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煞星

    “能在法则压制下修出六尾,此狐定是取得了芥子空间的核心。”

    事后讨论对策,千机老鬼说道。

    “到底这狐狸什么来头?妖兽不是固定属性的吗?它又雷又毒的。”

    “玄天狐乃天地孕化,出生便拥有三尾,最高可修九尾,一尾一属性,每只九尾玄天狐所得属性又不相同,有些甚至可开生死门。这只六尾的属性还需一一试过。”

    “那个毒雾好厉害,我就那么一下来不及闭息,就疼得眼睛瞎。”张舟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你也别急着去挑战它,先提升一下实力。”

    “只能如此。我今天先休息休息。”他说着抛出木楼。

    他住二楼,一楼黄小琴偶尔会带着那只月熊使用。坐上床榻,他盘腿打坐起来。自从被花万卿惊吓以来,他几乎不能睡觉,一做梦很容易就会梦到花万卿的脸,干脆就冥想代替睡眠。短时间内他能悟出多种新符篆组合也得益于此。

    话说花万卿自张舟逃入秘境之后,因心事已传达出去,心中轻松许多。既然已经闷了三年,他不在乎多等一年。原本只是他自己烦恼,现在多一个人分摊,他当然会觉得愉悦。

    为准备东西论道会的擂台赛,他将张舟提供的目前能去的秘境搜刮了一遍。也不知是张舟提供信息的功劳,还是因他的运势极佳,每个秘境主道暗道都不必杀空就被他顺利通过。

    赤红的火龙卷熄灭,地上原本是一个六七丈见方的斗形沙坑被赤焰烧成琉璃坑。而坑底探出头的沙虱也一并烧成琉璃雕像。

    自打见识张舟使用术法的手法后,花万卿也受到启发,不再催使法术硬碰硬。

    他轻飘飘落到坑底,一脚揣碎沙虱琉璃像,掏出沙虱巢穴里藏匿的定影镜。这只沙虱便是利用此镜制造影像吸引活物到沙坑边缘,再喷射沙粒射晕猎物,使之掉入沙坑中吃掉。

    定影镜掠过一连串影像,大多是此前的受害者摸索到沙坑边的画面。花万卿手掌拂过,抹去所有影像。这玩意是留给小鬼的。

    他收起定影镜,按原路返回秘境主道。这是能探索的最后一个秘境,他接下来要找地方炼制一批针对擂台赛的法器。

    离秘境出口尚有一段距离,两名金丹修士正在寻路,远远看见花万卿立即戒备起来。

    “停下!”

    一人祭出飞剑对着他。

    “遇到我二人算你倒霉!”那人叫嚣道。

    “你将如何?”花万卿不慌不忙,仍旧慢悠悠打着扇子问。

    “我等亦非赶尽杀绝之辈,将秘境所得交出九成,便留你活路。”那人说的理所当然。

    “我若不呢?”花万卿淡淡笑问,好似对方在同他说笑一般。

    “嗯?劝你莫做困兽之斗,你虽也是金丹,然而双掌难敌四拳。白白枉送了性命不但,财物还最终全落我二人之手。”

    “章兄,这人的面具好像在哪见过。”一旁略瘦的男子拉拉他袖子说。“啊啊!想起来了,他就是绝焰炼封君。虽是男子却是个绝色啊!”瘦男子兴奋起来。

    “哦!对,这面具,是人称艳绝炼器宗的那个美人炼器师!”被称为章兄的男人两眼放光,神色猥亵。“美人,你一个炼器师就别逞强了,弄花了脸我俩心痛。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猥琐的笑完又道:“我俩改变主意了,你人我等也一并收……”

    一阵风刮过,那人话音未落,只听旁边发出噗嗤一声,那瘦男子脖子上平平的切口,血液如喷泉般朝天喷洒。接着一颗目瞪口呆的脑袋掉下,落在他肩膀上。

    “啊啊啊啊啊!”那人惊叫着抖落人头,等他反应过来,飞剑直取花万卿面门。“还我义弟命来!”

