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齐聚一堂欢乐多

    “好了!好了!男子汉大丈夫别像个娘们似的哭唧唧。都老大不小了。”心有不甘,却又觉得自己欺负弱小,申屠晃宿瞬间暴躁起来。

    “谢谢前辈!”只要申屠晃宿下山,张舟并不在乎他怎么说。

    “阿晃!”花万卿跟着也到了,从空中落下来。“你怎么跑这来了?”

    “哦!我就是觉得无聊,想来看看雪。”

    两人一唱一搭,似乎只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

    只要这两人下山,张舟才不管他们唱什么戏。

    “对了!小舟,刚才你急匆匆跑来找阿晃有什么事?”花万卿见他在一旁默不作声,问道。

    “我……我……”这回轮到张舟吃哑巴亏,他总不能说他就是来盯梢申屠晃宿的吧!我了半天他才勉强想出一个很烂的理由。他干笑着说道:“晚辈是打算请二位前辈到寒舍坐坐,一谢当年救命之恩。”

    花万卿和申屠晃宿相视一笑,都颔首同意。

    张舟只好硬着头皮招了云舟把人带往卓然峰。

    “寒舍粗陋,还望二位前辈不要太嫌弃。”打开封山阵,张舟涨红着脸将人带到石室前。“前辈请坐!”他尴尬的用袖子扫了扫石凳。

    花万卿打量了一圈环境,挑了挑眉,什么也没说,直接坐下。

    申屠晃宿却被四周留下的剑痕吸引。“这些剑痕是你的?”

    “不是,是我小师叔留下的。平日里都是他来指点我剑术。”张舟如实回答。

    申屠晃宿没有再理他,而是独自看各处的剑痕去了。

    “花前辈稍等,我去去就来。”张舟说完马上飞速冲去外门坊市的酒楼订酒菜。

    等张舟走远了,花万卿走到申屠晃宿身旁说:“我绕山的时候,在后山方向金蟾震得最厉害。”

    “藏在后山……啧!也就是说不会是轻易拿出来展示的东西。看不到了!”申屠晃宿泄气地说道。

    “我心里的感应也非常强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似的。”花万卿反而爆出了浓烈的兴趣。“我必须去确认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别去!”申屠晃宿摇摇头,不赞同他。而后接着说:“我去帮你探个底,就算被发现,凭我师傅和萧掌门的交情,我也能全身而退。”

    “也好。你自己要小心,如果有危险就不要看了。”

    两人简短交流完毕,申屠晃宿继续看剑痕,花万卿则悠然自得地随意参观张舟的住处。

    张舟下好定金,留了送餐地址,走出酒楼招出铁卷,直接一个灰扑扑的身影一屁股坐上去。

    “喂!小子!我问你,申屠晃宿是不是在九霄门里面?”

    张舟定睛一看,不是那个坑货疯道人淙清还有谁这么一身酒臭冲天。

    他捏着鼻子点了点头。

    淙清伸手一捞,把他扯上铁卷上,说:“好!你既然知道,赶紧带我去找他!”

    吃过疯道人暗亏,张舟不想直接和他过招,转念一想,有他缠着申屠晃宿也是好的,于是赶紧御器飞回卓然峰。

    申屠晃宿在看见淙清道人的一刻,面容就绷起来。“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淙清挺挺胸膛,理直气壮道。

    张舟收了铁卷,走到石桌旁从乾坤袋里拿出茶具和炉子。用符箓引了水,一边烧水一边拿出陈少璟送的茶叶和蓝夕羽给的各种香料。

    花万卿安静地坐下。

    空地上徒留申屠晃宿和疯道人在那吵吵嚷嚷。

    “我来是办事,你来做什么?”

    “我来找你啊!你是我师侄,找你有什么不行?”

    “你!你既然来了,就给我老实呆着,别给我丢脸!”

    “我去会会老友你管不着!”

    张舟不管那边两人喝不喝,只管冲了四盏茶。两碗不动,一碗端到花万卿面前,一碗自己拿了。

    “嗯!不错!小舟煮的茶还是这么香。”花万卿啜一小口后笑着夸赞道。

    “花前辈谬赞了。”张舟只当他是客套,看着庭院里吵不停的两人,说道:“申屠前辈对他师叔还是很孝顺的。换别人早就把疯道人前辈赶走了。”

    “淙清真君以前并不是这样的,阿晃小时候跟他很亲近。”花万卿扭头看了看那两人,无奈的说。

    “呃……淙清前辈真的是……我还以为他就是这种个性呢!”张舟略吃惊。他一直以为疯道人的人设就是这种疯疯癫癫的个性,类似大智若愚的隐藏高人。没想到真的是脑子有病!

