!”

    “四师兄他们不都在那边么?你去吧!我今天想看看这边的战况。”花万卿抽回手,拍拍她肩膀说道。

    “这边有什么好看?”

    花万卿没理她,她无趣的看向擂台。

    只见擂台上黄高杰已经突破剑雨,巨锤也缩回初始大小,直往张舟抡去。

    张舟气贯长剑,与他近身战起来。

    两人缠斗到一起,一者摇山振岳,一者机敏灵巧,战得难舍难分。

    擂台地面渐渐恢复,到处坑坑洼洼,两人招式来往,脚踏千钧,踩踏起一片片冰渣。

    倘若黄高杰此时跃到半空往下看,便会看见擂台地面被踏出奇怪的图形。

    “起!”

    随着张舟一声喝,地面迅速长出大片软藤,将黄高杰的脚缠个正着,倒吊的提起来。他手上的锤子也被缠着摇摇晃晃使不出力。

    “哎!这场倒是打得精彩!”申屠明秀刻意大声的说。“花大哥你说呢?”

    “嗯嗯!黄高杰本就占力量优势,硬拼下去只会吃亏。比斗时要找机会寻回自己的优势。”花万卿简略点评道。

    “我之前还以为臭小子只会用法术,没想到剑法也有两招。怪不得哥那么看好他。”

    “何止是两招,他一年下来练剑的次数比你筑基以后的总数还多!你看看你都筑基几年了?也不害臊?”申屠晃宿不忘打击妹妹道。

    被当众提年龄,申屠明秀气得踢了哥哥一脚,说道:“哼!你也没见过,谁知道是真是假?”

    “去过他练剑的地方自然看得出,不信问你花大哥。”

    “花大哥,别帮着我哥忽悠我!”申屠明秀瞪着花万卿威胁道。

    “真不是忽悠,你师叔也去过那地方。”花万卿笑着扯出疯道人。

    “师叔疯疯癫癫,更不可信。”

    “那倒不是,他行事疯癫就更说明不会跟我们串好了忽悠你。”花万卿说道。

    “哼!我倒要看看是有多了不起!”莫美侬听了心里不服气,拿出吊牌抛进擂台。

    “美侬!你胡闹什么?”花万卿反应过来也阻止不了了,眼睁睁看着莫美侬身影传入擂台空间内。

    “这丫头!快去跟九霄门领队说一说!”周赟也急着说道。

    “挑战者乃东临凌云宗莫美侬,年五十五,筑基。挑战擂主东临九霄门张舟。”

    擂台判事报唱完毕,附近有些人窃窃私语起来。根据九霄门、凌云宗、云路天宫及炎山万俟家的协议,争夺五方主之前各家专注战一个主场,不挑战盟友的擂主。

    莫美侬这么一来等于公然破坏同盟协定,自然引起一些人的不满。

    “周峰主莫急,先静观比斗吧!”蓝夕羽见周遭弟子有些非议,便站出来安抚场面。

    “对,先等他们比完。”作为云路天宫领队的申屠晃宿也站出来安抚。

    擂台内张舟一看来的人,顿时也傻眼了。怎么又是一个脱离剧情的?而且还是友盟的弟子!

    打女人?这回他是有点懵。之前的对手都是糙汉子,打起来理直气壮。现在遇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姑娘,他真是不知所措。

    “喂!把你的真本事都使出来!”莫美侬站定了对张舟挑衅道。

    “姑娘,你是不是进错场子了?”张舟好心提醒她说。

    “少废话!我就是来挑战你的!”莫美侬话没说完袖里直射两条红绫袭向张舟。

    张舟避开一条,被另一条缠上膝盖。莫美侬一抽红绫,直接把张舟拉倒在地,紧接着一阵火焰沿着红绫烧过来。

    面对这来势汹汹的攻击,张舟无奈出手,沿着红绫打出急冻符篆,挡住火焰后挥剑将红绫砍断。

    莫美侬见张舟挣脱,急忙又祭出金缕幻晴伞,想用宝伞镇住张舟。

    “姑娘,你不要逼我!”

    “不想打就认输!”

    “真是不能忍!”莫美侬咄咄逼人的架势,第一次让张舟对妹子不耐烦。

    他拿出花万卿给的储物袋里挑出把金剪子丢向宝伞,心道,是花万卿做的剪子弄坏宝伞的,不关他的事。

    金剪子和宝伞斗起来,他拿出一叠水纹符揉成一团加上符篆,抛给莫美侬。莫美侬挥起红绫缠上张舟变过来的一个大圆盆,结果盆里满满的水把她浇个透心凉。

    “啊啊啊啊啊!”变成落汤鸡的莫美侬气得哇哇叫,把盆子摔碎。

    “哎呀!忘记提醒你有水了,没事,马上给姑娘吹干!”张舟两手比出一个话筒的姿势放在嘴前,对着莫美侬一吹。

    一阵强风对着莫美侬的正面狂吹,刮得她睁不开眼,运气在脚上才止住身体往后倒退。

    台下奚昊然一看,乐了。虽然他也对张舟这两场意外的擂台赛感到疑惑,但对张舟展示出来的战术感到有趣。见他这么跟莫美侬对招,不由得笑出声来。

    原本对莫美侬打破协定感到愤怒的人此时见她狼狈样也不由得幸灾乐祸。

    风停息,莫美侬发型散乱,蓬松的堆积在头上像顶了个草窝。

    “姑娘请看新发型!”张舟比划着立起一列水镜把她围起来。

    “混蛋!”莫美侬一照镜子,头发乱七八糟,脸上胭脂也糊得斑斑驳驳,想起花万卿在台下,顿时觉得无比羞辱。

    此时和宝伞斗来斗去的金剪子在莫美侬心神动摇之际,破了宝光,把宝伞刺啦剪开一个大口子。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宝伞!师兄送给我唯一的东西!”她挥破水镜冲过去把伞从地上捡起来捧在怀里,忽然愤恨的抬起头瞪着张舟:“你赔!”

    “喂!姑娘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擂台打坏东西很正常吧?”与张舟无奈的表情成强烈反差的是那把金剪子在他后面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转圈圈,极度欢快的样子。

    “我不管!你赔!你赔!嘤嘤嘤嘤嘤嘤嘤……”莫美侬顾不得自己的形象有多难看,抱着宝伞大哭起来。她此刻只觉得心痛得无法呼吸。

    放任她哭下去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张舟悄悄的画了一道符篆,一根细藤无声无息从莫美侬脚边长出来,一直长到她腰间,把吊牌摘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2》,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2章 总有走错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2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2章 总有走错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