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地主家的儿子

    返回到离城不远,四人听到呼救声,停下来发现有一个白衣年轻人被一颗巨木压着。此处是昨天的战场,被法术波及的树木随时会倒下。这人大约是来捡妖兽尸体的,一时不注意就被树压倒了。

    花万卿降下去御风卷起树干,把年轻男子提出来。

    “哪里受伤了?”蓝夕羽跟在后面问道。

    那人抬头看看花万卿,又看看蓝夕羽,顿时眉开眼笑说道:“我没事了!多谢二位前辈搭救。”

    “嗯,这里的树随时会倒,你自己注意点。”花万卿说完腾空到申屠晃宿身边,说:“你们先回,我去看看张舟说的寒鸦巢。”

    “不多几步路,一起去吧!”蓝夕羽跟上来说。

    另两人也点头。

    四人一同往城北乱葬岗飞去。很快找到那棵筑满寒鸦巢的大树,在一片死寂的林子里显得特别吵闹。

    因之前郑展颜被寒鸦攻击,四人将修为气息释放出来,震慑鸦群。

    “也太吵了。”申屠晃宿嫌弃道。

    鸦群一直围着树上上下下飞,仿佛要阻止他们靠近,又惧怕他们。

    花万卿拿出扇子打开,扇子飞近鸦群扇动两下,刮起大风把鸦群吹散。他接着降落到树下。

    “原来如此。”他看后笑道。伸手拿了扇子往地上轻轻一铲,一只乌黑的雏鸟蹲坐在他扇子的羽毛上,黑漆漆融为一体。雏鸟已经长出硬羽,只是还不会飞。

    鸦群见雏鸟落在他手上,叫得更激烈,又不敢靠近。

    他腾空到树冠上,看看哪个育雏的鸟巢是空的。一只寒鸦在一个空巢上激烈的扑棱,他看过去,巢底垫着成年鸟毛,巢边的枝条间挂着一些亮晶晶的物品,猜想雏鸟应该是这个巢里的。

    等他把雏鸟放进巢里后,那只扑棱的寒鸦立即落到雏鸟旁边用头蹭。雏鸟也同样用蹭的回应。

    此时鸦群也安静下来,大部分落到树上,看着花万卿。

    其他三人在周围查看一圈,没发现什么。四人就直接回到有座茶楼。

    张舟坐在雅间里和太守派来的参谋谈话。

    “他二人一押回来问话就全招了,现在已经画押收监。张公子对他们怎么判……”

    “该怎么判就怎么判,一切按律法来。”张舟心里怨气一出,平静许多,完全没了当时恨不得把那二人挫骨扬灰的冲动。

    “那二人侵吞的不义之财官府全数罚没,原本属于张府的待清点之后会还给张公子。只是需要耗费些时日。”那参谋低眉顺眼,生怕惹恼了眼前的修士。

    “能变卖的都变卖了,帮我把张家的祖坟修葺一新,剩下的用来补贴修城吧!”

    张家只剩他一个,他也不会来这里住,那些产业留着没用。银子什么的他现在也不缺,修真物品都是灵石买卖。

    那参谋详细问了张家祖坟的位置和姓名,记下来后告辞离开。

    蓝夕羽进去,看见他闷闷的趴在桌子上。

    “你还有什么记挂的?”

    “我从没想过原本我也可以是一个二世主,双亲俱在,整天吃饱没事就带着狗腿子上街调戏良家妇女。”

    蓝夕羽坐下,轻轻拍拍他搭在桌子上的手背。“你现在不也挺好的。”

    “是啊!”张舟捉着她的袖子,瓮声说:“我和双亲缘浅,所以美女师叔和小师叔你们都要好好的。”

    看着张舟抿着嘴的样子,蓝夕羽想到刚才被花万卿送回巢里的雏鸟。覆巢之痛可想而知,她心疼握住张舟的手,面上却笑道:“呵!我们倒是不需要你操心,你得好好修炼才能与我们长久。”说完又递给他一条帕子。“眼泪擦擦。”

    “我才没有哭。”张舟接过帕子把脸上的水痕擦了。

    “是,是,睫毛掉眼睛里罢了。”蓝夕羽宠溺的笑着帮他说道。

    “嘿嘿!”张舟恢复笑脸,坐直了说:“又逃过一劫!大难不死,必走桃花运!”

    “唉!要是你小师叔知道你下山一趟都想着这些……”

    “师叔!美女师叔!我错了!回去我一定好好修炼,您可千万别告诉小师叔!”张舟立即哭丧着脸哀求道。

    “那你可记好了,我再说一遍,美色误人。”

    “是!我记住了!”

    “好,我们走吧!”蓝夕羽再次敲打后站起来捋顺衣裙。

    “去哪?”

