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要药切克闹

    “九霄门有何不好?”张舟佯怒道。

    “也没什么不好,兄弟你别生气。这是天机不可泄露。我也是好心提醒你。”奚昊然说着塞一口冰露琼羹。“不过也是,看你一把年纪还在炼气期,要去别的派门也不容易。要么你跟我混,有我一口饭就不会让你喝粥。”

    张舟哭笑不得,这浓浓的穿越文男主气息扑面而来。他试探的说道:“要药切克闹。”

    奚昊然登时愣了一下,看着他接道:“煎饼果子来一套。”

    两人无语了一会,接着奚昊然开口道:“留图不留种。”

    “菊///花万人///捅。”

    张舟低头揉揉额角。不是剧情自己脱///肛,原来也是穿越的锅。

    “原来是自己人啊!兄弟!”奚昊然笑起来。“你是怎么来的?”话语间他放松了姿态,随意的侧靠着桌子,一只脚翘到凳子上,标准男生宿舍坐姿。

    张舟右手中间三指并拢,拇指和小指张开,比了一个飞行的动作,然后手往下栽。

    “dm航空?”奚昊然一脸惊疑。

    张舟无奈的点头。

    “啧!那我们可真是难兄难弟。这都是缘分啊!兄弟!”奚昊然激动的抓住他的手用力握。

    “你也是?”轮到张舟惊讶起来。

    “是!我特么第一个冲去砸门的。那帮□□的害人害己。”讲起当时的情景,奚昊然仍掩不住激动。

    “嘘!冷静点!”张舟紧张地看了看陈少璟那桌,看他们边吃边聊,郑展颜正开心笑着,才稍稍放心。他真怕他一激动大声起来。

    奚昊然捂着嘴安静了一会,严肃脸问道:“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一本小说?”

    “知道。”

    “兄弟,既然咱们是老乡,你可别坑我。你跟花那个人到底熟不熟?”

    “不熟。”张舟果断摇头。

    “那好,你也别回九霄门了。我们抱紧这条大腿,熬到他飞升之日,有我们的好处。”

    张舟皱皱眉,他对奚昊然的提议并没有兴趣,见他笃定花万卿会飞升,又试探道:“好像结局不是这样吧?”

    “那是套路,知道吧?那文都坑了两年了,肯定太监了。但这种文都这种套路,框架早就定了。估计作者也觉得没意思,既然把剧情都交代完了就懒得写了。”

    好吧!原来奚昊然那天并没有看到更新的结局。张舟有点无语。碍于千机老鬼在,他不能直白的讲出来。不过事到如今,剧情已经脱离死结,也就不必告诉他最后那章的结局了。

    “其实有时候剧情也有可能会偏离,我会尽量阻止蓝夕羽悲剧的。”张舟说。

    “那怎么行?你阻止了剧情还怎么发展?套路就是这样的,主角历经挫折才能苦尽甘来,都是环环相扣。”

    看来奚昊然是坚定的原著党。

    “好像也不是吧?主角进秘境得天材地宝,把妹子的时候没反派什么事吧?”

    奚昊然听他这么说,想了一下,点点头。“说的也是。反派没给主角加过经验。后宫是自己贴上去的,秘境也都是主角自己的运气。”

    “所以,能改改反派这边不是挺好?起码你不会被连累到。”

    “说得有道理。不过你才炼气期,行不行啊?”奚昊然一脸怀疑。

    “尽力而为吧!”

    “啧!要是不行也别勉强,麻溜点下山来找我。”他义气凌然地拍拍张舟肩膀。

    张舟但笑不语。

    盯着他的脸,过了一会奚昊然又说:“你说你怎么就那么会挑壳子呢?同样过来的,我怎么就脸没你俊。过几年长开了肯定是师奶杀手。”

    “这……我原来就长这样。再生出来也是这张脸。”忽然拿他的长相来说事,张舟心里郁闷的。

    “原来你是原生的?难怪资质平庸。上帝是公平的。”奚昊然惋惜道。

    两人东拉西扯聊着聊着,小二端了肉粥上来。

    “你接下来什么打算?”张舟闻着肉香,肚子饿了,边吃边问。

    “学顾秋鹃呗!”奚昊然说。“今天被拒本就在我预料中。他这人不经缠,缠着缠着习惯了就自然接受了。顾秋鹃不就这样缠上他的吗?”

    张舟无语。顾秋鹃是妹子,人家异性相吸。

    “唉!好了,我也不妨碍你吃饭了。我去别处逛逛,拜拜!”奚昊然说罢站起来,啪的一声打开扇子,露出“自在”二字,潇洒地摇一摇,把头发扇得飘然。

    张舟朝他挥挥手。

    奚昊然刚走,千机老鬼立即传音过来问道:“你们是老乡?”

    “是的。”张舟边吃边应他。

    “你祖籍不是在这吗?”

