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醉态百出

    随后来到的叶添云看见石室门前摆的长桌,笑道:“我道是卓然峰为何如此热闹,原来是小舟一大早就摆筵席啊!”

    蓝夕羽看了看,默不作声走过去坐在张舟和花万卿之间。

    “你们都不如师妹直接。”杜安语哈哈笑着走过去。“既然是小舟摆的筵席,吃喝就是。当做是给小舟践行。”

    萧玄迫于已经入席端坐的师弟师妹们,只得拿出两坛自酿的神仙醉。

    疯道人终于得逞,也收起前面牛饮的姿态,老老实实跟着其他人拿起酒碗。

    一口入喉,张舟才知道为何这酒叫神仙醉。普通世俗的酒水入喉只要修士一运气就化解掉了,喝再多也不会醉。而这神仙醉里蕴含着一股绵绵的气,附着在经脉上缓缓释放酒劲,张舟运气都不及酒劲释放得快,一口下来竟然有些发热。

    平时难得一醉的众人一轮干下来,都各自出现了微醺的姿态。

    酒桌上易论交,众人一喝开了就玩起来。连平时文静的蓝夕羽也禁不住师兄的闹腾加入猜拳游戏。

    只有张舟默默黑线,他抹了抹脸一直挨近申屠晃宿,表现出憧憬的模样猛夸他当年在阻止兽潮时多么多么英勇。

    别人怎么玩他不管,只知道要死死粘着申屠晃宿就对了。

    修士与凡人最大的区别就是精力充沛,叶添云几人既然当是为张舟践行,干脆放开了玩。唤弟子来加菜,甚至架起烤肉炉。这一闹就是一天一夜,待第二天大早才在蓝夕羽的出面下散场。

    一干人等醉得步履蹒跚。疯道人自然是成了一滩软泥,死活拽住萧玄袖子不放。“师兄走了,连你也要走,呜呜呜呜……”萧玄一听他哭腔,只好无奈拖着他回清霄殿。

    蓝夕羽见张舟只是涨红脸,走起路来仍然是直线,就放心的回去了。

    叶添云和杜安语跟申屠晃宿头碰头说了一会醉话后也各自离去。

    张舟看看申屠晃宿一站起来就打摆子,叹了口气,招出云舟。等他转身要扶申屠晃宿的时候,花万卿忽然搂着申屠晃宿跳进云舟里。他心里一惊,诧异花万卿喝了那么多竟然还很清醒,结果仔细一看,云舟里两人搂一起摇晃。他无语地跳上云舟往客来居飞去。

    “九霄门,真有意思。”花万卿瘫坐在云舟里笑道。“只有敢醉的人,才能酿出醉人的酒。好酒!”

    “哈哈哈!好久没醉过了!爽快!”申屠晃宿和他肩膀相靠并排坐着,也醉醺醺的嚷嚷。

    “只有想醉的人才会醉。”张舟小声吐槽道。他才不信这些修士是真的醉,回去打坐运气,一会就清醒得不得了了。他背对着花万卿,自然看不到他吐槽完后花万卿眼中闪过的锐芒。

    就像疯道人喝酒时一再说的:“好不容易醉了,硬是要把自己弄清醒就浪费了这酒。”花万卿和申屠晃宿回到客来居好好的享受了一回醉酒的体验。

    张舟在两人房门口打坐硬是把自己弄清醒了。他得守着申屠晃宿直到他安全离开九霄门。

    花万卿相对其他人喝的少,且他一直在观察张舟,对他忽然冲着申屠晃宿大献殷勤感到疑惑。

    昨日上午张舟在玉澜峰山腰截住申屠晃宿,应该很生气才对,却反过来讨好申屠晃宿。为什么?

    躺了半日,花万卿醉意消散很多之后走出屋子,就见张舟寸步不离坐在申屠晃宿门口。莫非他猜到他们的计划?花万卿心中暗想。

    “小舟。”

    他出门前把面具取下,脸上还带着微微酒熏的醉红,脚下重心一时不稳,踉跄着向张舟扑下去。

    张舟火烧屁股似的一个侧滚躲开。他心跳如雷,涨红着脸。虽然觉得被美人扑倒不吃亏,但是他非常清醒:第一,这个美人是男的;第二,这个美人被占了便宜会杀人。

    差点被碰瓷!他为自己及时做出的反应点赞,总算平时练功没白挨。

    等他爬起来回头,看见花万卿半躺在木地板上,美目半掩,长长的睫毛微微翕动,两腮桃红,仿若贵妃醉酒的姿态。张舟鼻子一热,他手一抹,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为什么这个美人是个男人?张舟暗自痛心疾首。他看了半晌才想起要把花万卿扶起来。

    “花,花花前辈,你没没没事吧?”他伸手扶花万卿问道。

    花万卿拽住他的手顺势站起来,笑道:“似乎你比较严重。”

    张舟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手背上一抹血痕,立即意识到自己刚才糗大了。

    “对不起!对不起!晚辈冒犯了!”张舟立即点头哈腰道歉道。

    花万卿没想到他第一反应是道歉,略微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语气说道:“行了,先擦干净。”

    张舟以为他对自己生气了,二话不说转身拿出一条布巾运气凝水打湿了往脸上抹。再画了面小水镜照了照,确认脸上干净后把清洁术弄干净的布巾收起来,才转身低头对着花万卿。

    “前辈。”他紧张地说道。

    看他一副对着洪水猛兽的模样,花万卿气笑了。“你紧张什么?我责怪你了吗?”

