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海底针

    张舟难掩心里的喜悦,一路蹦蹦跳跳眉飞色舞地回院子。剧情彻底歪了,再也不用担心九霄门被花万卿灭掉,他怎么能不开心?从此可以安心修炼,安心撩妹了。

    蓝夕羽只当他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刚想提醒他几句以后要专心修炼。就见他拉了新收的女弟子问郑展颜在不在后院。

    那女孩摇摇头说不在,问她知不知道人去哪了,女孩也还是摇头。张舟正想回头问蓝夕羽,正好刚回来的纪珞裳撞见这一幕。

    纪珞裳上前给蓝夕羽行礼后说道:“我方才路过添意楼见郑师妹和其他天青门弟子在一起。”

    “师叔!”得知郑家妹子行踪后,张舟眼神求道。

    蓝夕羽拿出一块玉简,右手食指凌空比划几下后递给他。“拿给天青门领队,让他们提高防备。”

    “是!”张舟接过玉简一溜烟跑了。

    蓝夕羽看着他背影叹了口气,她何尝不是暗自庆幸。昨夜的事也暴露了她太大意,危机感不足。幸好淙清发现端倪,幸好顺利解毒。

    此时再看他对郑展颜更有兴趣,蓝夕羽更是满心欣慰。

    在张舟离开后,蓝夕羽将灵修派赤珊蛇姬在臧城一事通过传讯符发给还未回来的弟子,让纪珞裳再回头跑一趟。接着在院子里加几层护阵以防万一。

    添意楼就是昨晚吃饭的酒楼,张舟一回生两回熟,直直跑到了酒楼外。

    一进门就看见郑展颜和几个同色系弟子服的男女分三桌坐一起。张舟撒眼望去,就看见陈少璟和凛雪飞也在。

    “张师弟,你也来吃饭啊?”陈少璟笑吟吟打招呼道。

    “陈师兄。”张舟敷衍的打声招呼,走近郑展颜说道:“郑师妹,劳烦引荐贵派领队。”

    “本仙子就是。”坐最里面的一名冷面美女开口道。“天青门泽长峰广浩真君座下,商罗敷。”

    从商罗敷隐隐透出的威压看来,是名金丹修士。张舟毕恭毕敬走过去,双手奉上蓝夕羽给的玉简:“晚辈九霄门张舟,奉师叔蓝夕羽真人之命将此简带给商仙子过目。”

    经昨天冒犯花万卿一事,蓝夕羽给张舟恶补了修真界的礼数。筑基修士称为上人,金丹修士称为真人,元婴以上为真君,渡劫后称为仙君。女修一般筑基之后都称为仙子,渡劫后与男修一样称为仙君。而女修中也有少数与男修一样称号的,比如蓝夕羽及其母白明昭。

    商罗敷抬手凌空一抓,将玉简转入手中,凝识手指轻点玉简。看罢内容,她不禁眉间轻皱。“林海之事我已听陈家少主和郑师侄说了。但这灵修派少掌门你们确定在臧城?”

    “昨夜晚辈听御影公子亲口说出。”张舟答道。

    “有劳张师侄跑这趟。天青门弟子听令,夜间两人一组轮流值守。”灵修派的出现让商罗敷不得不把警戒度提高等级。

    正事办完,商罗敷为表达他出手救了门人,邀请他一道吃午饭。他求之不得,自来熟的坐到郑展颜旁边。

    昨天是郑展颜给他布菜,今天换成他大献殷勤。

    江管事正在吩咐下属提高戒备,随时应战,保护好圆方阁。忽然感到一阵冷风拂过,他脖子一缩,斜眼看见花万卿抿紧嘴唇看着斜对面的添意楼。不知老板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

    花万卿站在二楼窗边,透过窗格把斜对面酒楼大堂里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他正看着张舟一脸谄媚地给旁边女子布菜。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到底是什么不对又说不上来。

    从张舟醒来又哭又笑开始,一股莫名的感觉一直在干扰他。总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但究竟该怎样才对?想不出头绪让他恼怒。

    酒楼这边郑展颜温婉有礼的阻止了张舟的行为。张舟以为她是因在同门面前害羞,就收回了手。

    “张师弟,今天一早你就出去了,后来又听你在隔壁嚎哭。是不是云路天宫的人欺负你了?”陈少璟似担心的问道。

    这一问,郑展颜也放慢了夹菜的手,扭头看了看他。“张师兄,是不是那个明秀仙子为难你?”

