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英雄的代价

    城门又涌入一波妖兽,这波精怪数量比较多,而且个头大,像蜘蛛的外形,身上长着藤木,还带着淡淡的小白花。腿爪尖锐,一爪一个坑,能上房上树又能跳跃,千机老鬼大百科告知这种精怪就叫木蛛。

    一只木蛛跳起来,越过张舟头顶,落在陈少璟背后。

    “小心!”张舟来不及多想,朝着陈少璟跳下去,把他推开。

    “张舟!”陈少璟翻了几个跟头,回头看见木蛛抬起两条前腿对着张舟扎下去。

    砰!

    张舟身上亮起一道金色护罩,把那只木蛛弹开。

    “诶!嘿嘿!没事。”张舟爬起来笑笑。幸好还有蓝夕羽给的护身发带。

    突然他觉得背后一阵剧痛贯穿胸口,低头一看,一支染血尖锐的爪子穿在正胸,白色的发带断成两截落到地上,迅速被地上的血水染红。随即他整个人被提起来甩。

    “张舟!”陈少璟嘶吼着冲过去往那只木蛛狂砸火球。

    不断有木蛛围上来,层层叠叠,被火球灼烧的吱吱乱叫,发出阵阵焦臭。陈少璟已经顾不上自己,他只想着把张舟从那只木蛛身上弄下来。

    “小舟!”蓝夕羽感应到自己做的替身符被破,跃上墙头正好看见张舟被刺穿的一幕。

    “阿晃!”花万卿在城门顶上也正好看见,他朝身边最近的人叫道。

    申屠晃宿点点头,瞬息移到张舟和陈少璟身边,一道闪电劈在木蛛身上,随即挥剑一斩,把串着张舟的长爪砍断。

    一阵风卷过来,把张舟和陈少璟带出木蛛的包围。

    蓝夕羽陷入兽潮中无法抽身,还有更多弟子需要她看顾,心焦之际看见花万卿把人带走,只好暂且把精力转回杀妖兽中。

    “我才刚把你救回来没多久,怎么你又遇到这种事。”花万卿带着沙哑的声音让他的话增添几分揶揄,他不断往少年身上输送灵力护住心脉,抱着少年乘风飞速往有座茶楼。

    “我……也不想……人衰……没办法……”张舟勉强笑道,嘴角随着他说话不断溢出血水,每动一下胸口就一阵剧痛,让他嘴唇直哆嗦。

    他不想死,但是看见木蛛偷袭陈少璟那一刻他身体比脑子快了半分,跳下去再后悔也来不及了。冲动是魔鬼!他想他明白前世新闻里那些奋不顾身救人的英雄当时的想法了。就是,根本没有想法。

    或许是长期受五讲四美的熏陶有关吧!张舟心里苦笑。

    老板娘看见花万卿抱着个血淋淋的人进来,马上带他上楼安置。

    “四娘,麻烦你去准备干净的水。”花万卿扶着张舟坐在榻上,交代道。

    一直跟在后面的陈少璟忙对老板娘说:“我也来帮忙。”

    花万卿在两人离开后拿出蓝夕羽之前给的玉匣,打开,拿出一朵白雾萦绕白玉如意外观的仙芝。他把仙芝抛到半空,单手掐诀,在仙芝外形成一个圆形气罩,然后对着气罩内吹一口气,顿时气罩内燃起一片赤色火焰。

    几息之后火焰消退,原本玉石质地的仙芝炼化成液状。

    “你喝下去。”

    花万卿勾勾手指,把气罩招到张舟面前。

    张舟开嘴轻轻一吸,所有的药液全吸进口中。没有预料中的烫,反而是冰凉润喉,一下全滑进喉咙里。

    直接撕开张舟的上衣,花万卿气凝指尖,在他后颈穴位一路按下,把仙芝玉蓉的液体引导至心脉。

    护好心脉,陈少璟也端着热水盆进来。

    “你扶着。”花万卿让出位置给陈少璟,让他一手扶人一手扶稳张舟背后凸出的木蛛断爪。

    待他扶好张舟后,花万卿点了伤口近处的穴道,随后拿出一把匕首,平着张舟胸口利落一划,把木蛛爪切成两截。断开的木蛛爪切面结霜,组织液被冻在壳里。他把前面切下来那段丢地上,然后气凝手掌往张舟胸口一拍,把后面半截逼出身体。

    顿时一个血窟窿出现在张舟身上,陈少璟倒吸一口凉气。

    花万卿皱了皱眉,让陈少璟再去端盆水来。

    “膻中穴破,换其他人不死也废了。”他先把张舟背后的血迹擦干净,撒上去腐生肌的外伤药粉。仙芝玉蓉自心脉经由心脏起搏将药效扩散到全身,配合外伤药,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花万卿心中不禁为仙级的药效惊叹。

    张舟安静的随他折腾,他已经痛得没有力气,随时想睡过去。怎么也想不到花万卿会把保命的仙药就这么用在他身上,也就强忍下了所有不适。

    陈少璟端来第二盆热水,花万卿又指使他把前面一盆血水倒掉。

    等前后都撒上外伤药,花万卿拿布条给他围上包扎好,最后给他把脸弄干净。他出奇的安静,并没有因为伤痛哼哼唧唧的表现让花万卿有些出乎意料。

    “多谢……前辈……”

    “行了,算我们扯平了。”花万卿把他放躺下。“你说你一炼气期跑那里凑什么热闹?”