    “我没跟你说过我在益州讨饭长大的吗?”

    “呃……抱歉!”千机老鬼忽然心虚起来。“低矮木行空是什么?本君困在此地已久,不懂外界变化,就是好奇而已。”他不忘解释道。

    “那是我们小时候对马车的叫法。”张舟早就在心里备好说辞应付他。

    “小说是什么?”

    “话本,讲故事的书。你以前没看过?”

    “呃……没看过。”

    “哦,那我解释给你听。小说就是故事书,故事里的主人翁叫主角,男的叫男主,女的叫女主。……”

    张舟真假参和了一本正经解释给千机老鬼听,把他的疑问就这么敷衍过去了。

    楼上花万卿坐在窗台上,一副悠然潇洒的姿态看着窗外的街巷。

    “这个张舟说话怪怪的,跟刚才那个奚昊然像在打哑谜似的。”老板娘一边说着,一边把小炉子下面的灰清出来,添上新碳,再把烧水壶等上去。“说什么要阻止蓝夕羽的悲剧,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要不要提醒一下蓝真人?”

    “先别着急,看下去。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花万卿反复回想那天初见张舟的一幕。

    按说蓝夕羽这般相貌出众的女修应是第一吸引他注意的,但这几日接触下来他完全对蓝夕羽的美貌没有什么感触。反而是张舟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占据了整个事情的回忆。

    显然张舟是要故意吸引自己的注意力,而且经过接二连三的事件,他也确实注意到这个少年。

    但是之后,那个少年就完全对自己没有兴趣的样子。

    花万卿咔咔咔捏响了指关节。这中间到底是哪里不对?

    九霄门招收弟子一事圆满落幕。张舟一直老老实实的等到要启程的时刻。

    在回程之前,他请陈少璟载他去看了张家祖坟。

    臧城知府因着是为修士修葺祖坟,效率非常高。张舟到坟地的时候已经弄得七七八八,剩下一些收尾工作。

    在几个石匠的围观下张舟摆上花开始拜祭张家祖坟。

    “老祖宗,陷害张家的贼人已经受到制裁。你们告诉老爹和我娘一声,让他们安心吧!不肖子孙以后不能常来拜祭,所以我把拿回来的张家财产用来给你们维护这片安身之地,也算把你们赚的花在你们身上了。”张舟说完跪下拜三拜,泼了酒,转身。

    凉风拂过,吹得他鬓发飞扬仿若谪仙,看呆了围观的石匠。他衣裾飘飘大步上了陈少璟的飞印法宝。

    两人乘风而去,身后只留一片凡尘俗世。

    那围观的几个石匠回去七嘴八舌的说了给仙人修祖坟的事。于是渐渐有人去张家祖坟求神仙,久而久之香火旺起来,多年后竟建了庙宇。这些都是后话。

    花万卿和申屠晃宿站在城楼上看着九霄门的人上了宝船。

    “喂!”申屠晃宿手臂拱了拱花万卿。“你是不是动心了?动心了就去追啊!”

    花万卿斜了他一眼,说:“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呵!我才没你那种绕绕弯弯的花花肠子。我就是简简单单,认定一个人,哪怕上天入地也要追过去。”申屠晃宿嫌弃他不够直爽。

    花万卿叹口气,有点对牛弹琴的无力感。“你啊!啧!迟早要吃亏的。”

    两人谈话间,宝船缓缓启动。上升到高空后快速往东南方飞去,瞬间只剩天际一抹残影。

    只需一天一夜的功夫,宝船就载着一船人回到九霄门。

    宝船回到出发时掌门殿前的广场上空停下。庄严宝殿下华盖高耸,掌门萧玄及执掌有教务的长老各个神情肃穆,在大殿门口一字排开,气势如虹,尽显天道威仪。

    船上所有人都下来后,以蓝夕羽为首上前向掌门行礼道:“拜见掌门!”

    后面新收的弟子依葫芦画瓢稽首齐声道:“拜见掌门!”千人同声,气冲云霄。

    “好!”萧玄真君笑呵呵的捋捋下巴上的长须,一手虚托,散出灵力将众人扶起。“众位辛苦了。”

    蓝夕羽说道:“我等不辱使命,圆满完成此次招收弟子任务。此行得内门资质者二百七十七人,外门资质者五百三十四人,以及杂役弟子四百一十六人。”

    “嗯!在列的诸位将是本门未来之基石,万望诸位勤勉克己,惜取少年时。天道酬勤,有恒者方能证道。”萧玄真君说了一番勉励的话后钟鸣等人按早已分好的队伍带着新弟子们分别去内门试炼阵和外门。

    张舟则跟着蓝夕羽进入掌门殿内。在臧城兽潮结束后,蓝夕羽曾发过传讯回来。此时又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当然适当的隐瞒了张舟中软玉烟的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7》,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7章 要药切克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7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7章 要药切克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