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伤害输出的要诀

    花万卿想了想,既然事情暴露,也没有再隐瞒的必要,略去他的确用容貌刻意吸引了荆无色的前情,说道:“最开始时说好一天给她一颗上品灵石,采集狩猎与你对半分。谁知她每天都会找各种理由加价,甚至陪你说了多少句话也列给我看。我要是不答应,她就说要走。昨晚结算昨天的费用时,她忽然提出要我一次性结算后面路程的费用,让我拿木楼来支付。”

    “你答应了?”张舟有些小小心痛,那栋小木楼他也很喜欢。

    “没有。她每天都能想出加价的由头,就算我把木楼给她,她也还是会再想办法要价。”

    张舟心里舒了口气,他还以为荆无色得逞了,所以花万卿才带他去找客栈。“荆姑娘真是……沟壑难填啊!”

    “为财而动的人必对财物*无限。花万卿你这次是看走眼了。”千机老鬼忽然插嘴评论道。

    花万卿点点头:“老鬼说得没错。我急于找个人来缓和一下小舟的紧张,没想就正好遇到这么个爱财如命的。小小筑基敢跟金丹修士抬价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开眼界了。”

    在前世的世界里,搞传销的不要命,搞保险金融推销的要人命,他们共同点都是有各种姿势要钱。张舟暗搓搓的猜荆无色之前是做什么的。

    眼看张舟又低头,花万卿忙拿出小木楼塞到他手里,说道:“这个给你。”

    “不,不,不,这个太贵重了,我不敢收。”张舟违心的推托道。

    花万卿见他嘴巴上说,手是没有推回来,眼睛盯着小木楼几乎变成星星。明明就是一副很想要的样子,还嘴硬,也真是好笑。花万卿暗自笑了会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意气用事,想找回面子。看你旁边有一个金丹修士护着才故意吓你,是我的错。那天我说了会另备赔礼,虽然迟了些,你就安心收下吧!”

    印象中这是花万卿第三次道歉,再纠结于此显得他很小肚鸡肠似的。张舟实在经受不住小木楼的诱惑,开始给自己找理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也有责任,把一个大男人说成媳妇,是个汉子都不乐意。他也曾遭受过面貌上的歧视,不是不能理解当时花万卿的愤怒。

    “前辈言重了。我当时嘴贱,先挑衅了前辈。这事就此揭过吧!”张舟虚假的笑笑,心安理得把木楼给收下了。

    “好,以后不必刻意在我面前伏低做小,我也不需要你当侍童。咱俩平辈论交。”花万卿见他收下东西,趁机提要求。

    拿人手短,见花万卿说得诚意满满,张舟也不好再想着划清界限,也拍拍胸脯道:“前辈放心,这迷雾峡我一定带好路。你还想了解哪个秘境,尽管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打死也不会说他原来还想着怎么半路落跑的。

    见张舟终于放开拘束,花万卿满意的笑出声来。虽然出来些纰漏,但总归是完成第一步,让小鬼不再抵触他。就这样徐徐图之,总有一天小鬼会落在他手里。

    又恢复了两人队伍,张舟拿人钱财也信守承诺,跟花万卿慢慢熟络起来。

    在听张舟详细说了迷雾峡内的状况后,花万卿表示要指点指点张舟的实战技术,以免进峡谷后出意外。

    所以此时花万卿引来五只巨角斑鹿让张舟练手。巨角斑鹿被困在风圈内,张舟先要学会怎么把要击杀的目标分离出来。

    巨角斑鹿是群居性妖兽,脾气暴躁,遇到噪音便会群起攻击。一般成年巨角斑鹿为三阶妖兽,能释放简单的一级土属性术法——沙土趵突。鹿前蹄跺地,蹄下的沙土便如泉极速奔突向前方,沙土的冲击力可击穿一株两人合抱之木。巨角斑鹿的巨角粗壮,如两只大手,角尖锐利,若近身也讨不到好。

    筑基期的散修不会想单独面对这么一群暴躁的妖兽。

    张舟站在风圈外,右手执剑,左手快速书空绘制符篆。“去!”他低喝一声,手指前蓝色光芒一闪,显现出符篆纹路,而后疾射向巨角斑鹿群。

    只见蓝光化作一条冰柱直直落在鹿群前。巨角斑鹿们前蹄一顿,一道道沙土奔突出地面涌向冰柱,瞬间水桶粗的冰柱碎裂一地。

    张舟又如法炮制,丢出几根冰柱。他在观察沙土趵突的有效攻击距离。试了几次后,他发现沙土趵突的威力虽大,但六步之后威力递减明显,八步之后便没有杀伤力了。(*一步约六尺)

    也就是说保持离巨角斑鹿八步的距离就可无视沙土趵突的攻击。

    给自己画了道极速符,张舟提着剑跑到离鹿群较远的一边,然后跳进风圈。

    鹿群本是沿着风圈的边缘追着他,见他跳进风墙内,更是急躁追赶上来。

    “来啊!来啊!来追我啊!哈哈哈哈……”张舟如嘲讽群鹿般放肆大笑。

    对于刺耳的狂笑声,鹿群仿佛受到刺激,纷纷释放术法攻击。由于边追张舟边跺脚,鹿群被拉成长串,就像在赛道上一般排列。斑鹿也怕术法攻击误伤到同伴。

    张舟带着鹿群沿着风壁跑,慢慢变成首尾相衔的一串。

    听说闪电侠绕圈可以哔到自己屁股。究竟是不是真的,张舟不知道,但他知道他可以摸到前面鹿群最后一只的屁股。

    追红了眼的巨角斑鹿只知敌人在前方,一股脑的往前奔跑,哪顾得上后面。于是殿后的斑鹿被张舟从后面追上,一剑斩了脑袋。

    咔嚓咔嚓咔嚓!

