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裂了,裂了,裂了

    对于比自己大了数倍的庞然大物,张舟的步子显得短小,三头蛟一步抵他五六步,他只能极速符不断脚不停的跑。所过之处后面都会被三头蛟吐息摧毁,好好的景色此时处处疮痍。

    昨天跑过的地方不是冒着火就是积了毒液,不能绕圈回头,张舟开始往新的地方窜。他渐渐感到吃力,把花万卿给他的梭子往头顶抛,梭子迅速打开光罩跟着他移动。

    新区域隐匿在草丛里的羽蛇被惊动,冲出来攻击闯入者,一头撞在光罩上。接着看见闯入者后面跟着的庞然大物,赶紧四散逃跑。

    茂密的草丛和大树阻碍视野,张舟还要不断往后面制造路障,脑子跟不上局势变化,慌不择路起来。绕绕转转,他竟然跑到了天坑的边缘。

    他暗自在心中叫一声“糟糕”,沿着峭壁找路。

    破除障碍物,三头蛟终于能靠近猎物,左边的蛟头深深吸气,对着还在跑的猎物喷出一道冰霜吐息。猎物周围随即冻成一片冰块。

    张舟也被冻在一层冰壳子里。他头上的梭子持续转动,硬壳子很快就破碎抖落下来。他踩着结冰的路面打滑着继续向前跑。

    喷冰霜的蛟头见猎物逃脱,一阵嘶吼。又喷出一道冰霜吐息,猎物还是从冰壳之中逃脱出去。

    连续两次让张舟逃出后,三只蛟头嘶嘶叫声此起彼落。短暂交流之后,左边的蛟头先喷出冰霜,随即右边的蛟头喷出毒液淋在冰壳子上。

    梭子被冻的一瞬沾到毒液,发出溶解的咝咝声。张舟暗道不好,光罩要被破掉了。他赶忙唤出铁卷,铁卷张开变长,围绕着他,护着他破出冰壳子。

    “差距太大,这法宝护不住你。逃吧!”千机老鬼出声提醒。

    “还能再坚持一会儿。”张舟停下,转身面对三头蛟。他咬破左手食指,用血在剑身上画下一道符篆长纹。“去!”他画完后,横着剑手指一弹剑身,符篆应声弹出,化作一面巨幅冰墙落在他和三头蛟中间。

    “行了!就是现,在赶紧跑!”千机老鬼催促道。此时,只要他踏上飞速剑腾空离去,三头蛟便对他无可奈何。

    他对千机老鬼的催促,充耳不闻,继续画着符篆。

    哗啦!

    冰墙中间破开一道口子,三头蛟的头越过来,看见猎物依然站在冰墙后,右边两只脚头嘶吼。左边的蛟头深深呼吸,对着猎物一阵喷吐。

    张舟符篆堪堪画完打出去,含着极寒法力的蛟息迎面扑来。

    “张小子!”眼看情势危急,千机老鬼大叫。

    眼看避之不及,张舟本能地抬起双臂挡在面前,闭紧眼睛等着变成冰雕。没关系,三头蛟还要把冰融化了才能吃到自己,他安慰自己道。

    耳边风声大作,他迟迟等不到寒冷降临。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立着一个背影,持着一柄龙首金刀。寒冷的蛟息呼啸着从刀刃向两边分开。

    场面之壮观,犹如刀劈分海。

    真不愧是主角呀!帅就一个字!张舟心里小小的震撼。

    三头蛟一道吐吸喷完,发现不但没有冻住猎物,还多了一个气势相当的对手。三个头仰天嘶叫。停下来后发现,冰墙不知何时已转换成石墙,墙中间的破口愈合。将三只蛟头的长颈脖困在石墙三个洞中。三头蛟进退不得。

    “你又逞强了!扛不住就逃,你听不懂吗?”花万卿回头,把一个甜瓜大小的石头塞进张舟怀里。“拿着,到一边去。”

    张舟踩上飞书剑,脱离战团飞到半空。他抽空好好的看了看揣在怀里的石头。乌黑发亮的石头中点点闪烁,好似有一个星系孕育在其中。透着一股神秘又华丽的味道,难怪花万卿会对这块石头产生兴趣。

    下方被困住的三头蛟使劲挣脱,用两只前爪不停的扒抓着石墙。张舟只是将冰墙转换成了普通的岩石,三头蛟只需喷毒便可将岩石溶解。但此时被岩石困住的是三头蛟脆弱的颈部,三头蛟不能冒险对着颈部的岩石喷吐毒液,只能用体力将岩石挣开。

    三头蛟一面顾着挣脱,一面顾着对抗花万卿的攻击。

    如果是二十年后来,花万卿对付三头蛟,不过是砍菜切瓜。现在势均力敌,并且是一对三的局面,花万卿狂砸法宝也没能占到上风。

    他们原本也没计划要取下三头蛟。只需要张舟将三头蛟引开,花万卿将星屑石取走,两人便离开。

    花万卿哪曾想到,当他从潭底出来便看见小鬼面对着三头蛟的场面惊险万分,心中一急,抽刀冲上。

    虽说是小鬼意气用事,想着三头蛟差点伤到他,花万卿也憋着一股气,决定与三头蛟拼一拼。

    张舟在半空,看着花万卿掷出的法器被蛟毒溶毁,蛟尾又接连而至。不由得心也提到嗓子眼。打了半天,花万卿也没能占到半点便宜。眼看着困锁三头蛟的岩石出现了松动,他喊道:“前辈,我们走吧!”

