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验明

    “好你个臭小子!原来花万卿才是本君的机缘!”千机老鬼忽然大声嚷起来。“你几年前说的益州城的传说方言什么的原来都是骗本君的!”

    花万卿闻声抓起张舟左手,扯开手腕上的布条,露出金闪闪的千机镯。“这就是千机镯?”

    看花万卿眼神闪动,张舟心虚地低头小声应道:“是的。”

    “嗯!铸造手法很玄奥。”仔细看过后,花万卿点头称赞道。

    既然被原主捉脏,张舟只好物归原主。他说道:“老鬼,你有没有办法终止魂契?我把你还给前辈。”

    “我不需要。既然你拿了就拿着。”花万卿放下他的手,拒绝了。“你有什么要问的?”花万卿看看申屠晃宿说。

    “有什么好问的?本君现在活得好好的。倒是你,如果他所说属实,你可是大气运加身,要千万小心,别被有心人算计。”申屠晃宿表示担忧。他并不完全相信张舟说的故事,那只恰好给他和花万卿的疑问做了解答,而又没找到值得怀疑的漏洞而已。他怎么会信昨天自己死在白悦华手里。“说归说,你还是验一遍的好。”他想了想又补充道。

    “验什么?”张舟一听,立即警惕地看着二人。

    花万卿拿出一颗晶莹如豌豆的种子,说道:“验你的魂魄是否异常。”他说着直接把豆子塞进张舟嘴里,命令他吞下去。

    “这是魂灵花的种子,被活物吞食后立即生长,迅速开花结子。但活物魂魄不全或是夺舍,魂灵花便不能开花。不会伤害身体,只吸取宿主一点养分。”

    随着花万卿的解说,张舟头顶迅速长出一株五六寸高的植物,痒得他想挠。花万卿及时伸出扇子拍掉他的手。

    转眼间那株魂灵花结出花苞,绽放出洁白晶莹如睡莲般的花朵,顿时满庭馥郁芬芳。比昙花一现更短暂的花期,魂灵花灿烂一瞬即凋零,留下一个鸽蛋大小的花蓬,内结三粒子实。

    咕——!

    张舟肚子发出抗议,他更饿了,感觉就像身体被掏空。他有理由怀疑这两人只是在整他。

    花万卿扇子一挥,取下种子,整株魂灵花化作光点消散。

    “可以确定不是夺舍了。”申屠晃宿点头。“你以后注意点,别再让人起疑。这事不许再透露出去。”

    “是是是!晚辈一定注意!”张舟低声下气应和道。心里却想,如果不是落单在他们俩手里实在无力反抗,他才不会说。不是他无能,是敌人太狡猾。换别人也没那么闲盯着他。

    “小舟,你知道玉澜峰后山到底有什么吗?”花万卿依然对那处后山念念不忘。他扇子往桌面一扫,用灵力把桌面的饭菜加热。

    “现在的后山保存着小师叔母亲的遗体,故事里蓝师叔的遗体也保存在那里。后来前辈您的未来道侣顾秋鹃进入后山偷走蓝师叔遗体时不慎弄坏了小师叔母亲的遗体。将来您遇到她可得把她看紧点,别让她闯玉澜峰后山。”张舟语重心长地劝花万卿。

    听来只是某种能保存遗体的宝物,花万卿心中暗咐。他对玉澜峰后山的藏物顿时失去兴趣。

    “你先担心你自己吧!继续吃你的饭。”

    得到大赦一般,张舟松口气,拿起筷子先扒了口饭。

    “喂!那我先回去了。话说,你想清楚……唉!”申屠晃宿脸色僵硬,站起来对花万卿说,又看看张舟,欲言又止,一言难尽的样子。

    “行了,我自己的事自己知道。”

    花万卿不欲多说,挥挥手。申屠晃宿从窗口跳出去,化光离开。

    在花万卿的注视下,张舟低着头默默吃饭。他猜不出为何花万卿会留下。

    “花万卿,你真的不考虑收了千机镯吗?”千机老鬼出声问。

    “你既然先被张舟所得,何尝不是另一种机缘。此时不同话本所言,不必执着于不存在的因果。”花万卿再次摇头拒绝。

    被拒绝了两次,千机老鬼也不好再说什么。何况花万卿的话也有道理,虽然张舟初见时资质平庸,但改功法后却意外的适应。而张舟所说的话本故事已经被改变,他也不可能说服花万卿散功重修。

    客房里忽然安静下来。张舟小心翼翼夹菜吃饭,避免发出任何声音。

    花万卿看着他,心绪万千。申屠晃宿显然是不信张舟的话,他也同样不能说服自己尽信,毕竟听起来还是太过离奇。只是他终于明白三年前在臧城总觉得不对的感觉是为何了。若按张舟所说的故事,他作为被改变命运的核心人物,是对当时正在被改变的命数有所感应。但现在他在乎的不是这个,而是另有烦恼。

    最初他只是把张舟当做迷恋自己外貌的冒失鬼,把张舟的所有举动都当做欲擒故纵的吸引手段。当他每次都发现一些亮点,渐渐把注意力放在这个小鬼身上,被这小鬼吸引。

    他施了寻踪术追过来本欲把事情挑明,现在事情发展却与他所想的南辕北辙。这个小鬼根本就没有在意过他,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会错意!仿佛一切都只是一个笑话!