    “没有……”张舟小声应道。

    “既然知道,那你还不赶紧去煮茶?你以为我找你做什么?”花万卿说着转身往廊道转角的亭子走去。

    张舟急忙跟上。

    煮好第一道茶,申屠晃宿也走出房间,看见他们在院子里喝茶,径直走进亭子里坐下。

    他双眼清明,完全没有了醉态,应是出来前化解了酒劲。

    “嗯?你还没清醒吗?”他看见花万卿面上醉红染鬓,问道。

    “人生难得几回醉。醒太快了没意思。”花万卿背靠着亭子一角的支柱,慵懒的样子。

    “申屠前辈请喝茶。”张舟恭敬地把茶碗端到申屠晃宿面前。

    申屠晃宿拿起茶碗抿上一口,细细的品尝后点点头:“这茶煮得不错。”接着他又转头对花万卿说道:“你哪天不给自己醉生梦死找借口,肯定是受了什么打击。”

    张舟听了暗挫挫点头比赞。在被白悦华打败前,花万卿就是一纨绔子弟,仗着老爹是大门派一峰之主,整日不思进取,到处吃喝玩乐撩妹。

    “哎呀!明日愁来明日忧。早点修炼也不过是早点换个地方再修炼,哪天修炼不是一样?快乐不是天天有。”花万卿非常贴合形象的说着,慢悠悠拿起茶碗细细喝。

    “哼!要不是小时候被你救过,我这辈子也不可能和你结交。一不注意就要被你带歪。”

    “怪我。”花万卿毫不介意的笑了笑。

    两人聊着聊着端出棋盘对弈起来,张舟就一直默默地在一旁当茶童。只要这两人不乱跑,张舟不介意坐在这一天。

    花万卿和申屠晃宿来九霄门等了两天后,白悦华终于打开了玉寒殿的门。

    收到萧玄的传讯符后张舟立即赶到客来居。原本张舟暗示过萧玄不要让人进玉寒殿,免得惹恼白悦华。但疯道人一直闹要看雪,萧玄怕他自己乱闯玉寒殿,不如人多好镇着他,便和白悦华约在了玉寒殿坡下的忘雪亭。

    张舟这便来带着两人去忘雪亭。

    在张舟招出云舟之时,花万卿和申屠晃宿在他背后交换了眼色,须臾后又各自若无其事的上了云舟。

    萧玄真君带着疯道人在玉澜峰山脚等待。

    张舟带着花万卿和申屠晃宿过来与他汇合,咋一眼看过去差点认不出疯道人。他终于换了一身干净的新衣裳,头发也整齐的盘好在头顶,用一根绿玉簪固定着。如果不是他标志性的红鼻子和安静不到三息的举止,张舟甚至不敢确定是疯道人。

    显然申屠晃宿也被疯道人的外貌变化吓到,过去捏起他的袖子前前后后看了个遍。看完后他转身对萧玄拱手道:“多谢萧掌门!为我师叔费心了。”

    “本君与淙清乃故交,贤侄不必客气。”萧玄真君摆摆手,阻止了他的谢礼。“我与白师弟约在忘雪亭,你们随我来吧!”

    萧玄真君说罢抛出玉圭,众人跳上玉圭后便飞上玉澜峰。

    忘雪亭是玉寒殿下坡转折凸出的山崖上的一栋小楼阁,楼阁里抬头可遥望玉寒殿及殿后的玉澜峰顶,低头则是俯视一半的玉澜峰前山雪景,远望可及镜湖区。可谓风景开阔。

    萧玄真君的玉圭直接停在忘雪亭二楼外,众人纵身一跃,跳进楼阁里。白悦华已经在楼阁中烧茶以待。

    萧玄真君站在中间将进来的人与白悦华隔出一定的距离,接着作为引荐人,他将两边都做了介绍。两边的人都听说过对方,白悦华更是听蓝夕羽说了不少对方在兽潮中的表现。而花万卿为了表示诚意,在介绍时主动摘下面具,以真容示人。因此楼阁内气氛在一片“久仰”声中平和升温。

    作为修为辈分最小,张舟很是自然的接过煮茶的棒子。

    申屠晃宿将一年后东西论道会提出来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3》,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3章 醉态百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3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3章 醉态百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