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不打不相交

    “也是,蓝真人说话的分量比较足。到时候我成了白长老的弟子,师叔和我就是师兄弟了!”凛雪飞自信满满的说道。

    “你先专心筑基要紧。”张舟一副长辈的语气拍拍他的肩膀。凛雪飞散功重练,现在才炼气四层,离筑基还早着。而且张舟知道白boss是不可能收他为徒的,玉澜峰夜不留客,当初他就是这么被拒绝掉的。

    “张师叔,你能不能先透露几手白长老的招式?让我先打个基础。”

    花万卿见他的毛手又要抓到张舟身上,伸手把张舟往自己身边一拉,说:“你还没说阿晃是怎么跑后山去的。”

    对着咫尺的绝美俊容,张舟瞬间倍感压力加大,紧张说道:“晚辈真不知,花前辈还是亲自问申屠前辈吧!”

    “那你呢?你不是去拿茶叶吗?怎么也到后山去了?”花万卿故意逗他,又逼近了一些。吓得他要后退,无奈手腕又被花万卿扣住。

    “我,我,我是路过后山看见申屠前辈,好心过去提醒他不能进后山。”顾不上花万卿会不会信,张舟情急之下只能这样说。

    看着他睁眼说瞎话且面不改色,花万卿心里对他的评价又变了些,此人表面装作软弱畏缩,实则大胆细算。此时他已经笃定张舟是早已知道申屠晃宿要去闯后山的。在忘雪亭,申屠晃宿前脚一走,张舟急忙找理由后脚跟出去,并且准确的在后山找到申屠晃宿。说只是路过,并不能说服花万卿。

    只是看得出张舟维护申屠晃宿又是真的。为什么?张舟如此紧张申屠晃宿的安危?这又是张舟让花万卿想不通的地方。

    “专心看,这种比试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花万卿松开他的手说道。

    张舟注意力又转会演武场上。

    “喂!”凛雪飞靠上来挤了挤张舟的手臂,小声说道。“你旁边的大美人是臧城那个花万卿真人吗?”

    “嗯。”张舟扭头看看他,在他脸上看到一丝红晕。感叹花万卿的脸真是男女通杀。

    “唉!美是美了,可惜是男人。师叔你要是选他还不如选我静皇姐……”

    “嘘!”见凛雪飞越说越不着调,张舟吓得忙捂上他的嘴,压低声音说道:“你想死啊?不许乱说。”世上美人何其多,为什么他非得在凛雪飞说的人里二选一。张舟小心翼翼看看花万卿,见他专注着演武场里,又回头翻个白眼给凛雪飞。

    “咳!你不是要我透露秘诀吗?基本剑式,每天一万遍。”张舟干咳一声,正常嗓音说。

    凛雪飞挑起一边眉毛瞪着张舟,说:“张师叔,你以为我几岁了?”

    “不信就算。我就是这么练过来的。”张舟冷哼一声,扭头继续看白悦华和申屠晃宿比斗。

    “是真的?”凛雪飞见他似乎生气了,将信将疑地再问。

    “不信别问。”

    “对不起啦!张师叔,我是说原来陈师叔说的是真的。他跟我说你被白长老禁足在山上苦练,我还以为他是夸大唬我。原来是真的啊!张师叔,对不起啦!我不应该怀疑你。”凛雪飞低声下气道。

    “嗯,你回头练习不用一万次这么辛苦,有三千次就够了。”张舟心里又有些心虚,改口道。

    “不!既然白长老定的一万次肯定是有他的道理,我一定要做到。”凛雪飞坚定的说。

    “呐!你记得这是你自己选的啊!”张舟赶紧把自己撇清。

    “那是当然。”凛雪飞两眼放光,热血十足地说。

    张舟抠抠鼻梁,继续看比斗。

    白悦华和申屠晃宿在演武场里打了三个时辰。演武场边缘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站不下的就想方设法往高处爬,连半空都挤满了御空飞行的人群。

