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换新裳

    黑汉子和老汉听他这么一说,都噎了一下。“我们是没你见识广。但听你的意思,是这小镇附近还有比绿乔和赵凤更美的姑娘?”黑汉子酸酸的问。

    “此去东北三十里的迷雾峡中,住着一位桃花仙。风姿绰约,出尘脱俗,艳绝百里。”贺知行娓娓叙述道。

    “你去过迷雾峡?”黑汉子愣了愣又问。

    “没有。”贺知行摇头。

    “你没去过你又怎知那里住着一位绝美的桃花仙?”黑汉子表示怀疑。

    “是乌金贵说的。”贺知行回答道。

    张舟一听乌金贵的名字,差点把酒喷出来。原来那只臭乌鸦的名字这么接地气。

    “就是前年常来喝酒,一把把金珠子掏出来的那个乌金贵?”老汉一脸敬仰之色问道。

    “对,没错,就是他。有一次我跟他去喝花酒,他喝醉的时候说漏了嘴。”贺知行点头说道。

    “贺老七,你行啊!还能跟乌金贵一起喝花酒。”黑汉子拍了一把贺知行的背。“来来,干了,让我也蹭蹭喜气。”

    张舟听着他们说酒话,听出似乎那只臭乌鸦在这里名声不错。

    等那三人走后,张舟结账时顺便问掌柜道:“掌柜的请教一下,刚才那三人是做什么的?他们说的乌金贵又是何人?”

    “那贺老七是靖西城,贺家派过来的捉驿,另两人是驿丁。他们说的乌金贵啊,可是我们靖安镇的大恩人。”掌柜的收了钱,便拉开话匣子说道。“前年春末一场倒春寒,下了几天的雪。大雪封路,镇里粮草告急。官道附近的土匪窝也要断炊。于是土匪围了镇子,要镇里的人把粮食都交出来。危急的时候,这乌金贵从天而降,把土匪打死,救了全镇的人。从那天起,他便时常到我这儿来买酒喝。”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们可知乌金贵到底是什么人?”

    “至于他是哪门哪派这我们就不知道了,只知他自称乌金贵。”掌柜的老实相告。

    张舟谢了掌柜的起身回客栈。他已大致明白为何书中在峡谷内的是贺知行,多半是臭乌鸦一时失言将贺知行引了去。

    他回到院子天还未黑,看看花万卿房门紧闭,忽然有种热血的冲动。跟主角对比,自己实在是太混日子了,他决定回房梳理梳理这几天战斗的体悟。

    一番冥想下来,他确实领悟了一些符篆的新用法。开始学的时候,千机老鬼传授给他的只是最基础的字符以及法则。更高等级的绘制法只有靠他自己在使用中不断领悟。

    接下来无事可做的心情让他明白为何赌场里那么多人。都是没事可做,闲出来的。

    实在找不到什么乐子,他又去了昨日的酒馆。那驿站三人组又在酒馆里唠嗑。

    张舟坐在一旁,听那贺知行吹牛,竟然也听了一个下午。那贺知行自诩风流倜傥,对着两名属下吹嘘自己的艳情史。

    什么靖西城里的哪家小姐对他一见钟情啦,哪家春楼里的红牌对他念念不忘啦,以及他三言两语把哪家哪家姑娘撩拨的春心荡漾。张舟就当在听广播。

    “此人与你臭味相投,都是色胚。”千机老鬼听完评价道。

    “我又惹你啦?”张舟被说得莫名其妙。“我不会同时这样到处撩拨女孩子的好吗?”

    好不容易第二天就这么打发过去。

    张舟懒筋发作,硬是赖床赖到日上三竿。他决定到客栈隔壁的饭馆打打牙祭,走到院子中伸了个懒腰,扭头看到花万卿的房门大开。

    这离满两天还有两个时辰呢?张舟正疑惑着,听到花万卿慵懒的声音从房中传出。

    “小舟,你进来试试衣裳。”

    抱着更新装备的心情,张舟愉悦地跑向花万卿的房间。

    屋内花万卿正慵懒着依靠在桌边抽着水烟,他面前摆放着一摞整齐折叠的衣物。“用完元婴足矣。”他扇子指指衣物说道。

    “诶嘿嘿,谢谢前辈!”张舟高兴地抱着衣服托盘到旁边的屏风后。

    绀蓝底色配上银灰饰纹,低调奢华。细细看来,外甲上的水波纹实则是蛟鳞的纹路。张舟拿起衣服,才发现这一摞是全套装,包括发带、里衣、裤子,衣服下还压着一双蟒皮长靴。除了发带,每一件在隐秘处都打着花万卿的火焰印记。发带上则是明晃晃的金火银水纹路,高档华丽。不愧是花万卿出品,审美有保障。

