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荆无色离开队伍

    花万卿不跟妹子一起,到楼上来挤,难道那妹子不是后宫?张舟脑子飞快一转,想着怎么说才显得自然。

    “今晚夜色挺美的哈!”张舟堆出一脸职业笑容。“是不是休息得太早了?”

    “嗯!好!”花万卿回头应道。

    “哈?好什……”张舟话未说完,被花万卿过来一提胳膊,人一悬空,瞬间移动到了屋顶。

    张舟还一脸懵,花万卿已经盘腿坐下来。

    “花前辈……”张舟蹲下来,瞄一眼他的侧脸。“你,你邀荆姑娘一起看……”

    “你想和她一起看星星?”花万卿提高两分音色,扭过头来看他。

    “不!不!没有!我不想!”张舟像被蛇盯上的青蛙,瞪大眼睛,气血冲顶,顾不上花万卿总迷惑到他的姿容,惊慌得直摇头摆手。

    “呵呵!”花万卿觉得他这一惊一乍的模样越来越可爱。初见到这小鬼时只觉得蠢得不行,现在确定自己心意后越看越顺眼,他盘算着如何一步步让小鬼接纳自己。“坐下,陪我看星星。”

    张舟行动乖巧的坐好,心里却不住吐槽。皎皎星河划破夜空,虫鸣凄凄悦耳动听,大好夜色下,两个大男人坐在屋顶,好凄凉!

    花万卿手里冒出一个酒葫芦,拇指一顶,把葫芦塞子顶开。他仰头灌了一口后递给张舟。

    “陪我。”

    接过酒葫芦,张舟隐晦地用袖子擦擦葫芦口才对嘴喝上一口。

    “嗯?这是!”他一口酒入喉,整个人都精神了,再喝一口确认。的确是神仙醉无疑!

    “没错,是神仙醉。”花万卿笑笑。“临别时我厚着脸皮向萧掌门讨要了一坛。”

    “你才不会白拿。”张舟把葫芦递回去。

    花万卿拿起来豪爽地饮一大口。

    “你很了解我嘛!”

    “嘿嘿!”张舟尴尬的干笑两声,他最初就是冲着主角追的文,怎么可能不了解。

    “没错,我拿了一份炼器图纸送给萧掌门。”花万卿坦诚道。

    很快两人又无话可说,干坐着看星星。

    沉默的气氛越来越尴尬,张舟硬是鼓足勇气先说道:“我,我先下去休息了。”

    “一起。”花万卿说完又带着他落到二楼门口。

    “前,前辈,你要不要下去看看荆姑娘?这里荒郊野外的,她不会有危险吧?”张舟小心的试探。

    “放心吧!这栋楼抵御普通妖兽绰绰有余。你先顾好你自己。”花万卿不满他老惦记着别人,语气有些硬。

    在张舟听来,是不满别人惦记着他的妹子。果然,荆无色是花万卿的相好。

    花万卿依旧把张舟赶到卧榻上,自己拿出蒲团席地打坐。

    就算有妹子在,花万卿也还是勤恳修行,真不愧是主角,定力就是好!张舟心里感叹着打个呵欠睡觉。

    自打花万卿亮出小木楼,三人的行程又慢了两成。再也不赶着找村镇落脚。

    两天下来,张舟越来越看不懂荆无色。她到底是花万卿哪一个后宫?除了声音好听,一点女子力都没有,分配猎物跑第一。

    就像现在,她极其豪迈的抡起镐子哐哐哐敲一簇木英灵矿,连张舟都自愧不如。

    张舟手指划动,画出一道符篆打入浅棕色的矿簇中部,符篆纹路化成一个透明气囊,迅速扩大。张力把一根根灵矿簇条挤断,散落下来。他是没法做到荆无色那么粗犷的挖掘动作。

    这样粗暴好不做作的女汉子,对不上原作里的名单啊!难道是男主角的地下情缘?隐藏角色?张舟抹一抹汗,把散落的矿簇捡起来。

    相隔六里之外的山头,花万卿把引来的一群鬃狼卷进风团里,直接将狼群扭断颈椎。这么一群群的猎杀低阶妖兽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让那两人自己杀也不知要杀到什么时候,因此在他们做采集任务的时候他便跑几个山头狩猎。

    等他把猎物带到矿坑,张舟和荆无色已经把这小片木英灵矿挖得七七八八。

    “你回来得正好。”荆无色收起镐子,向花万卿伸出手。

    花万卿丢一个储物袋给她。

    “哇哈!哇哈!这边的妖兽这么高级!”荆无色打开储物袋看后笑得合不拢嘴。

    见张舟也接下一个储物袋,荆无色凑过去看。

    “咦?他袋子里有一把丹琴鸟尾羽,我怎么没有?”看完后荆无色质问起花万卿。

    “不过是种凡鸟,只有他师门用尾羽来做弟子服的标志,你要来何用?”花万卿反问。

    “我不管,说好的一人一半。他有的我也要有,他师门专用的我可以卖给他的师门。”荆无色理直气壮地说。

    “强词夺理。”花万卿不打算理她。

    看见花万卿竟然和荆无色僵持起来,张舟赶紧挪一边当吃瓜群众。

    荆无色眼见花万卿要冷处理,追过去理论道:“你这人太没契约精神了!一开始是你承诺一人一半,现在分配不均就给自己找藉口。”