    连续斩了三头后,最前面的两头终于回过味来,紧急掉头往回冲。

    “哎!哎!哎!后车与前车应当保持足以采取应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张舟大声嚷嚷着转头就往侧边跑,因与前鹿保持着距离,他及时跑出奔突而来的土流的攻击距离。

    “就剩你们俩了,好办!”张舟嘚瑟的往后丢出一根冰柱。

    被挡住前路的巨角斑鹿喷着粗气低头撞过去一撬,把冰柱撞得粉碎。

    张舟听着声音,急忙念一声:“收!”

    破碎的冰柱中闪现一道符篆文字,散碎的冰块迅速收拢凝结在一起。把鹿角给冻住了。

    这头斑鹿长哞一声,头重脚轻地栽倒在地,空蹬着四只蹄子。

    “哈哈!还有一只!”张舟得意的笑起来。极速符的时效到了,他忙丢出一根冰柱,并跳到上面站着。

    最后一只斑鹿鉴于同伴被冻住角的教训,并不靠近冰柱,远远站着用土流冲击冰柱。

    张舟也不急着攻击,丢出另一根冰柱又跳过去。斑鹿也跟着更换攻击目标。

    斑鹿打一根,张舟就换一根站,逐渐把斑鹿围了一圈。

    “收!”

    他往斑鹿身上打出一道符篆后跳出圈子,一圈冰柱被攻击过的地方断裂开,集中倒向符篆闪亮的地方。面对四面八方倒下的冰柱,最后一只巨角斑鹿无处可逃,被压了个正着。

    打完下来张舟气不喘脸不红,显得游刃有余。

    浮在半空的花万卿见战斗结束,收起风圈,落在张舟身边。“不错!懂得谋定而后动,合情合理的利用了妖兽习性,用最少的力量谋取胜算。”他点头夸赞道。

    “哈哈!这就叫意识淫///荡,走位风骚。”张舟毫不谦虚的自夸道。

    花万卿被他的用词噎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大笑:“有意思!你总是让我能眼前一亮。你用的法术也有意思,是符咒术吗?”

    “类似符咒术,具体名称为符篆之法。”张舟被夸得有些飘,问什么答什么。

    “哦?两者之间又有何区别?”花万卿认真请教的模样。

    “符篆之法用的文字是古早时期的篆体变形绘纹,详细区别嘛……我还没想过,老鬼你来解释解释。”张舟平时只管练习,还真没想过符篆之法和平时用的符箓具体区别在哪。

    千机老鬼见张舟开口请教,也不吝指点道:“符篆自然是符咒术的一种。你们平时使用的符箓绘制的符文使用的是造化法术。造化法顾名思义就是凭空制造出法术效果,需要消耗施术者的大量法力来换取。法力换取的其中细节我就不赘述了,花万卿你已到金丹期应懂其中关窍。”

    “是。请老鬼直叙符篆之法的奥妙便是。”花万卿语气恭敬道。

    “符篆之法绘制的符文属借化法术。借化法术则是用法力催动本源元气依据衍生法则生成法术效果,如同从本源借取力量。好比冰从水来,借化法术只是改变水形态,并不增加水的数量。借化法术需元气条件配合方能成最佳效果。如方才张小子借水成冰,因此间山林水汽充沛,若是在戈壁沙漠缺乏水汽的地方,借化收效甚微。如此简述你等可听得明白?”千机老鬼讲述一大串后停顿问道。

    “是,我明白了,并不是符术施化的差别,而是法术不同源之别。只是这借化法术还望老鬼解说一二。”花万卿对借化法术这一新事物升起兴趣。

    千机老鬼继续耐心解说道:“借化法术说来话长,学习之后方能领悟精髓。粗浅的说便是利用五行本源相生相克的演化法则。自灵根修行兴盛后借化法术逐渐消弭,只因灵根倚重属性,灵根越少修习的属性越少,法则不全则难以驱使借化法术。全灵根的人也稀少,修行之法不全,故而此间世界稀少听闻借化法术一说。而偏重属性则兴盛了符术,将造化法术的法诀制成符箓,用法力暂存在媒介上,当修士用法力将符箓释放时则不受限于灵力属性。所以一个风火灵根的人也能施放冰属性符箓。其实施化法术并不拘泥于施法手段,符篆之法将符文事先刻画在媒介上也未尝不可。”

    “嗯,施法手段这点看小舟一番运用我已知晓。只是见他连续施法并不见法力有明显衰减之象感到好奇,故而想探究一番。”花万卿说。

    “这便是借化法术的优点,法术效果从自然中来,法术只是催化本源演变,因此所需法力相对造化术法而言少很多。短处则……”千机老鬼话未说完,突然被一声哞叫打断,接着一阵纷乱的蹄步声冲过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0》,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40章 伤害输出的要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0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40章 伤害输出的要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