    换上衣服,张舟自己画个水镜照上一遍,觉得自己又帅上几分。好马还需好鞍配,太子还是龙袍帅。心里夸了自己几句,他才走出屏风。

    “嗯,不错,很合适。”花万卿站起来,收了水烟壶。

    “那是因为前辈技艺精湛。”张舟适逢其时拱手拍马夸赞。

    “好几天没吃顿像样的了,走吧,去打牙祭!”花万卿说着披上他那条华丽的羽毛披风,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

    张舟换上了新行头,和花万卿站在一起,两人就像出游的富家子弟。走进饭馆,店小二随即热络的上来招呼。

    那掌柜的是个已经引气入体的,听到小二的谄笑,停下正在打的算盘抬起头来,赶紧走出柜台亲自迎接张舟和花万卿。

    “二位仙师大驾光临,需要点些什么?”

    掌柜的看到花万卿侧头看着张舟,赶紧两步移到张舟旁边。

    “招牌菜来个三菜一汤吧!”张舟看了一会儿菜单,也拿不定主意,便随口说道。

    “好,仙师稍等,很快就上菜。”掌柜的以张舟为主招呼着,转身后让小二赶紧上茶上两碟开胃小菜。

    店小二忙不迭地上茶上菜,张舟自己大喇喇的倒完茶,悠闲地夹菜吃。没留意到,自打和花万卿同路来,今天的掌柜和店小二态度有所不同。往时招呼的都以花万卿的意见为主,他就是个隐形跟班。

    他正自我感觉良好的在和花万卿聊天,之前两天都在酒馆里遇到的贺知行踏进饭馆里来。

    “雾草!”张舟一看,低咒一声。他预感贺知行要过来。

    花万卿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问道:“怎么?你认识?”

    “是个麻烦。前辈,一会不论他说什么,你可别跟他计较。”张舟小声说道。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不动便是。”花万卿应承道。

    那贺知行扫视了一圈饭馆内,走到柜台跟掌柜的要了一瓶酒两个酒杯,转身往张舟这一桌走来。

    “小生贺知行,有礼了。”他对着花万卿虚虚一礼说道。“不知小生可否有幸敬美人一杯。”

    他不管不顾地倒上两杯酒,放了一杯到花万卿面前,自己端起一杯说道:“小生先干为敬。”

    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在自己面前自称小生,激起张舟一身鸡皮,恶心的抖三抖。

    花万卿似笑非笑的端起酒杯,他想看看张舟接下来的反应,将酒一饮而尽。

    看到花万卿将酒饮尽,贺知行笑道:“小生乃靖西城贺家人,行第七,人称贺七郎。不知美人作何称呼,仙乡何处?”

    “凌云宗,周承与。”花万卿将父亲的姓氏与自己的字合在一起,报与贺知行。

    他一开口,贺知行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原来是周兄啊,失敬失敬!我还有事,失陪!”

    看到贺知行急忙收了酒瓶酒杯躲到远远的另一桌去。张舟伏在桌子上,笑得桌上的碗碟乱颤。

    “你好意思笑?前两天你不也这样?”千机老鬼小声嘀咕。

    “就是看到别人也栽了,这才觉得好笑嘛!”张舟幸灾乐祸道。

    “如果桃花精还在,不知道这货下到谷底会……”他说着,忽然觉得不对味。

    花万卿扇子轻拍到他脑门上,打断他的思路,指了指小二上完的菜,说:“赶紧吃,吃完了我们下一站到象州城。”

    看着荤素搭配卖相极好的三菜一汤,张舟食指大动,充分体现了什么叫吃啥啥不剩的含义。

    结完帐,张舟看见贺知行又拿着酒瓶去撩别桌的姑娘,悄悄地画了一道符篆打过去。贺知行忽然脚底一滑,扑到旁边的酒坛子上,扒下几坛子酒哐啷砸了一地,人给摔得个鼻青脸肿。

    “你这是同类相残呐!”千机老鬼嘲讽道。

    “哼,这样的人有我一个就够了!”张舟马不知脸长的自夸。

    两人坐着花万卿的扇子,缓缓向西朝象州城飞去。

    “前辈,你为何要隐藏气势?如果你金丹气势显出来,那贺知行哪还敢上前来多嘴?”张舟终于忍不住把心中的疑惑问出来。

    “小舟,我记得你有三类任务牌的吧?”花万卿没有回答,反而问他道。

    “对呀,怎么了?”张舟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转移话题。

    “你一路来都只做了采集和狩猎类的,我们今天换个类型做做。”花万卿说着提起张舟落到地面上。

    瞬间,四道人影唰唰地将他们围住。

    “小子,警觉很高嘛!”四人中一个金丹气势的人对花万卿说道。

    “不高,不高,神识看见而已。”花万卿悠哉悠哉地摇着扇子,气势全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8》,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48章 换新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8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48章 换新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