    花万卿却笑笑说:“我若是你,便先逃为上策。”

    那人只见一阵电光火石,腹中一阵绞痛,他的剑断成两截掉地上,光华尽失。而他的腹部不知何时被戳了个窟窿,金丹碎成两半。

    “你!你!”他顿时跌坐在血泊里,同伴的血迅速浸染在他身上。“你好狠!”

    花万卿一脚踏上他的胸口将他踩倒,语气略带轻蔑道:“你也配姓张?”

    那人想分辨什么,奈何嘴里只剩出的气,只能瞪着花万卿直到无力再看任何事物。咽气前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何没人提过这美人炼器师竟然是个煞星。

    “哎呀!踩胸也没好到哪里,一样死状可怖。”花万卿抽回脚,决定以后还是不要踩死人了,除非像这种不踩不解恨的。他收了两人的储物袋,把里面的物品一扫而空,一把火将储物袋烧成灰烬。那些物品他虽然看不上,但是自家小鬼像小动物似的喜欢囤积一切财物,带回去讨他欢心也是好的。

    想到张舟,他的心情好多了,不知小鬼是否还躲在秘境里。他扇子挥挥,将血腥之气吹往秘境深处,待会秘境中的妖兽便会闻风而来,将这两具尸体分食。

    妖兽吞了二人金丹可是大补,往后进此秘境的人要多费心力。到头来却又寻不到宝物,白忙一趟。

    花万卿一出秘境,踉跄地跌在地上滚两圈,匆匆忙忙抛出扇子爬上去大口喘气,一副被人追赶的狼狈样。他回头看了看,催着扇子急忙飞走。

    彤鳞秘境中,张舟是跟那只六尾玄天狐卯上了,三天两头去撩拨一次。

    起初他备好解毒丹,一旦中毒马上服着解毒丹逃。六尾玄天狐被他逃几次后,亮出新法术,重力术。张舟浑身灌铅似的难以动弹,手指艰难的画出冰箱符篆,千钧一发之时隔绝了毒雾的包围。

    他发现毒雾和冰壳没有受重力坠压,推测这重力术是施在了他身上。唤出铁卷环绕,顺重势趴到飞书剑上,嗍了藏在护腕内的解毒丹,含着丹药逃窜离开。

    眼看张舟又逃脱,六尾玄天狐气得嗷嗷直叫。

    经过这次,张舟陷入沉思,苦想应对之策,一坐就好几日。黄小琴找上来看见他只顾着苦思忘了做饭,只好跟着月熊去猎了一头泽麋回来随便烤烤。

    吃丹药是一个多余的动作,在战斗中争分夺秒,能不能先把解毒问题解决了?要是有个辟毒的宝物就好了。他觉得能免疫毒雾,剩下就是比速度,说不定可以打断大狐狸摇尾巴施法。没有法术的大狐狸差不多就是只死狐狸了。

    在拆解基础符篆法术无数遍后,他终于在冥想中领悟出新的符篆之法,拆解术。一块石头经拆解还原成元气要素,虽然法术等阶不高,但分解一些同阶法术效果还是可以的。进而他悟出驱散符篆,拆解符篆经重新组合可以施于物体上而不拆解物体,只拆解法术效果。问题是,会连极速符暖身术这种法术效果一并解除。

    但在没有辟毒宝物的情况下实在没有更好的了,驱散符篆会保持一段时间,效果跟挂个宝物也差不多。

    他试验几遍后确认安全,便又跑去找大狐狸试,最好测一下能不能连重力术一起驱散了。

    六尾玄天狐发现自己的毒雾和重力术困不住张舟时,恼怒的将其他三种押底的属性法术一并施展,强大密集的法术攻击压得张舟只能防御。但测试目的达到,他瞅准机会又开始逃。

    这次六尾玄天狐一直追着他出丘陵好长一段路。

    知道六尾玄天狐剩下三种属性分别为土、火、风之后,张舟心里踏实很多。这次他还发现大狐狸换尾巴抖是没有间隔的,甚至还能一起抖,意味着狐狸法术可以连续施展以及同时施展。

    又思考了几天战术,张舟再次上门挑衅。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大半年,张舟已经能和六尾玄天狐磨个平手,谁也干不掉谁。张舟心里已经把这只狐狸当作陪练,法术多,灵气足,身体强壮速度敏捷,还狡诈多端,这么全能的陪练上哪找?

