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兽潮攻城

    花万卿缩地术,身形闪现向最先吹响号角的城东移动。

    张舟脸色煞白,不知是不是自己带歪了剧情的缘故,本应两天后的兽潮提前了。

    “你个炼气期别去捣乱,回院子里呆着!”陈少璟吼完掐个乘风诀加速跑向城东。

    号角吹响,城里顿时乱成一锅粥。筑基以上修士赶向城东。凡人没头苍蝇似的抱头乱串,随处可见惊慌哭喊的妇女和孩子。虽然城主及各派已经提前得到消息,但事情紧接着就来了,总是有些措手不及。

    张舟仗着有云舟在手,想到万一护城阵破了城内空禁也跟着破,他跳上云舟上天就没事了。他拍了张轻身符给自己,绕绕弯弯躲开乱跑的凡人,也向城东走去。

    花万卿、蓝夕羽、商罗敷、城主等几名金丹修士站在城墙上。一个紫电光团极速飞近,现出真身,是申屠晃宿。

    “林海深处的妖兽和林精都向着臧城直冲,似乎有什么正在把他们赶出森林。必须马上截杀,等靠近就来不及了。”申屠晃宿浮身在城外,表情严肃地说。“城主还请坐镇城中。”

    众人听言,除了城主及属下守城,其他修士皆纷纷跳下城墙御器飞向五里外林中骚乱处。

    申屠晃宿化身电球率先抵达,半空引下闪电阵直劈兽群。趁着无人尽可能多劈几下,花万卿靠近后他便收了电网,甩出长剑。

    花万卿双手执火,御风卷起火龙冲进兽群。

    无法计数的各类野兽妖兽夹杂着各种形体的林木精怪穿过树木之间,密密麻麻如潮水涌向一个方向。奔腾的声势让在场的人心里发怵。

    事发突然,众人之间毫无战术可言。只求最大限度的击杀野兽。元婴金丹修士在最前大范围阻挡,钟鸣、云文彦等筑基圆满的修士紧跟在金丹阵线后面,把从前方杀阵拖命闯过来比较难缠的妖兽和林精逐个挑出来击杀。

    随着时间流逝,原本一股直流的兽潮随着阻挡的人群慢慢横向扩散。狙杀阵线不知不觉中拉长,于是开始有妖兽突破人群,往臧城继续直奔。

    林海边缘与城墙之间是一片两百丈宽的草木过渡带,几近平坦没有阻碍,漏网的妖兽又在此重新集结拧成兽潮。

    城墙有护城法阵加持,还能顶住妖兽撞击。城主指挥着下属奋力斩杀着靠近城墙的兽群。陈少璟和申屠明秀等初筑基的修士在城墙上配合守城。

    张舟在城里找了一个高处的阁楼观看城外战况。总有胆大的喜欢看热闹,因此可观看的阁楼都聚满了人。有和张舟一样的炼气期修士,也有会拳脚功夫的凡人,以及毫无依仗拼死看热闹的普通人。

    渐渐开始有胆大的叫卖零食小吃。

    张舟抓了把松子慢慢嗑。远远看着几里地外像放烟花似的各种光芒。

    “林海里似乎有什么让妖兽和精怪们害怕的东西,让它们想逃离林海到苍梧山上去。臧城正好挡住去路。”千机老鬼观察后在他脑子里说。“没有飞禽,应该是早就飞走了。”

    “难道真的有异宝?”

    “没有。发出红光那阵子此地灵气并无异常,除非那异宝与千机镯一样不需要灵气驱动。”千机老鬼肯定道。

    “那你觉得会是什么让妖兽们害怕?”野兽也就罢了,妖兽已经具备了一定的修为,不是那么容易猎杀的。张舟也实在好奇得紧。

    “有妖兽变异,或者魔物现世。”

    “可能真的是有什么妖兽变异了。”张舟结合原著想了想,选择了前一个选项。

    千机老鬼不知他为何选第一项,但也没反驳他。

    “东北角!”忽然有人大喊一声。

    众人望去,东北角林子树冠攒动,远远传来奔腾的蹄声,快速向臧城冲来。没有人去阻挡这一群分流出来的妖兽,越来越逼近城墙。

    阁楼上忽然变得极其安静,似乎大家都屏着呼吸默默等待决定命运的某一刻。

    申屠晃宿看见了那一支分流,喊了花万卿一声。花万卿旋风夹火卷出一条路冲向申屠晃宿。

    申屠晃宿拉到他的手瞬间化出电光,携带着他急速冲向分流的兽群。

    巨大的火龙卷夹杂着闪电砸进兽群里,发出轰鸣巨响,所到之处一片焦黑。

    阁楼里的人紧紧锁定那片焦黑之处,大气不敢出。

    然而两人之力毕竟有限,冲散的兽群很快又聚合一起,向东门冲来。

    张舟看着东门进来的大路,瞬间明白了妖兽的目的。这些妖兽只是想撞开东门直奔西门。他赶忙下楼拍张轻身符给自己,直奔东门城楼上的城主。

    “荒谬!”

