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总有人爱作死

    “虽是个人擂台,也涉及东西两大陆颜面声势。吾同意。”白悦华听完申屠晃宿对比试前段三派不互相攻擂的提议表示赞同。

    “此类事并不是没有先例,往届亦是各派皆有同盟,彼此约定不在前期消耗战力。”萧玄真君说道。

    “那正好,我们也不必向其他派门多做解释。”花万卿点头。

    疯道人捧着茶杯咂咂嘴,说:“茶不错,就是淡了点。你们正事聊完不如饮两杯酒开开怀?顺便再打两只兔子烤一烤。”

    “吾不饮酒,汝等自便。”白悦华先把自己撇出来。

    但主人已经表态不喝酒,其他人又怎好意思自己开酌。申屠晃宿瞪了疯道人一眼,说道:“师叔若馋了可先下山。”

    疯道人撇嘴,往萧玄真君身边靠了靠。有萧玄真君这个大靠山,在九霄门内申屠晃宿也奈何不了他。

    “你嚷着来看雪,就老实看雪。若是得寸进尺,本君只好请你下山。”萧玄真君严肃地对他说。

    听萧玄真君这么一讲,疯道人立即老实地缩到窗边认真看起风景来。

    张舟清掉茶渣,准备另配一剂香料,花万卿走近他身旁伸手越过他去抓香料,说是要教他一种新的搭配。

    申屠晃宿侧身小声和萧玄真君说道:“萧掌门,小侄刚才一听白长老开门见客,一时高兴,出来得匆忙,把云路天宫的信物落在客房。待小侄现在去拿过来给白长老。”

    “速去速回。”萧玄真君挥挥手道。

    重新烧好一壶茶,斟完茶张舟才发现申屠晃宿不见了,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他站起来说道:“掌门师伯,小师叔,昨天蓝师叔交代我今早过去拿新茶叶过来待客的,我给忘了。我现在就去拿过来。”

    “丢三落四,去吧!去吧!”萧玄真君又是大手一挥,让他赶紧去。

    花万卿微微皱眉,看白悦华一脸毫无表情地在听萧玄真君讲话,只好又作不在意的样子慢慢叹茶。

    出了忘雪亭,张舟唤出飞书剑直直冲往后山。果然看见后山入口一侧峭壁上蹲着一个人。

    “申屠前辈!此处不宜久留,请速速离开。”他落下去,把飞书剑拿在手里。

    “别吵!本君只是好奇,看个明白就走。”申屠晃宿完全没有做贼心虚的气势,反而是大喇喇地说。

    张舟不明白他究竟为何对后山如此执着。原著里他登门拜访白boss时正好在白boss闭门期间,为了见到白boss他才想从后山闯寒玉殿。现在没有为了花万卿举办双修大典的破事忙活,白boss他也见到了,还闯后山做什么?

    见张舟越走越近,申屠晃宿加紧了破解后山护阵的动作。

    “申屠前辈,不要解结界!这是小师叔分出神识加持的,他马上就会感应到!”张舟见他作死的动作,急忙冲过去拉开他。

    “放手!”申屠晃宿自知擅自闯他人禁地已是理亏,更竭力控制自己不要对这个胆大包天的筑基期小子出手。

    两人拉拉扯扯,分不清到底是谁推谁,谁又扯了谁,总之是一起倒下峭壁,双双坠进结界里。

    峭壁也就三四丈高,两人掉进厚厚的积雪里,砸出俩人形坑。张舟啐着落尽嘴里的雪,一边爬起来。

    忽然一阵寒风夹雪狂扫而至,风雪又停得骤然。张舟定睛一看,白悦华一脸寒霜,踏在雪上,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握着一柄晶莹剔透的冰剑抵在申屠晃宿的脖子上。

    申屠晃宿咽了咽唾液,感觉脖子有些微微刺痛。

    “小师叔!你可得冷静点!”张舟瞪大眼睛,忙叫唤着扑腾到他脚边。“他他他只是不小心掉下来的。”

    “哼!”白悦华冷哼一声,冰剑消散,他负手转身,边说道:“念及汝曾救吾师侄,留汝一命。即刻滚出玉澜峰。”

    快跳出嗓子眼的心肝终于落回原处,张舟抹了把冷汗。

    但申屠晃宿可不轻松,他失足坠落,毫无防备之时被人用剑抵着咽喉便罢了。对方放他一码的话在他听来倍觉侮辱,他登时怒道:“白悦华!你不过是趁本君没有防备时偷袭,本君不需要你手下留情!”

