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

    “大哥!他他他是金丹!”三个筑基的一看,脸色全白了。

    “怕什么?他和我一样,别忘了我们有四个人。”那为首的金丹修士扬扬手中双鞭说道。

    “你等四人便是游走在两国边境的匪帮四魁手吧?”花万卿看看为首的双持水磨八棱钢鞭问道。

    “是又怎样?知道了就乖乖束手就擒,赏你们个痛快!”那金丹匪首叫嚣。

    花万卿把扇子一收说道:“等的就是你们!”

    “那就各凭本事吧!”匪首说着向其中一人使了个眼色,而后向花万卿砸出三颗弹丸。

    花万卿扇子一推,挥出一条火龙卷向弹丸。

    嘭!嘭!嘭!

    三颗弹丸随即被引爆在半空,散出大片迷烟。

    “你当心,他们要偷袭你。”花万卿提醒张舟道。

    “知道了!”张舟应承着,召出铁卷,提起飞书剑全神戒备。

    那匪首带着两人借着迷烟的掩护,三个方向向花万卿攻击。

    花万卿羽扇抛出去,卷起旋风将迷烟卷走,出手又是两件法宝和那三人法术缠斗起来。那三人见花万卿随随便便就甩出两件法宝,看着眼热,出手更狠辣。

    张舟感觉到左后方细微声响,跳开的同时甩出一道符篆。符篆打空落在地上,变成一片冰面,偷袭的那人躲开了他的攻击。

    看着那人呼呼甩着两截枪向他袭来,他赶紧又向后跳几步,拉开距离。随即迅速在剑尖上画上几道符篆。“敕!”他一声喝令,射出数道剑影,影由虚化实。一排飞书剑的分///身射向那人。

    那人将两截枪拉直一并,化作一道□□,枪身旋转,锵锵作响,将飞过去的剑全数打落在地。那枪头红缨处乃是一簇真火,枪头划过之处,焦黑一道。被枪头挑开的飞书剑分///身灼烧过之后迅速消散。

    “雕虫小技。”那人轻蔑的冷哼道。

    张舟此时感觉有些棘手。这回的对手是人,与先前打的动物有很大的不同。人的反应更迅速,且会变通。他理解起来,就像网游副本打桩和打竞技场的差距。

    他又打出几道符篆,不是被对方躲开,就是被对方枪头火缨打散。而对方的武器可折可直,长攻近守,滴水不漏。

    花万卿也察觉到他的支绌,看准时机引爆两件法宝,两个筑基劫匪气罩炸破,被掀倒掉地上。花万卿随后送上两道风刃直取二人咽喉。

    金丹匪首没想到花万卿能眼睛都不眨一下引爆两件法宝,破了两个小弟的防御,眼都气红了。

    “今天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他见一下两个兄弟惨死,睚眦欲裂怒吼道。

    “尽管来!”花万卿伸手勾勾说得云淡风轻,眼底尽现藐视之情。

    这边手持火缨双截枪的匪徒窥得张舟的施法空隙,半空中一记飞龙探海突刺而来。张舟急忙停下书画符篆的动作,提剑挡开枪头,后退几步。

    那人再旋回□□趁势反手一招梨花点落,枪头猛刺发出一片带火焰的气丸。张舟防御不及,一退再退。

    □□划一圈,枪头蓄气从半空鞭下来,张舟气贯剑身硬扛住,接着脚划乾坤步,侧身回旋,剑顺势下收。电光火石间,他凭本能沿着枪身贴近匪徒,左手捉住枪杆,长剑直刺执枪两臂间的空档,正中心口。

    “你……居然……是剑修?还……用什么……法术啊?”那人看着正中胸膛的剑,一脸惊愕。

    散修资源不足,大多选择兵器锻体近战,身手敏捷,手段残横。此人见张舟法术起手,以为是法修。

    张舟盯着手里的剑,也愣了。

    那人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刚想发声求饶,哪知张舟触了电似的赶紧把剑抽出来。

    “喂……”那人胸口喷血,怒瞪着张舟不甘心的倒下。

    “张小子?”千机老鬼疑问声中,张舟提着剑忽然转身跑走。

    金丹匪首见又折损一名兄弟,双鞭猛然敲击,炸出一道雷电直取花万卿。花万卿不慌不忙,一手一团不同转向的风旋,在雷电到来刹那三样合一,形成一团风雷。

    “去!”花万卿将风雷砸给匪首。

    匪首避不开,被巨大吸力吸入风雷团内,电得嗷嗷惨叫。雷电术消失后风团散去,匪首重重砸在地上。

    “凭……什么?你我……明明……同是金丹……”匪首硬撑着要爬起来。

    花万卿衣袍飘飘,一步一步走近,一脚踏上匪首的头。“因为,我的是超品金丹啊!”他和煦的说着脚下贯力,将匪首脑袋踩到地里。

    超品金丹,可与元婴初期一战。匪首悔不当初被这两人一身奢华法衣蒙蔽,以为只是两个筑基的世家子。

    嫌弃的抽回脚,花万卿决定下次再也不踩脑袋。他打开扇子一挥,将四具尸体的储物袋和兵器全收了,弹出四道火苗落在尸体上,转身去找张舟。

    这小鬼真能跑。花万卿十步一瞬的走了几十步才在溪边找到张舟。他蹲在水边不停搓着发红的手,飞书剑一半浸泡在溪水中。

    “胆小鬼,看把你怕的!不就是杀了个人嘛?”千机老鬼笑道。

    张舟停下,抬起手来,对着双手大喊:“没错,我就是胆小鬼!怎样?杀人很光荣是不是?我杀个人你也余有荣焉!”