    城主在听他说要清开东西门之间路上的人,打开东西城门让妖兽通过的言辞后,呵斥了一声,令人把他赶走。

    “张舟!你来这里凑什么热闹?我不是叫你回院子里呆着吗?快滚回去!”

    在城墙上施法术的陈少璟看见他被城主轰出城楼,冲过来就骂。

    张舟只好悻悻下了城墙。看着城门发出砰砰砰的撞击声,他也只能干着急。他也明白这是一个以实力说话的世界,以他现在的修为,说破嘴也不会有人听。他一向不会死缠烂打。

    “嗯?你这是做什么?”千机老鬼看他拿出一叠低阶水纹咒往大路上撒,疑惑问道。

    “水漫金山寺。”张舟淡淡说道。

    “喂!你在干什么?”被淹的大路两旁的居民冲他叫喊。“这个时候你不出去帮忙就算了,竟然在城里捣乱!”

    “发大水咯!快跑啊!”张舟也不解释,反正只是浪费时间。他因贴了轻身咒踩在水面上一路往西门走一路扔,这些低阶水纹咒是他这些年练习积攒下来的,所以不要钱的随便扔。但还不够,水会往更低的地方流走。

    他跑一趟回到东门,仍然有些顽固的人没有离开,只是站到楼梯或二楼上。

    已经来不及赶人了,张舟一手捏着冰冻符箓,一边继续扔水纹咒。忽然间一声巨响,护城阵破了,紧接着城门破开。一大群各式各样的动物嚎叫着涌进城里。

    张舟看见先冲进来的踩到水中,远远就扔冰冻符箓,瞬间一波动物的脚被冻在路上。

    原先固执的居民见状才晓得张舟的苦心,赶紧踩着冰面连滚带爬离开东西大道。

    后面的动物踩着被冻着的动物身体继续涌进来。被踩踏的动物发出阵阵哀鸣。很快就有妖兽扑到张舟面前。

    张舟抽出木剑,剑身凝气,经过这些年特训,尽管只是基础剑式,但都是本能的起招应对。格挡、挑、劈、刺,一气呵成,几下就斩杀一只。第一次杀比鱼大的动物,他既紧张又刺激,肾上腺激素分泌旺盛,让他一时兴奋不已,忘了即将被兽群淹没的恐怖。

    城墙上的人也逐渐转移下来,张舟总算没被动物包围。

    “呀呵!原来你竟然是剑修?”千机老鬼趁他喘息的空挡调侃道。“本君就奇怪你整天砸符纸怎么会炼出这么强健的体魄。”

    张舟嘚瑟道:“你才认识我几天?”

    “剑修需以身证道,不为外物所动。你心志软弱,难成大道。”千机老鬼随即评价说。

    “你知道什么叫人艰不拆吗?”

    “什么叫人奸不差?”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张舟翻个白眼,干脆唱道。

    “难得你还有自知之明,也不算一无是处。”

    张舟还想顶回去,一转头看见一个跑不及的居民被一只螳螂状的林精夹成两截,肠流一地。断开的身体一直抽搐着。

    “呕!”

    他立即稀里哗啦把午饭吐了出来。

    “你怎么还在这?快招你的船出来!快!”陈少璟杀过来冲他直叫。

    他只好捂着嘴招出云舟。陈少璟一把抓住他的腰带,把他丢云舟上。

    趴在云舟里休息了一会,张舟看着一地的动物尸体,想起他有个炼妖壶,不,叫化生玉净瓶。于是架着云舟在半空收妖兽的尸体。

    城东林子里的战线渐渐往后移,离城墙不过百来丈。一是兽群数量庞大,二是经过连番大片火力输出,准备不足的修士后继无力。

    整个阵线从横向延长变成径向延长。从城东树林到城内东西大道上。

    张舟看着各种林精的尸体,像昆虫又像野兽,但身体上长着叶子,有些还在头顶开了朵大花,只是是吃肉的花罢了,他一种一种的问千机老鬼。他在想玉净瓶能不能炼化这些精怪的尸体。

    让他自己去杀妖兽实在太麻烦,遇到兽潮也是个机会,就这么白白浪费实在是太可惜了。他想过后决定连林精的尸体也收了。和妖兽尸体一起通通丢进千机镯的无底洞里。反正他现在只能用到这个功能。

    众人杀得应接不暇,自然没人注意到他这种在背后捡尸的无节操小动作。这也是他不想放过这次机会的原因。

    捡到他手软,趴在船里休息一会。转头看见不远处陈少璟杀得气喘吁吁,显得有些体力不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2》,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2章 兽潮攻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2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2章 兽潮攻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