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金蟾

    迷雾峡西南三十里,链接青麒国与楚雄国的要道上有一处驿站形成的小镇,名为靖安镇。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住、行、吃、喝玩、乐等场所围绕着驿站,占据着这个小镇中最好的位置。往来客商造就了这些行当的兴盛。

    为方便整理峡谷之行的收获,花万卿出手大方的租下了客栈的后院。一进后院,他随即布下法阵,防止被打扰。

    张舟对他一进小镇就收敛金丹气息的举动心存疑惑,但没有问。一路跟着他进了后院随便挑了个房间,然后再到他房里,准备跟分赃。

    两人将收获拿出来清点,但凡能换功绩点数的,花万卿都让张舟全数拿去。高阶的炼器材料则对半分。

    “拿去挂拍卖行也很麻烦啊!”张舟看着眼前成堆的炼器材料说。“既然前辈是圆方阁的老板,不如我卖给圆方阁吧!”

    “行吧!你跟我到城里,我让掌柜开个好价钱。”花万卿爽快地应道。

    “啊?啊,那好,那就谢谢前辈了!”张舟愣了一下,紧接着马上堆起笑脸把材料收起来。

    他本是想过了这个小镇就和花万卿分道扬镳。早知如此,他刚才就应厚着脸皮说把材料卖给花万卿本人。

    因他总避着直视花万卿,没看到花万卿窃笑的嘴角。

    花万卿哪能不知他的小心思,刚才便顺着他的话公事公办地说。这小鬼满脑子都是些乱七八糟的愿望,他才不会给他去实现的机会。

    小鬼满身破绽,要留住他实在太容易了,只需要给他一些诱惑。花万卿笑笑说道:“我用蛟皮给你做件法衣,今天你就先在镇子里自己逛逛吧!”

    说到蛟皮制作的法衣,张舟眼前一亮,连声应道:“是,是,前辈你就安心的做你的东西。”

    原著里,花万卿可是给陈岚秋做了一件蛟鳞甲。此甲水火不侵,坚韧舒适,只要不是实力碾压,基本没有破绽。女主角都暗暗地羡慕了许久。

    现在他能蹭到一件,简直高兴得不知东南西北。他高兴的是,以后打完再也不用邋邋遢遢破破烂烂的换衣服。那蛟鳞甲有自净功能,这对保持形象很重要。

    想着想着,他又想到了那块星屑石。知道它能控制蛟蛇实属意外,原本花万卿只是拿来做装饰罢了。今天一看确实很漂亮。

    “前辈,那块石头能不能让我再看看?”

    花万卿爽快地把星屑石拿出来放在他面前。

    盯着石头看了一会儿,张舟总觉得里面的星云在流动,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似的。

    “就这么断成两块了,真可惜。”张舟遗憾这石头的完整性被破坏。仿佛星河在断口,硬生生被截断。

    他拿起略小的一块放在手心里。

    “咦?好像在响。”他把石头放到耳边仔细的听。确实有一阵阵细小的沙沙声,好似微风拂过柳枝,又似松涛。

    “它在牵引另一半。”千机老鬼出言解释道。

    花万卿拿起另一块放在耳边倾听。“两半石头在互相牵引。”他说道。

    “好玩!拿过来我看看。”张舟像花万卿讨要另一半。

    拿过来后,他把两半石头合在一起放到耳边。“声音没有了。”他说。

    “本是龙涎凝结而成的石头,即使变成石头还是会有缓慢的液体变化,因此碎掉之后会产生牵引。”千机老鬼说。

    “嗯嗯,这个我知道,就是内部的结构还在继续变化。”张舟自动对应到自己的知识系统。

    叽叽叽!

    忽然,一联串清脆的急叫声打断他们对星屑石的关注。

    “是什么?”张舟发现声音从花万卿的腰间传出。

    “我的金蟾也对这块石头兴趣浓厚。”花万卿把腰间的金蟾吊坠拿出来。

    穿了挂绳的红亮珠子上,紧紧抱着一只金色的小蟾蜍。小蟾蜍瞪着眼睛震动着,两侧腮边的圆泡随着声音起伏鼓动。

    “这金蟾竟然是活的?”张舟连连称奇。他知道花万卿有一只遇到宝物便会震动的金蟾,他一直以为这是探宝用的法宝,没想到却是一只活物。“它为什么忽然叫了?”

    “它想换一颗珠子。”花万卿说道。

    “换珠?换到星屑石上?”张舟更好奇了。

    “龙涎对蛇类有震慑之效,蛇类是金蟾的天敌,它自然想依附在龙涎上。”千机老鬼解释说。

    “这小东西真是势利。竟然也会抱大腿!”张舟笑骂。

    看张舟拿着爱不释手,花万卿开口道:“你喜欢就拿着吧!”

