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探墨渊林海

    “你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去拿。”陈少璟问道。

    这么一问,张舟确实觉得饿了,他说:“好,我想吃……”

    “小舟!”

    张舟话还没说完,就被蓝夕羽忽如其来的叫唤声打断了。

    与她一同进来的还有花万卿和商罗敷。

    “小舟,小粥。”花万卿扇子羽毛掩嘴低声念道,偷偷笑着。

    “师叔,前辈。”张舟急忙起来行礼。

    “师叔祖,前辈。”陈少璟跟着行礼道。

    蓝夕羽免了他们的礼,走过去扶了一把张舟,扣住他的手腕用灵力细细探查一番。确认他恢复情况尚好后松了口气。

    “花道友说是你提的打开西门让兽群通过的法子。你是如何得知兽群只是要借道通过?”她让张舟坐下后问道。

    张舟心里组织了下语言,看着她说道:“我在酒楼上看兽潮冲过来并没有看见飞禽,而前天在城外除了寒鸦也没有别的鸟类,说明能飞的早就飞走了。剩下的走兽类只固定往一个方向冲,后面被打散又聚集起来的那支也直冲东城门,没有回头攻击前线的人,也不攻击城墙。说明它们只想打开门。后来城门破后,涌进城里的妖兽没有上城墙攻击守卫,也没有分散,只攻击了在东西道上的人,更证明了它们只是急于通过城市。”

    “寒鸦没有离开为何你不觉得奇怪?”商罗敷好奇道。

    “寒鸦会飞,地面上的危险对它们来说威胁不大,而且寒鸦以腐肉为生,哪里有战事就意味着哪里有丰富的食物。林海里传来骚乱,以寒鸦贪婪的习性必然不会放过这种饱餐的机会。它们聚集留守反而异常。”

    众人恍然,纷纷点头。

    “张师侄观察入微,本仙子佩服。”商罗敷说着拿出一个方玉匣递给他。“此乃千年紫果,可助你提升修为。”

    张舟受宠若惊,笑嘻嘻接下玉匣。“多谢前辈。”

    “张小友此次功不可没,本座亦有谢礼。”

    城主和申屠晃宿也来到。

    城主捧着一个长玉匣递给张舟。

    “此乃林海所出的三千年玉参,植株完整。”城主把玉匣递给张舟后微微叹气。“城门破之前张小友曾来提醒过本座,是本座刚愎自用。说来惭愧。后来幸有小友不弃,水淹东西道驱离百姓,妖兽入城后才没有造成大量伤亡。”

    说着城主又向蓝夕羽拱手行礼道:“也仰赖九霄门教导有方,才得出张小友这般弟子。此后臧城愿与九霄门一切方便。”

    “城主有所不知,张小友原是臧城之人。”待城主一番赞誉后,一旁沉默许久的花万卿摇摇扇子说道。

    城主一听,面色大喜,忙问道:“不知张小友府上何处?”

    张舟瞄一眼花万卿,只见他摇着扇子挡住下半张脸,完全看不见表情。

    “城南内河崇文巷子口那个院子曾是我家。”

    “曾是?”城主皱皱眉。

    “十八年前那个院子是张家布庄主家大院……”张舟缓缓说出昨天跟踪那两个男人听来的话。

    “他们以为我爹已经客死异乡,我们张家绝户了,算计着过几年把我祖上的尸骨扒出来,把坟地也卖了。”

    “简直是欺人太甚!”申屠晃宿冷不丁大声骂道。

    “是,如真君所言,此等贼人罪大恶极。本座一会回去派人告知凡界知府,按凡界律法将贼人治罪,还张家一个公道。”城主点头道。

    “多谢城主。”张舟心里的憋屈终于疏导通了,激动得想落泪。

    “好了,现在不如想一下兽潮的原因。是异宝还是人为?”见张舟的事有了解决的途径,花万卿又把话题引回兽潮上。

    “想什么想,不如直接去看。”申屠晃宿手肘碰了碰他的手臂。

    “那众位觉得如何?”花万卿看看其他人。

    “可。”

    “可。”

    蓝夕羽和商罗敷点头。

    “那就有劳众位,本座晚上在府中设宴以待。”城主向其余人拱手作揖道。

    城内清理工作还在进行,城主此时离不开也是情有可原,其余四人都能理解。

    蓝夕羽交代了一番陈少璟照顾好张舟后跟着其他人离开茶楼。

    不一会老板娘腰肢扭扭端着一大盅碎肉粥进来。

    张舟和陈少璟面面相觑,他们什么时候点了肉粥?