    “兽潮……要去……苍梧,路过……臧城……开西门……”张舟几乎竭尽全力才把话说完。

    花万卿抱着手臂俯视着张舟苍白半死的脸,沉默了好一会。“行,我知道了!”他撂下一句话后直接从窗口跳出去。

    陈少璟蹲在房门口。悔恨、羞愧、内疚、庆幸,此时他内心的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的。

    由申屠晃宿出面,说服了城主打开西面城门放兽群通过。

    由于之前张舟水淹东西大道,这条路上的居民早就走光了。在城主放行后,兽群也懒得和人类纠缠,纷纷往西狂奔。

    这兽潮就这么过去了,总共死亡人数十一人,其中有五人是兽潮破城后来不及逃走的大道两边居民。

    仙芝玉蓉不愧是仙品,张舟睡到第二天中午就能自己起身了。他摸摸胸口,除了还有点疼,已经没什么问题。

    “多亏花万卿拿了仙芝玉蓉救你,不然救得回来也是废人一个。”千机老鬼直接传音进他脑子里说。

    “就是,你快点谢谢他。”张舟没好气应到。

    “关本君什么事?他救的又不是本君。”千机老鬼问。

    “要是我死了或者废了,你找谁练《五蕴归元诀》?救我不就等于救你了吗?”

    “强词夺理!”千机老鬼气得直叫。

    提到仙芝玉蓉张舟心里就发虚,也许别人当做是花万卿威吓之后的补偿,但知道原著剧情的他没法心安理得当做扯平。毕竟他已经先把千机镯据为己有了。

    听到屋内有动静,一直守着门的陈少璟敲了敲门问道:“张师弟,你醒了吗?”

    “哦!我,我没事了。”听到陈少璟关心的声音,张舟一时不习惯。

    陈少璟给蓝夕羽发了传讯符后推门进去,看到张舟已经穿好了衣服站起来。

    “你怎么起来了?”他赶紧过去扶着。

    张舟客气地抽回手臂忙说:“我没事了!”

    “别逞强,师叔祖说你只是表面伤口愈合。你中丹田破损,完全愈合之前不能运气,要好好养着。”陈少璟硬是把他按回榻上。

    “张舟,谢谢你救了我。”

    本想解释说自己没那么脆弱,咋一听到陈少璟的道谢,张舟反而噎住了。

    “这……没什么!同,同门之谊,应该的。”沉默了好一会,张舟干笑两声说。

    “我之前那么欺负你,你还念及同门之谊,让我惭愧。”说着陈少璟撩起衣服下摆在榻前跪下,向张舟磕头。“以往之错,请师叔责罚。”

    “我x!别跪了!快起来!”他这么一跪一拜,把张舟吓得毛都炸了。这画风转变太快,他接受不了,赶紧把陈少璟拉起来。“以前的事就算了,反正我现在也好好的。”

    “师叔……”陈少璟从没想过张舟会对他如此宽容,他已经做好了被翻旧账的准备,却被他一句话带过,不禁有些感动。

    昨天死里逃生,陈少璟恍然如梦初醒,对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深深忏悔。经过一晚上的反省,他仿佛感觉到自己重新活了过来。张舟那舍命一扑彻底改变了他,否则他现在只是一具尸体。

    “哎呀!别!你还是叫我名字吧!你你转变太快我适应不了。”张舟很直接的对他说。“你比我大,修为比我高,而且我师尊又没了。外面人问起来解释很麻烦。你就照旧喊我名字得了。”

    “是。”陈少璟听他说完,笑了。其实这个人除了修为差,也没什么不好的。他心里想。

    看见昨天还对他大呼小叫的人今天站在面前对他笑,张舟是有些无语。他想起下船之前跟陈少璟吵架时忽然闪过却没在意的念头。原著里兽潮之后就没再出现这个人的名字,明明他的妹妹之一陈岚秋就是花万卿的后宫,陈家也是唯一留下的世家,作为少主这么重要的角色却没有再出现过,说明什么?

    原本在兽潮里九霄门折损的几个弟子,陈少璟也许就是其中一个。

    这样一来关于擎羊峰陈珏反水逼死萧玄一事就有了原因。原著里出现的人物太多,并不会把一些次要人物的转变说得太细。张舟在事情之后串联起来才想得通。

    原来不经意间他又改变了一次剧情。

    变就变吧!剧情越歪越好,花万卿和白悦华永远不要碰头最好,虽然不可能……张舟心里想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3》,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3章 英雄的代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3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3章 英雄的代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