    “不,不用了,谢谢前辈!”张舟听到赶紧把金蟾还给花万卿。他虽然想要,但也知道这是花万卿用来寻宝的利器。“这玩意儿对前辈更有用。”

    “你想要就拿着,这小东西是对生的,我再去把另一只捉来便是。”花万卿轻描淡写地说。

    “老鬼,这玩意儿真的还有吗?”张舟不放心,传音向千机老鬼求证道。

    “花万卿说的没错,这小东西是对生的,只要还活着,就可以再捉到另一只。”千机老鬼回他说。

    得到千机老鬼的证实,张舟喜笑颜开。既然花万卿已经捉到一只,再捉另一只也应不难。

    “那就谢谢前辈了!”张舟对花万卿的大方点了一连串的赞。

    “就当是你陪我走这一趟的谢礼吧!”花万卿笑笑。

    “呃……现在要怎么样才能让它停下来呢?”不会是真的要给它星屑石吧?那个花万卿可没有说要给他。张舟心里犯难。

    “把金乌鸦砸给你的石头拿来。”花万卿说。

    张舟赶紧把那块亮晶晶七彩的石头拿出来递给花万卿。

    只见花万卿拿到七彩石后,掌心冒出紫色火焰,炼起七彩石来。

    张舟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花万卿炼化石头。他知道花万卿收服有紫离火种,随时可以炼器,但第一次见还是会觉得神奇。

    看着火焰驯服的在他手掌上跳动,慢慢将七彩石烧软,他的手掌却一点事都没有。

    花万卿一边催动离火烧炼,一边控制旋转七彩石,逐渐将七彩石熔炼成一颗浑圆的七彩珠子。

    他将珠子串好挂绳,靠近金蟾。小金蟾立即停止叫声,跳到七彩的珠子上,牢牢抱着。

    “这个石头又是什么来头?”看着小金蟾满足的闭上眼睛,张舟问道。

    “这是块日虹石,集太阳精华而成。金蟾乃阴月产物,自然被日虹石吸引。你把日虹石炼化,这只金蟾就会认你为主了。”花万卿说着,把金蟾递给张舟。

    张舟开心地接过金蟾,顺手把之前的黑珠子还给花万卿。忽然,他心有感应,抬起手书空。一只金色羽毛显现出来。

    “是蓝师叔不放心,发讯来问候。”他发了传讯符后,向花万卿解释。

    “你下次遇到危险,不要再逞强。”花万卿话锋一转,严肃说道。

    “我们既然组队,我总不能随随便便就丢下队友吧?”张舟低头把金蟾挂到腰上,他知道主角有光环,但他也有身为男性的尊严。随便弃队友下线,这样的猪队友他做不来。

    花万卿沉默了一会儿,缓和了语气说道:“你也知我逃跑技术一流的,以后不用担心我脱不了身。你先跑了,我才没有后顾之忧。”

    “是,我记住了。”张舟听了有些感动,他应着抬起头来看花万卿。

    过了好一会儿,花万卿拍拍他的肩膀:“好了,你自己出去逛逛吧!我两天后才出来。”

    “好的,那我出去了。”张舟站起来,心里有些怅然若失,觉得好像没看够。

    看着他出去的背影,花万卿发现他的发带上绣着金色的羽毛印记。心里盘算着要给他做一根新的换下来,不止发带和衣服,全身都要给他换掉,全换成他做的。

    第一次有闲有钱自己逛,张舟出了客栈,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赌场。做乞丐的时候他是十分喜欢在赌场附近乞讨的,因为赢钱出来的人出手阔绰。当然也见过输得被扒光丢出来的人。因此他对这个令人嬉笑怒骂的场所一直很好奇。

    然而进去逛了一圈,他便很无聊地退了出来。里面就是一群群的糙汉子围着好几张桌子群情激昂的叫喊着,每一次叫嚷过后,有人哭,有人笑。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汗酸味,乌烟瘴气。什么烈焰红唇,裸///露着半个肩膀晒刺青,手法娴熟摇骰子的庄家妹子根本没有。

    他不知这种驿站只有过往商客和马帮汉子,赌场只不过是马帮汉子们打发时间的地方。

    转出赌场,一抬头又看见春楼的匾额。他刚想进去,看见门口站着的几个揽客姑娘,脸上敷着厚厚的粉,立即调转方向。最终转进了一家酒馆。

    他揣着钱兴致勃勃的出来转了那么一圈,这个小镇并没有值得他消费的地方,失落的不是一点点。于是找了个位子坐下喝闷酒。

    想到要这样等两天花万卿,实在是无聊得很啊!他趴在桌子上数黄豆,无意中听到隔壁桌在聊天。

    “要我说啊,这春杏楼最漂亮的就是绿翘姑娘。那水嫩嫩的小手啊,是全镇第一!”一个黝黑的汉子说道。

    “你要是见过赵凤的脚,你肯定不这么说。赵凤的脚,小巧精致,镇里绝对找不出第二个。”黑汉子对面的老汉一脸陶醉地说。

    于是这两人就这手和脚的问题开始了争论,各自坚持自己说的姑娘才是全镇最美。

    争论中,酒馆进来一书生打扮的中年人,张舟一看,此人已有练气五层。

    “贺老七,来来来坐这边。”黑汉子和老汉看见此人进来,忙热络的招呼他入座。然后又把刚才争论的问题说了一遍,让他评理。

    那叫贺老七的有滋有味的喝了一碗酒后,慢悠悠地说:“绿翘的手,和赵凤的脚,各是全镇最美的。不过论姿色,在我贺知行眼里都是庸脂俗粉。”

    张舟一听那中年书生自报姓名,耳朵立即竖起来。没想到他们原本在迷雾峡中要寻找的贺知行,此时却是在这镇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7》,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47章 金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7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47章 金蟾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