    被陈少璟在郑家妹子面前戳爆他跑隔壁嚎哭,张舟的脸瞬间涨成猪肝色。

    “没,没有。只是误会,已经没事了,都说清楚了。”张舟支支吾吾,此刻心里猛戳御影公子的小人。他总不能说昨晚被采花贼捉了,暗骂灵修派果然是专门恶心人的苍蝇。多少人吃了亏顾及颜面不能说。

    陈少璟筷子戳戳碗底,一脸认真地说:“臧城现在乱得很,你还没筑基就不要不吭声乱跑。你不知师叔祖听到隔壁传出你的哭声把她急得直接破了护阵就闯进去。幸好云路天宫也没计较,不然两派就有大麻烦了。”

    “嗯?原来张师兄还没筑基?”郑展颜满脸惊讶地问。

    张舟低头抠抠鼻梁,尴尬地解释说:“那个,云舟就是一件飞行法宝。”

    郑展颜感觉到他的尴尬,干咳一声笑道:“幸好张师兄有此法宝,才能救我。”

    张舟干笑几声低头扒饭。

    后面饭桌上没有他插得上嘴的话题。郑展颜和陈少璟等人聊的尽是些家族之间的八卦。

    “哼!这回回去以后你就好好修炼吧!”千机老鬼适时跑出来给他添堵。“不过你这陈师兄真不厚道,竟然在郑姑娘面前落你面子。郑姑娘会不会嫌弃你了?也真是小气量。”

    “别乱说。郑姑娘和我没什么。”张舟随便夹口菜塞嘴里,闷闷嚼着。

    “什么叫没什么?本君又没瞎。昨天你们俩还郎情妾意眉来眼去。”千机老鬼在他脑子里不满地哼哼。

    “什么郎情妾意?昨天你有听到我和郑姑娘说了什么吗?”

    “这倒没有。但是她收下你送的发簪不是吗?”

    “那也不代表什么。啧!你就别乱猜了!论女人你不如我懂的多。郑姑娘打一开始就只认为我是个好人而已。”

    千机老鬼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又似乎是这么回事,嘟嚷道:“哼!你就是姑娘的事懂太多才只是炼气九层。”

    “……”

    张舟气结,干脆闷声专注吃饭。过一会他被后面隔桌的聊天引起注意。他回头瞄了一眼,那桌一台菜吃得七零八落,撂下几个空碗酒杯,还剩两个穿着丝缎外袍的中年男人醉醺醺的吹牛。

    他听到其中一个头戴冠帽的得意洋洋提到“十八年前”、“张家布庄”的字眼。另一个戴幞头的捋着山羊胡子羡慕道:“还是曾哥你有本事。”

    张舟竖起耳朵想听个详细,那戴冠帽唤曾哥的却拍出一块碎银子喊埋单。

    张舟敷衍地跟郑展颜说了一声“先走一步”,又进去跟喝着茶的商罗敷道别。急匆匆赶出去追那两个男人。

    街道上两个男人走得摇摇摆摆,很好辨认。张舟隔着五步的距离跟在后面。

    “哈哈哈!张家祖坟如今都是杂草,那张德安怕是死在外面了吧!”那曾哥笑哈哈说。

    “张家绝户,再过几年就可以把那堆老骨头扒了,把那块风水穴拿来转卖又是一笔好价钱。”

    “没错没错。呵呵!张渔庆那臭老头永远也没想到他儿子会落入我们的算计。张德安自己又借酒浇愁变成酒鬼,那也是他的命。”

    张舟一路听着两个醉汉得意忘形的回忆当年是如何引诱他那死鬼老爹陷入赌局不能自拔,如何与赌场勾结伪造高利贷借据,如何骗他死鬼老爹拿布庄来抵押,如何一步步把张家侵吞。说到兴奋之处不忘嘲笑他死鬼老爹如何如何蠢。

    直听得张舟两耳轰鸣,胸口闷痛。他把手指捏得咔咔响。

    跟到一个人少的巷子口,他抬手正要把捏在手里许久的火炎咒打出去。

    千机老鬼喊停都不行之时,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阻止了他。

    “你疯了?用这种手段对付凡人?”陈少璟把他拽住。

    看他脸色凝重离开酒楼,陈少璟就觉得他不对劲。一路过来不论怎么整他也从未见他露出过这种表情,于是也匆匆道别跟了出来。

    “这是他们欠我的!”张舟瞪着陈少璟,眼中露出一丝狠厉,身体却抖个不停。

    “凡界有凡界的规矩,被其他修士发现你用术法杀凡人,不管你有天大的理由,谁也保不住你。”陈少璟抽走他手里的符纸。“你自己不争气我不管,但不许你毁了九霄门的名声。”

    尽管张舟和陈少璟不对付,但他这么一说,张舟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理,便泄了气一般低下头。

    “你看你,抖成这样。鸡都没杀过,还想学别人杀人。没出息!”陈少璟不客气的喷他。“多动脑子少冲动,至少也得想好怎么毁尸灭迹。”

    “哼!”张舟死鸭子嘴硬,扭头不理他。

    花万卿隐在别处,他也是看到张舟脸色有异就远远跟着。把整个事情经过看在眼里,此时见陈少璟成功阻止了他的一时冲动,转身准备离开。

    忽然天际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城里一声一声响起沉厚的号角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1》,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1章 海底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1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1章 海底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