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天字第一号小弟

    “通体赤红,柔软无骨,没有身躯,圆头颅下长七八条软臂。”

    张舟撇撇嘴。“这不是芝麻八爪鱼吗?”他忽然想吃寿司,看来只能哪天自己动手弄。

    “与海章鱼像,但软臂没有那么长,也没有眼睛。”

    “有防范的方法吗?”

    “据本君所知,此物出现前并无征兆,皆是到不可挽回的局面时才发现其身影。”

    “这……跟寄生虫似的,宿主要死了才现形。”张舟不由得汗毛倒立。

    “每个世界都有世界壁护持,能隐匿形迹,在界与界之间是无垠的虚空,没有明确标记是难以准确找到一个世界的。并且每一个世界的界壁非地仙实力难以撼动,撕开的界壁也会快速自我修复。因此我等皆是在出事后才知,即使赶到也晚了。”千机老鬼进一步解释道。

    “简直是无敌了!”张舟吐槽道。

    “怎么会是无敌?只要发现,倒是很好杀的。所以整体数量不多,本君所知也不过才发生了十多次。”千机老鬼以为张舟说的是混元怪无可匹敌,一本正经的说。

    “呃……好吧!既然你追杀的那只已经被杀掉了,那林海里的应该不会是混元怪。”张舟笃定地理由是原著里这个世界是白悦华献祭掉的,并没有什么怪物。

    “但愿不是。”千机老鬼只能这么说。

    平安渡过了兽潮,九霄门招收弟子的工作重新开始。因为兽潮里修士们奋勇拼杀的景象太震撼,整个城里的孩子几乎都被带来。哪怕是当杂役弟子也好,凡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沾沾仙气。

    院子里人多吵杂,蓝夕羽为能让张舟好好修养,让陈少璟和凛雪飞陪他在有座茶楼呆着。

    临近中午时郑展颜提着一个食盒找到茶楼里来。她先开口对陈少璟说道:“陈家哥哥,这两天你照顾张师兄也辛苦了。小妹我借了添意楼的厨房做了些小菜,你和十八皇子尝尝。”

    陈少璟见她把饭菜摆到桌子上,只有两个人的分量。皱了皱眉,问道:“郑姑娘,谢谢你的好意。只是这点实在不够我们三个人吃,张舟还有伤在身。”

    “陈哥哥放心,我另外给张师兄准备了清粥,带伤的人要吃清淡些。”说着郑展颜打开下一层食盒,端出一盅清粥来。

    揭开盖子一看,果然是清粥,清澈照影,水米分层,把张舟的眉眼照得清清楚楚。张舟也许久没见过这样的粥了。前世半夜肚子饿的时候他把电饭锅里的剩饭加水随便一按,得出来的就是这种形态的粥。

    对比旁边的小炒,用心程度可见一斑。

    连凛雪飞这个粗线条都皱起眉。

    见陈少璟不动,郑展颜红了眼眶说道:“是小妹手艺不好,拿出来献丑了。”说着她拿起食盒要走。

    “不是!”张舟拉住她,转头对陈少璟说:“陈师兄你们先吃,老板娘也熬了粥的,我要是不吃一会前辈过来不好交代。”

    “也好!”陈少璟点头。他见气氛变得尴尬,就应了张舟。毕竟郑展颜也是好心而来,要是让她哭着回去对天青门不好交代。

    从称呼的亲密度张舟看得出来郑展颜是对陈少璟有意,自觉的找了个借口到隔壁桌烧水煮茶。

    花万卿上午又去探了一遍林海,跟申屠晃宿进了核心结界。两个人也不敢太深入,沿着边缘搜寻了一段,没有比昨天多发现什么。

    等他回到茶楼,看见张舟独自落寞地坐一桌,再看见郑展颜在另一桌,他有些不悦,走过去坐下,拿起茶壶给自己倒茶。

    他喝了一口,抿抿嘴说:“嗯!火候掌握得不错,没有把茶叶煮涩,香料又正好出味。”

    “前辈过奖了。”张舟从他一坐下,就低头,眼观鼻鼻观心。

    “怎么?你怕我?”花万卿看他一副瑟缩的样子和第一次见的时候判若两人。他除了第一次见面,之后便不再对自己有兴趣,甚至有些无视。

    难道第一次见面时他是装的?不会,花万卿看得出当时他的眼神里闪着光芒,这种眼神花万卿在很多人眼睛里看到过,不会有假。但是后来看见他对郑展颜大献殷勤的眼神也是真的。

    如果他对自己有兴趣那一面是装的,为什么?

    花万卿一直觉得张舟有问题,就是想不出关键点在哪。

    “不,不是,晚辈只是怕又,又冒犯了前辈。”

    花万卿翘起嘴角微微一笑,揶揄道:“那你抖什么?”

