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八卦一下

    “你舔着脸做狗荆家也没要你,有什么资格挑?没了施家,你看你昨天多风光啊?哈哈!”那女子尖起嗓子讥讽道。

    “关你们屁事!我得的全归我自己,你们除了三个牌子换资格还剩什么?”荆无色翻个白眼不再理他们,转回身对着张舟和黄小琴。“大小姐,我不能把灵石都给你,我也不想欠你了,我用别的东西代替,你收不收。”

    张舟看到她眼角微红,说话声带着细微的颤抖,显然在竭力压抑着。他忽然又觉得不是滋味,好像是自己欺负她似的。

    “哼!你傲什么傲!一个女的当散修,早晚有你苦头吃的!我们走!”女子说完招呼着其他队友一起走了。

    “施……襄襄……你真的叛出施家了?”待那些人走后,黄小琴问道。

    “是啊!我不是说了吗?早晚甩掉那个破名字。我现在叫荆无色。”荆无色满不在乎的说。“但我也不是为了去荆家,只是随我娘姓而已,她早就不是荆家的人了。”

    “金凤说的也没错,女的做散修会很辛苦。不如你找个宗门吧!”黄小琴劝她道。

    “算了,我对修炼也没什么兴趣。进了宗门也是外门弟子,还不是要自己谋划。你知道的,我就爱财,外门弟子没前途。”荆无色撇嘴,好似嫌弃道。“好了,别说我了。我拿东西代替灵石还你,你看上什么自己拿。”她说着解下腰间的储物袋抛给黄小琴。

    黄小琴拿着荆无色的储物袋,往里面放了一把灵石,塞回她手里,说:“我不用你还了。看在你以前陪我练功的份上,我一直当你是朋友。朋友有难,我不能落井下石。”

    “喂!你这样我忍不住以后还会骗你的!你这个笨蛋!”荆无色低着头,啪嗒啪嗒掉了两滴水到储物袋上。

    “不怕,我修为已经比你高,随时可以抓到你。”黄小琴笑道。

    “那我就跑到你抓不到的地方躲。”

    两个姑娘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张舟挠挠头,觉得自己此时很多余。

    “喂!傻子!”荆无色忽然对他叫。

    “……”张舟忍着想给她比中指的冲动。

    “这个东西给你。”她拿出一块玛瑙色的木耳递给张舟。“你那个小气朋友吸的不是好东西。这个是那玩意的附生物血洱,听说能解瘾。送给你了。”

    “白给的吗?”张舟有点不可置信,这个不是什么都要刮一层油水的荆无色?竟然会送东西?

    “废话!要不要?”

    张舟赶紧把东西收起来,能白拿她一次也是好的。“嘿嘿!真是活久见!”他不禁笑道。

    “反正我是从别人那白拿的,不然能白给你?”荆无色翻个白眼给他。“不过提醒你一句,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和你那个朋友保持点距离比较好,你这么傻,比大小姐好不到哪去。”

    “谢谢,我知道了。”张舟虚软地应她。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然,去年跟他说这些他也不会信。果然是旁观者清。

    两个姑娘握手言和,张舟拱手告辞,另寻奚昊然去。越靠近擂台人越多,兜兜转转,终于在乾位擂台边上看见了那一身雪白衣裳,他挤过去拍拍对方肩膀。

    奚昊然回头见是他,说道:“主场之间不是有传送吗?怎么这么久?”

    “外围遇到熟人,聊了几句。”张舟跟他解释,然后好奇的问道:“哎,你在西临大陆混的时候有没有听过荆家?”

    “你认识荆家的人?”奚昊然斜眼看看他。

    “不认识,只是刚才听人说得好像很牛逼的样子,所以好奇问问。”张舟说道。

    “如果说的是夜息国的荆家,是有点厉害。”奚昊然摇一摇扇折扇说道:“西临这边国家多,大大小小三十多个。国家多纷争自然多,修士们相对世俗些,对力量的渴望更高。”

    经昨日一天下来,张舟也看得出来,西临的修士更擅长争斗,他点点头。

    “夜息国的荆家存在悠久,大部分子弟成年就能踏入筑基。”

    “哇!”张舟听得惊讶。这在宗门内门中不算什么,但对牵涉世俗争斗的家族来说意味着基础战斗力高。

    “这归功于荆家的功法。但是这功法传男不传女,荆家的女人都不能修炼。嫁进去的也只能炼自己娘家的功法,用自己的嫁妆修炼。因为这样,荆家里的女人地位极其低。你回想一下女人没人权的地方,就知道荆家里怎么样了。”

    张舟听得咂舌,虽然他游历东临的凡界是挺封建的,但不至于到女性没人权的地步。他又问道:“那施家你听过吗?”

    “欸?你怎么一下听到两个奇葩?”奚昊然笑道。“不过也不算奇怪,施家是夜息国盟国朗山国内的大家族。施家的家规强悍,集中资源供出有潜力的子弟,子弟一生都为家族效力。就像一个蚂蚁窝阶级森严,失去培养资格的子弟一生都如工蚁一般。”

    “怎么做到的?人总有私心吧?”

    “洗脑了得呗!从小就灌输家族为上,为家族牺牲是荣耀,生是施家人死是施家的死人。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自然会接受,最多同地位的互相踩。”

    张舟点点头,他也算开了眼界。大概猜到荆无色原身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换了芯子后肯定会脱离原身处境。不过并没有让他对荆无色改观,不论有没有原身的困境,荆无色本身就是一个逐利的人,提防着总没错。

    “西临的八卦多着,有时间我再跟你说其他的。你要是一开始在那边,你都不敢信这是修□□。”奚昊然压低声音在他耳边笑道。

    两人聊完继续看乾位擂台上的比赛。擂台内两人争斗进入白热化。这场胜出的擂主就是奚昊然要挑战的对手,接着后面连续三个挑战者都在奚昊然的目标内。

    “小舟!”