    不恼怒是不可能的,这是他生平最大的耻辱,刚才他甚至差点失控。这小鬼甚至以为他在惦记着蓝夕羽。他既抓狂,又后悔。几年前解毒的时候就应该顺势生米煮成熟饭,把小鬼吃干抹净了,他此刻就不会如此无力又烦恼了。

    可恨的是张舟此时对他的烦恼却一无所知,让他心有不甘,愈加烦躁。他其实很想直接把这小鬼绑起来带走,才不管他愿不愿意。但看到他对自己总是一副瑟缩害怕的模样,当初吓他一次就这样,真动手以后就更难了。

    花万卿握紧扇柄。似乎是想得越多,就越在意,他开始耻笑自己竟然对一个小鬼如此执着。

    吃完饭,张舟叫了客栈小二来收碗碟加开水。店小二看见花万卿愣了一会,迟疑地说道:“客官,小店依照例律,凡住店一律要登记收费,即使同一房也不能例外。”

    花万卿拿出一本文牒,加上一枚灵石,放在桌子上。“够了吗?”

    “够!够!够了!”小二把文牒和灵石揣进怀里,麻利地收拾了碗筷退出客房。

    “小舟。”花万卿走近张舟。

    不经意扭头就看见花万卿的脸,张舟瞬间又进入痴汉状态。

    花万卿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他确定至少有一样是真的,这小鬼对他的外貌痴迷的眼神是真的。

    到店小二敲门,把文牒还回来,张舟才如梦初醒。他暗自唾弃自己竟然被一个男人一再迷倒。

    “前,前辈刚才叫我有什么事吗?”他迅速低头,决定以后眼睛要避开花万卿的脸。

    “你说的传奇话本里我在迷雾峡拿到了星屑石?”花万卿双手抱臂倚着门板似笑非笑地盯着张舟。

    “是的。”

    “那好,你明天开始和我跑这一趟。我近期就要拿到星屑石。”

    等了一会见张舟支支吾吾不接话,花万卿提高声音问:“怎么?你不愿意?”

    “不!我愿意!我愿意!”张舟急忙表态。“只是……我带着任务下山,路上可能会耽搁前辈的时间。”

    “什么任务?拿来我看看。”花万卿走近,不容置疑地说道。

    张舟只好把任务牌子拿出来给他看。

    花万卿释出神识把任务过一遍记下来,把牌子还给他,笑道:“又不是什么难做的事,路上遇到做了便是。这点时间我等得起。”

    “是!是!”张舟收起牌子,强扯一个笑脸狗腿地点头。接着他又讨好地说道:“天色已晚,前辈要休息尽管使用床榻,我打地铺。”说着他拿出席子准备铺到客房一隅的空地。

    “不必了。床榻归你,我打坐即可。”说着他大袖一挥把凳子拼起来,甩上一个蒲团。

    是夜,张舟侧躺着面壁,大气不敢出,脑子里一团浆糊。这剧情已经乱七八糟了。主角和炮灰都知道了自己是一本小说的人物。原本作者安排在二十年后主角用来邂逅陈岚秋的迷雾峡地图被提到当下。而且主角还要逼自己这么一个不相关的人带路。

    说好的下山走自己的路呢?带着这么一个绝世美男,他还能好好把妹吗?这么一个闪亮发光体站在他旁边,还有美女看得见他吗?

    张舟越想越心塞。

    花万卿只是为了能和张舟多相处,随便扯了个理由。几天下来张舟虽然跟着他走,却讲不了几句话。都是他问一句,张舟答一句,而且眼神游移不定,就是不正眼瞧他。

    张舟倒也不是对他冷淡,每到一处落脚点,张舟便如随从一般事无大小巨细主动打理妥当,将他伺候舒坦。他就算自己主动动手,一转身张舟就会把另一件锁事做好,俨然一副狗腿的模样,让他不要如此他点点头下一次照做。

    这种置人于千里的态度让花万卿简直没脾气。一路上带他做了不少采集任务,妖兽也杀了不少,除了谢谢他就没再多一句话。

    现下又准备要出城,张舟一早起来打包肉食和补充茶叶香料。他昨日进城后将狩猎的妖兽切下可兑换功绩的部位,剩下的肉身交给客栈厨房处理,盐渍或卤起来。茶叶香料则是为了花万卿准备的,休息的时候会煮点茶。

    花万卿坐在大堂里看着他忙,替他叫了些早餐,一笼肉包子一盅鸡丝滑菇肉粥。

    张舟把东西清点完毕收入千机镯,储备可以用上好长时间,他就是喜欢这种储备满满的感觉。家有余粮,遇事不慌。

    他回头看见花万卿老神在在喝着茶,面前放着一人份的早餐,自动走过去恭敬行礼。“谢谢前辈!“

    花万卿表面笑笑,差点没把茶碗捏碎。

    “连肉包子都没有,你们还开什么店?趁早关门拉倒!”一个清脆如黄莺的女声在柜台处叫起。

    张舟很八卦地竖起耳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7》,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7章 验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7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7章 验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