    张舟忙把手里抖得茶水四溅的茶碗放下。

    “啧!好了!那天吓着你是我不对,我道歉。你也不要在我面前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他能感到张舟是真的怕他,但是真的是因为那天的惊吓吗?

    张舟一半是怕花万卿发现被他骗了,一半确实是对他不动声色就下死手有阴影。

    见张舟死活不肯抬起头来,花万卿有些恼怒。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一名身着纯白衣裳,束着素白发带,手执白色纸扇,扇面狂草书写着“自在”二字的年轻男子踏进茶楼。他环视一圈,眼神停在张舟这一桌上。他面露喜色,大步走过来对着花万卿拱手作揖道:“昨日多谢花真人出手相救,在下奚昊然。”

    张舟听来者报上名号,愣了一下。奚昊然?这个一身穿全白像西门吹雪似的人叫奚昊然?花万卿未来的一号小弟奚昊然?他怎么提前二十年跑出来了?他现在不是应该在西临大陆当二世主玩宅斗吗?而且已经筑基了!

    究竟是自己改变了剧情还是剧情早就不按剧本来了?张舟忽然陷入迷茫。

    “顺手而为,不用记挂。”花万卿喝着茶淡淡应道。

    “没想到在此遇到真人,晚辈欣喜,与真人有缘。”奚昊然一脸狂热看着花万卿。“昨日进城便听到真人在日前英勇护城的壮举,晚辈万分崇拜。晚辈斗胆,想追随前辈左右,甘为前辈马前卒,望前辈不要嫌弃。”

    哇!一上来就这么狂热的告白!张舟看得一愣一愣的。总觉得眼前此人和原著中沉着机智的一号小弟画风不符。

    前面怎么哄都不抬头,现在又盯着另一个人瞧,花万卿看张舟这样子不由得来气。他第一次被人嫌弃至此。

    “我目前还是觉得一个人比较自在。你若想找个依靠,去云路天宫试试看。”花万卿把扇子抖开,轻轻摇了摇。

    “花郎!”楼上传来老板娘的叫声。

    “哎!姑奶奶又有何事?”花万卿懒散的腔调应到,随即起身上楼。

    呼!

    张舟终于松了口气。跟花万卿独处的压力太大,让他连话都不敢说,怕露出马脚。

    奚昊然表忠心被拒绝,见花万卿上楼,也没离开,反而大喇喇坐下,自觉拿起水壶和茶碗倒茶。大口大口的灌了一碗。

    “喂!去拿点茶点来。”他折扇敲敲桌面,把张舟当茶童一般使唤道。

    张舟也不分辩,去找掌柜点了几碟茶点。

    他回来坐下,奚昊然又指使他煮新茶。

    “你在这里多久了?”奚昊然一边扇凉一边问。

    “两天。”

    奚昊然看看张舟,皱皱眉头。显然对他各种嫌弃。

    张舟煮好新茶,替他倒上,夹了几根白雾松松针放进茶碗后推到他面前。他看了看茶碗,嫌弃的把松针挑出来丢掉。“这加的什么玩意?又不能吃。”

    这世界的茶道讲究花式和意境,茶碗里最后加入之物要么养生要么美观。这白雾松的松针有一定的安神作用,加入茶碗后悬针半浮饶有趣味,是大多风雅男士喜爱的花式。甚至衍化出一些从悬针图案占卜的玩法。

    奚昊然似乎对此没有兴趣。

    “张公子,您叫的点心。”小二端着托盘上来,恭敬地把茶点摆上桌。随后又说道:“您的粥还差点火候,老板娘让您别急了吃点心,对身体不好。”

    “好的。”张舟点点头。

    小二走后,奚昊然惊讶道:“原来你不是这里的茶童啊!你早说啊!”

    “你也没问吧?”张舟淡淡地啜一口茶。

    “兄弟,不好意思哈!刚才失礼了。”奚昊然向他拱手道歉。

    “没事,都是小误会。”

    “呃,兄弟,你跟老板娘是?”奚昊然挑挑眉,一脸“你懂的”表情。

    “借地暂住,过两天就走。”

    “那你跟刚才那位花真人是?”

    “前天兽潮,他救我一命。”张舟想了想说道。他也实在不想和花万卿有什么关系,过两天回九霄门就拜拜。

    “哦!”奚昊然一听张舟和花万卿没关系,态度又随便起来。“那,不知兄弟是哪派弟子?”

    “九霄门。”

    张舟看见奚昊然听到九霄门的时表情立即微妙起来。

    “兄弟,相逢就是有缘,听我一句劝。你还是趁早换个师门的好。”奚昊然一副欲言又止,沉痛又苦口婆心的样子说道。

    看到他的样子他的反应,张舟心里有个想法隐隐生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6》,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6章 天字第一号小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6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6章 天字第一号小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