    萧玄真君的玉圭一到演武场就没有降落过,蓝夕羽闻讯而来就停在他旁边。

    这场不用灵力单纯剑术的对决在九霄门弟子眼中可谓是世纪大战。长老们就算有切磋也是私下里在各自地头动手,像这种公开让人围观的实属罕见。

    白悦华的剑越战越冷,凛冽果决,如劲风如暴雪。

    随着比斗的强度攀升,申屠晃宿的剑越走越霸道,劈破如雷霆如疾电,气势磅礴。

    两人各展其威,越战越放开,两道银龙在二人间游走缠斗,战得精彩绝伦。

    观众看得淋漓酣畅,大多数人第一次见识到除开灵力的战斗竟也有如此强大的震撼力。或多或少的从这场比斗里有所感悟。

    萧玄真君见状,捻着胡须颔首微笑。至于最后谁胜谁负并不重要了。他却没注意疯道人一反常态老实的坐在玉圭上,盯着他的胡须瞧。

    自吴卓朴陨落后,便不再有人和白悦华剑上论道。这一场比斗已经从最初的意气之争转为剑道较量。

    申屠晃宿这般遇强则强的霸气剑道是白悦华不曾见过的。每每他提高一丝剑意,申屠晃宿只要接下,下一刻就跟着提高剑意压制过来。

    渐渐地,白悦华便放开了心里约束,尽情的把这些年领悟的剑意一层层施展在对方身上。

    对于白悦华不断提高的剑意,申屠晃宿也很有兴趣。在卓然峰见到遍布的剑痕,他就想和施招的人比试一番。这一战下来他通过白悦华施展的剑意收获颇多。

    一阵密集的交锋后,两人感应到接下来对方将出绝招,定出胜负的时刻终将来到。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收回剑各退三步。

    白悦华剑尖入地直立在跟前。

    申屠晃宿剑指天,树立在面前。

    白悦华双手离剑,目中放空。

    申屠晃宿心中拨开迷雾见月明,新感悟的剑意灌注剑身,气势万钧随着剑身直挥抛洒。他脚踩破万军之力如响弦之箭直取白悦华。

    白悦华戴着手套的双手食指中指并拢,在面前虚空比划出八卦阴阳走势,以指代剑冲向申屠晃宿,矗立在地的剑随着他的脚步划地前行。

    一道刺耳的金属刮擦声划空而过。

    众人再屏气凝神看去,只见白悦华右手双指直指申屠晃宿胸口,左手反握金属剑格挡住申屠晃宿落在颈间的剑锋。

    半招之差,白悦华胜。

    场内外一片寂静。

    “我输了。”申屠晃宿收回剑,笑着作揖道。“心服口服。”

    “汝之剑亦不差。吾胜在剑意略高一层。”白悦华面无表情地坦率直言道。“以后汝可来玉澜峰比剑。”

    “你二人此战让九霄门弟子受益匪浅啊!”萧玄真君玉圭落在两人旁边,他笑呵呵说道。

    “东西论道会贵派有白长老领队,云路天宫也能放心在前期全力以赴。望十擂主大比时再能与白长老尽全施为一战。”申屠晃宿并不因刚才的落败损了气势,反而斗志昂扬。

    “吾亦然。”白悦华依旧瘫着脸,颔首道。

    之前发生的不愉快随着此战消弭,申屠晃宿闯后山一事就此揭过,无人再提起。

    当事者两人各有感悟,匆匆别过回去静思。

    张舟的心肝肺终于完完全全安安稳稳呆在原处。他甚至内心是窃喜的。一场架打下来,白悦华和申屠晃宿可谓一炮……不是,一战泯恩仇,不打不相交。也就意味着白悦华不再与花万卿一派的人站在对立面。他再也不用担心白boss和主角一言不合开杀了。

    这样原著剧情才算是彻底脱轨。他也可以功成身退,挥挥衣袖深藏功与名,毫无牵挂地去走完全属于他自己的人生路。

    “唧哩唧哩爱……奇哩奇哩唛……”回到卓然峰他忍不住低声欢唱前世的洗脑神曲。

    第二天天未亮,换了一件栗色提花缎交领长袍的张舟悄咪咪地到玉寒殿向白悦华辞行。

    白悦华抛给他一个储物袋,说道:“若有危险,性命为要。脱不了身便传讯与吾。”

    张舟瞧了瞧储物袋内除了白悦华花押的传讯符,就是一堆灵石和丹药。

    “切记,历练练心,不可沉溺俗世,不可伤天害理。一年后海空城论道会不可缺席。”

    在白悦华的叮嘱后,张舟稽首大礼,拜别,怀着对未来的无限期许,昂首挺胸,豪情万丈地走出寒玉殿。

    出了九霄门地界,他坐着铁卷越飞越高,慢慢看见地平线变成一道弧形。

    “你在做什么?”千机老鬼不明白他这样做意义何在,发声问道。

    “我就想看看这地是圆的还是平的,有没有边界?”张舟边说边开气罩,继续往上飞。直到天空变成一片漆黑,大地变成一个球形。世界变得无声寂静,原本踏足的土地和张舟一起安静的悬浮在更广阔的空间里,亲眼所见的这一幕让他倍感震撼。“都是圆的。”他确认后喃喃自语。

    对于这个书中的世界,张舟之前好奇它是像电脑游戏地图那样有边界还是像前世生活的世界那样。

    “嗯!看来这个世界还不小。”千机老鬼说道。

    张舟满足了好奇心,又慢慢落回正常飞行的高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5》,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5章 不打不相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5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5章 不打不相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