    “阿晃的师傅渡劫失败,淙清真君亲眼目睹淙明真君被天雷劈得灰飞烟灭,或许是受了刺激,就变成了这样。”花万卿一声叹息。

    “这……他们师兄弟感情一定很好。”张舟听了不由得感慨道。

    “是吧……”花万卿拿起茶碗细细品尝。“天劫凶险,十不存一。不如好好享受一番人世乐趣。”说罢他想起什么,抬眼看看张舟笑道:“我倒忘了你没有这种忧虑。九霄门渡劫跟玩似的。”

    张舟忽如其来的心虚,低下头看着茶碗。台面下右手不由自主地摸了摸缠在布条下的千机镯。

    “哎呀!我开玩笑的,没别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见气氛淡下来,花万卿忙说。

    在张舟不知该如何应的时候,万幸酒楼送酒菜的到了山下。张舟取下面前闪亮的传讯符,起身说道:“前辈稍等。”赶紧冲下山拿酒菜。

    等张舟提着一组很大的食盒上来,疯道人撇下申屠晃宿,抽吸着鼻子一路嗅到他身边。

    “你小子会过日子!有酒有菜!”疯道人搓着手,不停地吞口水。

    张舟把食盒往石凳上一搁,才发现石桌放了茶具,已经没什么位置放酒菜了。他准备进屋把里面的案桌扛出来,却见花万卿手一挥,撒出一把光点,接着空地上凭空多出一条黑楠木长桌和两列蒲团。

    一下解决了座位难题。张舟充当着小厮的角色,摆碗筷上酒菜,务必把这三个大爷伺候好。

    疯道人管他三七二十一,直接端起酒坛子拍开封泥就往嘴里倒。

    申屠晃宿急了骂道:“等都上桌了再喝酒虫能咬死你?”

    “啊!”疯道人猛灌一口,缓了酒馋,对张舟说道:“不好意思啊!小兄弟,老道我急了点。你拿去装好酒壶,剩下的再给我。”他说着把酒坛递给出来。

    不要妄想跟脑子有病的人讲道理。这是前世张舟在网络上学到的真理。他既然已知疯道人是真的脑子有病,当然不会和他计较。

    “淙清前辈等不及就先解馋好了,先前下山订酒菜的时候我先带了几坛回来。”他说着从乾坤袋里拿出和疯道人手上一样的酒坛子。

    “哎!你小子诚意足!老道我喜欢!”疯道人欢欢喜喜地收回手上的酒坛仰头大喝起来。

    张舟把新拿出的酒分装到瓷瓶里,再恭敬地给申屠晃宿和花万卿满上。

    “粗浅酒菜,还请二位前辈多多包涵。”他说着端起酒碗向申屠晃宿和花万卿敬酒。

    两人举起酒碗颔首致意,三人一起干了这一轮酒。

    “啧!这酒滋味还成,就是不够喝。张小子你再拿一坛来。”疯道人灌完一坛,一抹嘴,把空坛子往旁边一丢。

    “你少喝点行吗?做客就要有做客的样子,在晚辈面前醉成一滩泥,你好意思?”申屠晃宿挡住张舟再拿出酒来。

    “笑话!这种俗酿哪那么容易醉倒我!再来十坛老道我也醉不了!”疯道人直接绕开申屠晃宿,跳到张舟身旁,示意他赶紧再来一坛酒。

    申屠晃宿站起来直接把他扯开。

    “你来蹭吃蹭喝就老实点!别欺负晚辈!”

    “张小子自己说要了几坛酒,你们仨加起来也喝不完,我这不是为酒席尽兴吗?”疯道人甩开申屠晃宿,转身回到长桌,捻起一块红烧肉丢进嘴里。

    “你是乞丐啊?哪有客人追着主人要酒喝的?”申屠晃宿继续骂道。

    “你们这种一碗一碗的喝太累。”疯道人干脆拿起张舟开封还没倒完的第二坛酒。“得得得,那我就和你们一起喝嘛!”

    申屠晃宿这才坐回座位。

    没吃几口菜,疯道人又不安分起来。

    “你们这种小口小口喝真没意思!连带着这酒都酸了!”说完他嫌弃的把空坛子一丢,跑到空地中央,两只手拢在嘴边做喇叭状,大声喊道:“萧掌门!老道我来了!速拿好酒来!”

    张舟顿时吓得脸色发白。在这卓然峰一喊,来的可不会是萧玄一个人。可不能让花万卿和申屠晃宿搅混水后趁乱跑玉澜峰去。

    果然如张舟所想,除了白悦华之外平时常来的接二连三来齐了。萧玄自是第一个到的。

    萧玄真君一落下,看见疯道人,略微蹙眉,显然也为他头痛的样子。

    “萧大哥!宴无好酒不成宴。既然你门人要设宴谢恩,你做掌门的理应出一份力才显得有诚意。”疯道人为了诓萧玄的酒,无理也要说出理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2》,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2章 齐聚一堂欢乐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2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2章 齐聚一堂欢乐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