    然而花万卿并未理会他。

    “哼!现在你知道着急了吧?”千机老鬼埋怨他刚才不跑。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张舟并不认为自己刚才有错。按他的设想,他最多被冻在原地,只要护着一口真气,并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三头蛟被困在石墙中,要吃到他也还需要一段时间。要么他等到花万卿出来,要么他找到机会挣脱冰箱,迟早是要跑。赌一把时间罢了。

    但现在花万卿不同,他显然是想要杀死三头蛟。三头蛟被困着尚不能占到便宜,一旦挣脱出来,花万卿必定落下风。

    想着下方华丽的身影狼狈染尘的模样,张舟心中升起惋惜之情。这可是日天日地华丽无双的男主角呢!怎么能被这三头小蛇破坏形象?

    他挠腮抓耳,急急搜索着玩过的游戏中有没有相似的应对方法。然而并没有。他又想,如果能判断蛟蛇的动向,或许能助花万卿一臂之力。

    他想,如果他是蛟蛇其中一个头,会怎么做?比如喷火的那个头……

    正想着,他发现三头蛟中间喷火的那个脑袋,呆住了。

    喷火啊,怎么不喷了呢?

    他想着,那个蛟头就随即毫无目标的地喷了口火,差点烧着喷毒的蛟头。毒蛟头愣了一下,对着喷火的蛟头一声嘶吼。而喷火的蛟头仍一脸呆滞状。

    “难道是……”张舟心中冒出一个不可能的想法,随即又想到,对那个吐冰的喷一口火。

    接着那只头对着冰蛟头喷了一口火。冰蛟头也愣了,扭头撞了一下喷火的脑袋。

    张舟乐了。

    “这回有戏看了。”他自言自语道。

    当他在想着“喷火!喷火!”的时候,中间的那个脑袋没有再听他的想法,而是继续对付着花万卿。

    “嗯?难道是刚才被撞醒了?”他想了想,又按着之前的想法,想再次控制中间的脑袋。没有成功。“难道是冷却时间没到?”他决定换另一个脑袋试试。

    如果是有毒的那个脑袋,对着喷出的冰来一口。张舟想着。

    只见毒蛟头对着冰蛟正在喷出的冰霜吐息喷出一口毒液。那口冰霜吐息瞬间被毒液溶解掉了。

    不等冰蛟头发怒,张舟连忙想,对着三条被困住的脖子来一口毒液。

    冰火蛟头看着不对,撞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一口毒液洒在他们的脖子上。岩石和蛟皮发出咝咝声,火蛟连忙对着沾了毒液的地方喷上一口火,要把毒液烧掉。

    冰蛟则一头撞在毒蛟的脑袋上。

    花万卿看见三只蛟头的异常行为,趁机甩出一把玉蜂针,三头蛟的脖子密密麻麻中了一大片。

    玉蜂针细如毫毛,遇血肉则往内钻,最后会顺着血液流动到达心脏。扎到鳞片缝隙的玉蜂针迅速没入蛟皮内。

    三头蛟吃痛,仰天嘶吼。三只蛟头停止争斗,身躯蜷缩,四只爪子猛扒石墙。困兽之斗,垂死迸发,三头蛟顾不上颈脖溶破的皮肤,尽全力挣脱出石墙。

    三只头同心协力齐攻花万卿。

    忽然间,冰蛟的头向后转,对着另外两头的颈脖伤口处猛喷一口冰霜吐息。接着狠狠地撞向伤口。

    三只蛟头的同盟瞬间土崩瓦解,互相打起来,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张舟站在半空,捧腹大笑。

    趁着三只蛟头混战,花万卿甩出风刃,将蛟头互相制造的创口慢慢削大,再往风中散入活血的药物粉末。

    原本砸了一堆消耗性法器也攻不下的三头蛟,互相争斗之下渐渐皮开肉绽。争夺进入白热化之时,三只蛟头忽然凄惨的吼叫,蛟身卷曲抽搐。

    花万卿防备地站在一旁观看,他估算这应是玉峰针到达了三头蛟的心脏。看着三头蛟奄奄一息,他上去三个头一头一刀直捣脑门,加快了它们的死亡。

    他换了把匕首,熟练地拨下蛟皮,抽筋剔骨,迅速把这头巨兽分解掉,留下一堆肉和内脏。

    “走,我们找个地方给你做些法衣。”收拾完残局,他飞到张舟身边。

    意外的赢了一场,想到自己还能蹭到这只蛟的好处,张舟也很高兴,心想自己这次对腿毛当得值。“谢谢前辈,星屑石还给你。”他说着把星屑石递给花万卿。

    突然,毫无预兆的,星屑石在他手中啪的一声裂开了。

    “假的吧!太漏野了!”张舟惊呼道。

    刚才在控制蛟头的时候,他已大致猜得出是这块石头的功劳。没想到只用了这么一次石头就坏了。

    “什么假的漏野的?”千机老鬼忽然不满的嚷嚷起来。“这是真正的龙涎石!”

    他激动地说道:“此乃天龙龙涎!张小子,刚才你能控制蛟头,就是此石的功劳。”

    “好好好,你别激动!”张舟安抚道。“那现在石头裂开了又是怎么一回事?”

    “那三头蛟成形应是吸取了这龙涎石中的法力,经年累月,法力已不剩多少。你方才控制蛟头,将剩余的法力消耗一空,石头自然就裂开了。”千机老鬼解释说。

    “无妨,裂开就裂开吧,反正也是要用的。”花万卿把石头收了起来。

    两人按着来路返回,出了迷雾峡。在峡谷西南找了个小镇安置休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6》,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46章 裂了,裂了,裂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6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46章 裂了,裂了,裂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