    “臭小子!你不杀他,难道他会放过你吗?”千机老鬼毫不示弱的呛回去。

    “他要杀我是一回事。我杀了人,我难受,我害怕是另一回事。我做了我不想做的事情,难道还不许我难受了?”张舟干脆对着双手吼起来。

    “你既已踏上这条路,就该有觉悟,依靠力量的世界没有公平。你不杀人人就会杀你,你心有彷徨,怎么争夺机缘?”天机老鬼冷声说道。

    “又不是我自己要来这个世界,我修炼也只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但不代表我能接受你们的规则,杀人夺宝视人命如草芥。你们修的是什么仙?为了抢占资源,陷入永无休止的纷争,就算最后得道飞升,也永远都只有一个人孤独的走下去。这样的神仙你们做得很有意思吗?”张舟爆发了,将心底压抑的想法连珠炮地喷出。

    见千机老鬼沉默,张舟又说道:“是,我知道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道理我都懂,可我终究和你们是不一样的。我还想要回家,回到属于我的地方。就算我上辈子活到三十几岁,一事无成,我还是想回那个世界去。有电脑有网络,出门有汽车,楼下美食一条街,吃喝玩乐应有尽有,想怎么活就怎么活。我要是变得像你们一样,我怕我就再也回不去了……”

    他说着说着哽咽到说不出话,花万卿走近,握住他颤抖的手,看着他竭力抑制泪水惶惶不安的模样,仿若受惊的小角兔。

    “你是不是觉得这里一切都是不真实的?”

    花万卿低沉的磁性嗓音以及他手上传来的温暖让张舟惊惶的情绪缓和了些。

    “我不知道……我不明白,我明明应该已经死掉了。为什么我还会带着前世的记忆?为什么又和前世长着同一张脸,名字也没有变。甚至连废物程度也和前世一模一样。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要做什么……”

    眼看着他的泪水就要落下来,花万卿伸手一拉,将他拥抱住。

    “你并非一无是处,我看到你很努力的改变了很多事。”

    靠着花万卿的肩头,张舟吸了吸鼻子,觉得耳边传来的声音很好听。

    “我尝试着把一切当作一场游戏,只要很努力的通关,总有一天我就能回到原来的地方。”张舟解释说。

    “你听说过人生就像一场游戏吗?”花万卿抚着他的背问。

    张舟点点头。

    “是啊,如果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游戏,那你又何必拘泥于在哪一个世界呢?哪一个世界不要好好的活着?”

    听完花万卿的话,张舟沉默了好一会儿,渐渐冷静下来。他红着脸轻轻挣开花万卿的手臂,说道:“我好像有点明白了,谢谢前辈。”

    “张小子,你这种想法很危险啊!”千机老鬼插话进来说道。“你如果对修途心中存疑,待到碎丹期,你将无法凝聚道心。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引来天劫灰飞烟灭。你若想回到原来的世界,勤加修炼,打破世界壁并不是什么难事,但中途陨落则什么都没有了。”

    听完千机老鬼说出事情的严重性,两人又是一段沉默。

    “小舟,你还记得桃花精是怎么飞升的吗?”花万卿想了想,问道。

    “记得。”张舟回想了一遍,点点头。

    “桃花精是草木成形,无心无情。但凡妖修得成正果之前,先要修成人。然而人心难测,桃花精不得要领,困于情关多年。与你我的一番际遇助她窥破关窍,一朝飞升。而此时,我想让你明白的是,不论在哪个世界,虚虚实实,首先你是个人,这一点是最真实的。”花万卿尽量深入浅出地说。

    “我是个人,这一点是最真实的。”张舟反复念叨着这一句,忽而抬起手来,在自己脸上掐了一把。“对呀!这么疼,我怎么可能不是真的呢?”他似有所悟,仿佛在洪荒梦境之中,找到一个万变不离的立锥之处。

    “对,你是真的,你就是你。”花万卿看见他周身的气势凝实了些,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来日方长,慢慢悟吧!这也是你们九霄门弟子要下山历练的缘故。”

    不入红尘,焉识红尘,何来堪破红尘。

    先入世,会做人,方能看破虚实坚守本心。九霄门所求,不过是弟子先能寻得本心罢了。

    经事还谙事,张舟逐步领会诸位师伯的提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一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一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