    面对日益成长的张舟,六尾玄天狐干着急,它已经是在这秘境中最高阶的存在,无法再精进。

    “人类,你三天两头来一趟,累不累啊?”张舟再一次来叫战的时候六尾玄天狐问道。

    “我也不想。不如我们来谈一笔交易如何?”张舟抢先抛出和谈契机。

    六尾玄天狐嘴角抽了抽,它本欲引张舟谈判,却被抢了先机。

    “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把在秘境里得的宝贝通通拿出来。”千机老鬼只说核心又讲不出是什么,张舟只得狮子大开口,全拿了总有一样是对的。

    “臭小子,口气不小啊!你是准备拿命来换吗?”六尾玄天狐一听他开口,语气立即尖锐起来。

    “没错!拿你的命来换。”

    “放肆!”

    “我带你出秘境,是不是用你的命来换?”眼看着大狐狸前爪刨土蓄势待发的姿态,张舟补充说道。

    六尾玄天狐一听,安静了下来。想了好一会,在权衡利弊之后问道:“我要如何相信你?”

    “这嘛……我抵押什么都不如你一命贵重,所以只能你自己决定信与不信。”

    “你先说怎么带我出去。”

    “你受法则约束,只要空间不破,你是无法自主离开。一般只要认主,接受了外部法则便可随主人离开。”

    “哼!臭小子,只怕你贪得无厌,拿了宝物不但,还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吧?”

    “哎呀!你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张舟清了清喉咙继续说:“我有一个空间法宝,可以把你收进去再带出秘境。不收你作为灵宠,就是我最大的诚意。怎么样?”

    于六尾玄天狐而言这无疑是一场豪赌。比起给张舟的宝物,它更想离开秘境,到更广阔的法则空间里去。然而活了这么久,见识过到秘境来的形形□□人类,它也深知盲目相信人类等于死亡。

    丘陵只有风吹动草木的声响。张舟早已等得不耐烦,坐在飞书剑上。

    六尾玄天狐整整思考了一天,在夜幕笼罩之时答应与张舟交易,到外面的欲///望摧毁了它的多疑。它把在秘境内搜集的宝物悉数堆放在面前空地上。

    张舟落下,亮出左手上的千机镯,说:“既然你决定了,那就不要抵抗我的法术,否则进不去后果自负。”

    当六尾玄天狐看见千机镯时,看出那镯上玄奥的运行法则,顿时两眼放光,迫不及待说道:“来吧!”

    没有意外的,张舟终于结束了与六尾玄天狐的对峙。他把大狐狸放出来的宝贝一一清点,并没有千机老鬼所说的核心。金蟾也在持续震动着。

    他把东西都收好,开始搜寻丘陵。向东走了百步,金蟾对一座山包震动更为激烈。

    “本君也感应到了,就在这土包下面。”千机老鬼有些激动的叫起来。

    张舟掘土符篆打出,直接在山包侧边开了条隧道,没一会隧道内发出红光。他走进去,果然找到一颗赤红发光的大珠子。

    那珠子半掩在隧道右壁泥土里,拳头般大小,通体红光,依稀可见珠子内部有云雾般的纹理在涌动。张舟走近刚想把珠子取下,不料珠子忽然对着他面门直直冲过来,啪的一声砸在他额上。

    张舟猝不及防被砸那么一下,晕了过去,珠子径自没入他前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55》,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55章 煞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55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55章 煞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