    花万卿抱胸看着荆无色,他现在后悔让这个女的跟他们同路。

    张舟耳明心快,迅速抓到重点词汇,再一看花万卿架势不对,立即上前和稀泥。

    “荆姑娘,不就几根鸟毛嘛!前辈只是一时忘记而已,我分你一半就是。”他拿出那把青蓝色的长羽毛,分出一半给荆无色。

    “现在不是几根鸟毛的问题。是做人的本质出了问题!”荆无色收下鸟毛,操着张舟熟悉的辩论套路在发散。

    张舟心里晃过那个“上帝凑齐一船人”的笑话。自从有了奚昊然这个意外,他已经有了坚实的心理防护,不会再大惊小怪,他甚至暗暗猜想,该不会一飞机的人都来了吧?这剧情要搅成糊糊了!

    “没有那么严重。”他向荆无色笑笑。“你看,前辈也不是故意短你的,值钱的贵的都有你一份不是?”虽然他现在还搞不清花万卿和荆无色有什么约定,为什么他有的花万卿要分一份给她?不过刚才花万卿确实表现出不耐烦。

    “都说了不是鸟毛的问题。主要是他那种态度。做错了承认很难吗?”荆无色不依不饶。

    张舟虚抹一把汗,这个妹子好像根本没自觉,对一个金丹修士得寸进尺喋喋不休理论,还以为是在法治社会?他都替她的人身安全感到担忧了。“荆姑娘,你就别计较了。人都是要面子的,退一步日后好相见。”

    “行了行了!你也别婆婆妈妈的,什么都不懂就别说话。”荆无色让他闭嘴。

    “……”张舟闭上嘴,深深吸一口气。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是他有求于我!不是我求他什么。是他出价让我陪你们走这一路。价也是他开的。现在为了几根鸟毛他想甩脸就甩脸,谁知道后面他还能再做出什么来?”荆无色连珠炮似的向张舟把话抖开,控诉花万卿的“罪行”。

    “嗯?出价让你陪我们走?”张舟发现事情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他快速瞄一眼花万卿,看见他靠坐在大石头上,一脸尴尬。

    “咳咳!”花万卿眼睛望天,拿起扇子挡脸,干咳两声。

    “前辈为什么要你陪我们走?”张舟一头雾水。

    “我怎么知道?那天你傻乎乎的被支开,他就传音给我。让我陪你们走一趟,路上和你聊聊天就成。每天付我一笔灵石。”荆无色把事情一股脑说完,眼睛一转想到什么,又对张舟道:“啊!他是不是想骗你去做什么?你要小心了!最好一口价让他一次性付完费用,不然就会像今天这样,偷偷克扣。”

    荆无色讲来讲去都是为财,张舟虽然财迷,也对她这样死要钱明着跟金丹修士讨价还价的行为深深叹服。

    “说完了吗?”花万卿终于开口。

    “说完了!”荆无色插着腰无所畏惧地瞪向花万卿。

    “按约定,你暴露了就离开。”

    “走就走!你这种烂人品,老娘还不乐意奉陪了!”话虽如此,荆无色的脚却没有离开半步。

    就在张舟为她捏一把汗的时候,花万卿又向她丢出一个储物袋。

    “快走快走!”花万卿对这女的无语了,不愿与她纠缠只求快点了事。

    “这是精神损失费!”荆无色看过后嚷着离开。

    原地剩张舟和花万卿,两人无语,微微刮过的凉风吹的都是满满的尴尬。

    “噗!哈哈哈哈哈哈……”

    过了一会,张舟捧腹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等他笑够了,花万卿问道。

    “呃……我在笑前辈也有迷不倒姑娘的时候。”经过荆无色这一闹,张舟觉得花万卿也没他想象的那么黑。

    原来他也有在妹子身上吃瘪的时候。刚才被荆无色戳爆黑箱的那刻几乎可以看见他满脸黑线。那一瞬间张舟莫名感觉到心理平衡,能看见原作拉风的主角栽在一个路人女身上,真是喜闻乐见。

    “我又不是财物法宝,怎么可能人人爱。”花万卿摇摇头,讪讪自嘲道。

    说完他把扇子一抛,放大飘在半空。“走,去找个客栈。”

    他载着张舟极速飞往最近的城镇。

    张舟老实的坐在扇子上,发散思维。

    “想什么?”花万卿问。

    “前辈为什么请荆无色陪我们走?”他眼睛看到花万卿的鼻子后又移开,避免看见他全脸。

    “我看你一路闷闷不乐,请她来陪你聊天。”

    花万卿简洁的答案让张舟一时语塞。他一直以为自己是陪聊,替花万卿照顾妹子。其实荆无色一路表现破绽百出,他自己设了一个前提便无视了她的异常。现在想来,他是不是对花万卿有点反应过激?接着他又干笑两声,试图让自己不那么尴尬。

    “你应该不会真的是为几根鸟毛和她翻脸的吧?”他记得花万卿最先回绝荆无色的时候语气里满满的不耐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9》,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9章 荆无色离开队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9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9章 荆无色离开队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