    噗通!张舟一听申屠晃宿的话,吓得腿一软,又扑倒在积雪里。

    “本君要与你堂堂正正的比一场,你敢答应吗?”申屠晃宿继续叫嚣道。

    白悦华气势凌然回头道:“演武场恭候。”说完化作六出雪晶神光冲天而去。

    申屠晃宿化作电光球紧随其后。

    张舟急忙踏着飞书剑追着去演武场。刚飞出玉澜峰,萧玄真君带着疯道人和花万卿追上来问是怎么回事。

    张舟长话短说,讲申屠晃宿在后山迷路不慎跌入护阵结界,惹恼白悦华,两人相约演武场比斗。交代完毕,他转头跳上玉圭拉着花万卿的袖子说道:“花前辈,你赶紧去阻止申屠前辈,他不是小师叔的对手!”

    “你就这么担心阿晃?”花万卿表情微妙地看着张舟。

    “怎么能不担心?他要现在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没指望了。”张舟苦着脸说。

    花万卿按下心里翻涌的莫名酸涩,提起张舟离开萧玄的玉圭急速飞往演武场。他们赶到时演武场刚清完场,退出来的弟子都围在场边观看。

    “阿晃!”花万卿冲着演武场中央的两人喊话。

    “你别管,这次是我个人的事!”申屠晃宿一直看着白悦华,连头都没扭,应花万卿道。

    “怎么比?”白悦华同样只盯着他,面色泠然地问。

    “只比剑。”申屠晃宿傲然答到。

    “可。”白悦华手里闪出一柄锃亮的金属剑,他随手挽了个剑花,长剑发出尖锐的蜂鸣声。

    申屠晃宿也同样祭出长剑。

    “花前辈!”眼看两人一触即发,张舟急得猛扯花万卿的袖子,完全忘了之前对他避之不及。

    “放心吧!他们俩只比剑术,死不了的。”花万卿有些不耐地说。

    察觉到他语气的不耐烦,张舟立即松开他的袖子,转头默默看演武场里的两人。

    花万卿见他如此干脆撒手,心里又是一阵莫名烦躁。

    为什么他明明会对自己露出痴迷的表情,却偏偏总是追着其他人跑?花万卿很想把张舟绑起来拷问。

    演武场里的两人隔着一段距离面对面站着,彼此眼里只有对方。

    两人一动不动,场外围观的弟子等了许久,从一开始都屏着呼吸生怕错过,到渐渐不耐烦,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忽然间谁也没看清是谁先动,两道剑光就交织在一起。

    张舟看的人都是残影,只有闪烁的剑芒铿锵的鸣金声标明战况激烈。

    “放心吧!他们都收敛了灵力,只凭剑术造诣在比斗。”千机老鬼的解释终于让张舟安心下来。

    “你师叔真不简单,才元婴期就已经悟到剑随心欲,凝气成剑了。刚才在山上他手里的剑就是灵力凝化的。”千机老鬼继续讲道。“看得出他在剑道一途心无旁骛。可惜他又太过于执着,过刚易折,一走岔很容易走火入魔。”

    “等他娶媳妇了就自然有绕指柔来平衡了。”张舟说。

    “他这等人才怎么会沉迷女色?”千机老鬼不可置信地反问。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表面冰冷,心里可是爱惨了我的美女师叔。他俩郎情妾意,在一起是迟早的事。”

    “哦!如果是你蓝师叔做道侣,倒是能化解他心中过度的执念。”千机老鬼对蓝夕羽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你觉得申屠晃宿怎么样?”听完千机老鬼对白悦华的称赞,张舟想知道这场公平对决下来谁更胜一筹。

    千机老鬼过了一会说道:“这个申屠晃宿也是个强中手,他的剑法霸道,遇强则强。若不能尽快击败他,则很有可能后势被他压住。也是可惜,他还没领悟剑随心欲的境界,招式之间放不开,略有迟疑。”

    场中两人打得难舍难分,衣裾翻飞之间夹着飞沙走石,所到之处地面皆被剑气划出一道道沟壑。

    张舟只凭眼睛看不懂白悦华和申屠晃宿之间的招式,像前世看武侠剧一般看个热闹,全靠千机老鬼在旁解说。

    “张师叔!”凛雪飞不知从哪边冒出来,看见张舟高兴得直扑上来。“张师叔,我听陈师叔说你已经筑基了!”

    “嗯。”张舟把他挂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扒拉下来。

    “恭喜你啊!”凛雪飞顺势握起张舟的手,说道:“张师叔,我听说你的剑术是白长老教的。等我筑基通过内门比试以后一定要拜白长老为师,劳张师叔替我美言几句?”

    张舟摇摇头抽回手,说道:“坦白和你说,我在白长老面前根本没有说话的份。你不如试试到时求蓝师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4》,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4章 总有人爱作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4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4章 总有人爱作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