    城内的清理工作有条不紊进行着,动物尸体并不是清理的要点,在兽潮过去后修士们开始了如火如荼的捡尸行动,把妖兽和精怪的尸体围抢一空。剩下的普通野兽也被凡人捡去扒皮剔骨兼加菜了。脚夫们忙里忙外清的是打斗中破坏的街道和建筑。被兽群踏过的路面也破损不堪,两边的房子撞倒了不少。

    花万卿、申屠晃宿、蓝夕羽和商罗敷四人沿着兽群通过的痕迹一路追至兽潮起始的地方。

    墨渊林海核心的边缘。这里曾聚集了许多妖兽,地上各种踩踏过的痕迹。

    林海核心被一层上古法阵掩盖,法阵内阳光进不去,神识扩展不了,目力也限制在十步之内。因此得名墨渊。

    在林海核心的边缘,四人探查一番后找到一堆雕花木碎片,一些炸开的残躯。从红色的破碎丝质衣服推测此人很大可能是赤珊蛇姬,毕竟谁也没见过赤珊蛇姬的脸。

    “出门带卧榻,除了赤珊蛇姬也没谁了。”花万卿踢了踢脚下的雕花断木片。这些木块显然是一张雕花木榻的碎片。

    商罗敷仔细看了尸体碎块后说道:“她是从身体里炸开的,没有术法灼伤,像是灵气爆裂。她遇到了什么要自爆丹田?”

    “软玉烟!”

    其余三人异口同声道。

    商罗敷抬起头看看他们,对他们如此默契的回答感到奇怪。

    蓝夕羽微微红着脸看向别处。

    “咳!”花万卿干咳一声后说:“前天晚上疯道人跟灵修派御影公子打起来。御影公子每次作案都会使用软玉烟,我们能想到不奇怪。”

    “倒是我大意了。”商罗敷道歉。蓝夕羽给她的玉简里也提过御影公子一事,只是她注意力在赤珊蛇姬,忽略了。

    她根本想不到这三人为软玉烟差点打起来。

    “赤珊蛇姬怎么会自己用软玉烟?”商罗敷又问。

    “御影公子下的?”申屠晃宿猜。“见色起意?”

    “不会,他们练的一样的功法,不能互相采补。而且赤珊蛇姬自己会解毒。”花万卿摇摇头。

    “说明她已经失去意识。”

    蓝夕羽接口说道。

    “很可能。”花万卿抬起头看着结界里如黑夜一般的景色。“御影公子可能在里面。”

    商罗敷站起来转身看着结界内。

    “你们等着。”申屠晃宿说着化出护体光飞入结界内。

    三人默默等了一刻钟,滋滋响的紫色电球飞快从结界内蹿出来。

    申屠晃宿现出真身,往地上甩出一堆黑布。

    蓝夕羽一甩袖子,把地上的黑布掀过来,也是炸碎的尸体。包着黑布的头颅脸上戴着白色的面具,面具是张笑如鬼魅的脸,两道红色从额头经过眼孔往下到面具边缘,看起来似两道血泪。

    从面具看此人应是御影公子。

    “也是一样的死法。”商罗敷观察后说道。

    “他是从外面跑进去才死的。”申屠晃宿说。

    “储物袋都还在。”花万卿说着凌空抓取一个储物袋,打开了看看。“财物都在。看来他们是自己神智错乱,给自己下了软玉烟或者是互相下。”

    “跟兽潮的关系呢?”申屠晃宿问。

    众人又是一阵沉默,各人分头又查看了一番。

    “这里!”蓝夕羽发现了一个法阵的痕迹,招呼其他人过去。

    “这是一个聚灵阵,中间嵌入一个扩音阵。已经被破坏了。”

    她蹲下指着眼前杂草伏倒的痕迹,又指指前方一块岩石。

    花万卿走过去从岩石上拿下一块黑色圆形表面布满孔洞的石头。

    “留影石。”他说着往石头里灌入灵力。

    顿时石头发出嘶嘶吼吼的声音。

    “兽语。”他说。

    “会不会是她为了异宝用兽语操纵妖兽?张师侄说林海里有让兽群逃离的东西。是不是异宝?”商罗敷猜测道。

    “人死了,东西都在这,没有什么异常。一切都只能是推测。”花万卿摇摇头。“看起来不像有什么异宝,倒像是她用兽语招来了妖兽都害怕的东西,那东西让他们丧失神智。”

    “法阵是妖兽或精怪破坏的,可能是阻止法阵继续招来那东西。”蓝夕羽指指一处几道平行的翻土痕迹划断了法阵。

    “那东西还在这里吗?”商罗敷忽然紧张起来。

    一句话引得其余三人做好防御准备。

    “可能,也许跟着御影公子进了核心结界内,也许在附近什么地方。”花万卿谨慎的说。“我们先离开,这东西能让人丧失神智,在没露面之前都不好防范。”

    其余三人点头,腾空直接从林子上方离开林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4》,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4章 探墨渊林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4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4章 探墨渊林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