    正看得专注时,张舟担心的来了。

    “见过两位前辈!”他回头看时又松了一口气,来人不止花万卿一人,申屠家兄妹也在。花万卿和申屠晃宿收敛了真实气息,伪装成筑基的模样。

    “见过二位前辈!”奚昊然眼见花万卿出现,喜出望外地行礼道。

    花万卿点点头,问道:“是准备要挑战吗?”

    “回前辈,晚辈有意挑战下一场。”奚昊然毕恭毕敬回答道。

    “嗯!有志者事竟成。”花万卿鼓励道。“你呢?”他又看向张舟。

    “我今天为奚兄助威。”张舟干脆答道。

    “何时挑战?”

    感觉到他眼神中的灼热,张舟低头避开,答道:“明天吧!”

    申屠明秀插嘴道:“一日比一日难,明日不能连胜三场后面可没戏了。”

    “那是你!你也不看看张舟现在是什么修为,还以为是几年前吗?”申屠晃宿教训道。

    “这有什么?筑基圆满不就比筑基中期多些灵力嘛?”申屠明秀不以为然。

    “你也不害臊!不想想几年前人家还不如你,现在超你多少?这其中的磨炼就远远超越你,比斗时自然增加战力。你今天要是输了,明天给我老实看张舟的比斗!”

    面对申屠晃宿忽然加诸的压力,张舟苦笑道:“申屠前辈太抬举我了。”

    “不抬举,你有这个实力!白长老教出来的弟子我看好着。”

    讲了半天原来是夸白悦华,张舟虚假的陪笑,心里暗暗叫苦。

    “五师兄!可终于找到你了!”

    一个身影挤进花万卿和张舟中间,来人正是莫美侬。缠着花万卿的师妹只有这么一个,张舟和奚昊然心中了然。

    “师妹有事?”

    花万卿扇子轻轻一挥,挡住她伸过来的手。

    “师兄昨天怎么不来看我比斗?”莫美侬讪讪地收回手,不着快速地翻了个白眼给对面的申屠明秀。

    申屠明秀抬起头,用鼻孔对着她。“花大哥昨天要给我助威,错过你上场咯!”

    “师兄!”莫美侬立即哀怨地盯着花万卿。

    花万卿不紧不慢打起扇子说:“昨天我与阿晃有事要谈。不过我相信师妹昨日必定有所斩获,毕竟昨日抢着上擂台的多半是想拼运气的。”

    “那是,连续打了十一场,累死。师兄没在也打不起劲,第十二场就干脆认输了。”

    “唉!你这样就不对了,师兄无论如何都是希望凌云宗大展宗威,每一位弟子都尽力而为才好,怎么会想你们为我认输呢?”花万卿摇摇头。

    “哎呀!是我失言!师兄我说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莫美侬急忙道歉。

    “嗯嗯,下场挑战你可不要再任性。站在擂台上你代表的就是凌云宗,你若不尽力让其他弟子怎么想?”花万卿一脸严肃地说教,扇子一角对着莫美侬指指点点。

    “师兄,我知道了!咳!师兄,你跟我回宗门住处好不好?”莫美侬转移话题道。

    “怎么了?我爹叫我回去?”

    “不是,是……那个香,我带了新的来,前几天一直想给你都没有机会。”莫美侬扫一眼其他人后说道。

    “啊!前辈!你不是要看奚兄上场吗?”张舟听出莫美侬的暗示,震惊之余赶紧说道。

    “嗯,师妹,你是先回去还是一起看奚昊然的比斗?”花万卿问道。

    “我明日要挑战,先回去准备了。师兄你看完记得来拿。”莫美侬哪有什么心思看别人比斗,何况奚昊然是谁?她听都没听过,找了借口离开,离开前暗暗瞪了张舟一眼。

    此时擂台上已经打完,新擂主有一刻钟时间调息恢复。

    奚昊然听花万卿说看他挑战,拱手说道:“就请前辈拭目以待,晚辈定会尽力而为。”说罢他转身将吊牌打进擂台光罩。

    张舟趁周围的人注意力都在看新挑战者信息时握着荆无色给的血洱往后伸,按到花万卿手里,小声说道:“断瘾用的。”

    “你在担心我吗?”花万卿趁机握着他的手,靠近他背后小声说。

    “戒不戒随便你,反正东西给你了。”张舟抽回手,却被他用力握紧。

    “你比较毒,几天不见,忍得我好辛苦。”

    “你一起戒了就好了!”张舟哭笑不得。

    “咳!注意点形象。”申屠晃宿看见两人拉拉扯扯,恨不得自戳双目。

    张舟用力把手抽回来,把注意力都投进擂台中。但心思却止不住转动,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莫美侬会给花万卿长寿香,她既然有入手的渠道,难道不知这香会害了花万卿吗?难道是故意的?

    原著里莫美侬对花万卿痴心一片,周赟死后是她办的身后事,因生父逼死周赟之故,自觉无颜面对花万卿,离开东临大陆云游去了。怎么看也不像给花万卿下毒的样子。

    到底是因为剧情改变还是有隐藏剧情?张舟想不明白。

    有手指爬上他的背脊,撩得他汗毛竖起。混蛋!这家伙随他去死!他恨恨的往侧边走了一大步。

    擂台上,奚昊然因已知对手底细之故,赢得相当轻松。间场休息,他吞了一颗回灵丹补充灵气,在空间屏障被下一个挑战者触动之时看到花万卿仍站在擂台下,心里燃气昂扬斗志。

    他要证明给他看,自己是有这个实力跟随他的,不比原身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0》,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0章 八卦一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0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0章 八卦一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