    “去城主府。你不是也爱美食吗?”

    一听去吃筵席,张舟立即笑嘻嘻站起来。跟着蓝夕羽走出雅间,看见外面茶桌老板娘在倒茶给花万卿、申屠晃宿和商罗敷三人。

    想到这三人的修为,再想到刚才他在雅间里和蓝夕羽说的那些话。张舟的脸刷的一下烧起来。他低着头乖乖跟在蓝夕羽后面,尽量降低存在感。

    护城阵还没修复,蓝夕羽提着张舟转眼间飞到城主府门口。附近的百姓看见五人从天而降,认出他们,立即上来围住。

    “多谢真君和几位真人啊!幸亏有你们护城!”

    “谢谢真君,谢谢三位真人!”

    昨日这四人英勇的风姿已经在臧城传颂开来。见过他们剿杀妖兽的人将他们当做救城的英雄膜拜。于是纷纷向他们道谢,顺便沾沾仙气。

    “你们也要感谢他。”蓝夕羽拉着张舟的手,把他拉到前面。“是他发现兽群只是借道,建议城主打开西门放行,避免了更大的伤亡。”蓝夕羽向百姓解释道。

    “咦?这不是昨天真君从木蛛群里救出来的人吗?”有眼尖的认出了张舟。

    “对!就是他!昨天真君他们在外面苦战,他在城里放水淹东西道。”

    “我还看见他躲在船上,跟着杀妖兽的修士,手一捞,地上妖兽的尸体就不见了!”

    人群里七嘴八舌说起张舟昨天做的事来。虽然没有人指责,但话里俱是他在城危之际在城里捣乱的意思。

    蓝夕羽沉下脸,正要发作,张舟急忙回头阻止她。重新钻回她背后扯扯她衣袖说道:“师叔不要和他们计较。”

    城主府管事一看气氛不对,忙迎五人入府。

    “岂有此理!”蓝夕羽气极骂到。“我要请城主把你的功劳公之于众,为你正名。”

    “不必了!师叔,对于不愿清醒的人就算说一万次,他们也看不见。昨天和你们比起来我确实也没出什么力。”对于某些人,解释了他们反而会认为他别有用心。不想横生枝节,他反过来安抚蓝夕羽道。“反正城主的奖励我已经拿到了。凡人怎么看也影响不到我。”

    他看得开的原因在于原著里昨天本就是花万卿和申屠晃宿的首秀。

    “你……”蓝夕羽点点头,握着他的手说:“回去我跟掌门师兄说,让他再大大的奖励你。”

    “谢谢师叔!”他笑得合不拢嘴,有好处拿才是硬道理,虚名什么的,浮云而已。

    见张舟没有被刚才的事影响,蓝夕羽也松了口气。张舟年纪小,还未筑基,她担心这件事会影响他将来的道基。

    其他三人虽有不平,但面对那些凡人也不好说什么。愚昧无知的人靠说是没有用的,他们只愿看他们想看到的。

    既然张舟自己也开口说算了,他们更没有立场去说。

    筵席上申屠晃宿把林海探查的情况说了。其他派门的代表又各自问了些细节。

    “会不会是异宝已经被人拿了?”仍有人不死心的问。

    “让人丧失神智,还能是什么异宝?催命符倒是真的。”另有人驳斥道。

    “不管是异宝还是变异妖兽,明天起本座会派人到林海搜查,众位若有发现危机,也请迅速通知本座。”城主也歇了寻宝的心思,更担心是异兽留在林海。能让整个林海的飞禽走兽都惧怕,又让人丧失神智,对臧城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张舟依旧低头吃喝,传音给千机老鬼道:“你觉得是什么?”

    “觉得?”千机老鬼嘲讽道:“靠猜的什么可能都有。”

    “那你没点想法?”

    “本君没去现场看过,能怎么想?让人丧失理智的妖兽多的是,魔物也有。如果他们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那就确定是个活物。只能肯定到这点。只要不是混元怪,对本君来说都不是事。”

    说到混元怪,张舟的好奇心又被勾起来。他问:“第二次听你说混元怪了,这到底是什么怪物?让你一直追杀?”

    “本君也不知其来历,此物能在虚空里存活,喜好吞食能量,能将整个世界吸食掉。吾之好友的世界就是被此物所害。”千机老鬼说到后面语气越发沉重。

    “抱歉!提到你的伤心事。”

    “无妨。本君已亲手斩杀了那只孽畜。只是不知此物有多少。”

    “这东西长什么样?”

    “通体赤红,柔软无骨,没有身躯,圆头颅下长七八条软臂。”

    张舟撇撇嘴。“这不是芝麻八爪鱼吗?”他忽然想吃寿司,看来只能哪天自己动手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5》,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5章 地主家的儿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5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5章 地主家的儿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