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大难不死

    日上三竿,张舟动了动眼皮,从榻上支起身子,迷迷糊糊看到屋里坐着个人。他揉揉眼睛再看。

    那个榻前案桌旁,披散着长发,在素白的中衣外批件墨蓝袍子,拿着支水烟管吞云吐雾,尽显风流的人,不是花万卿是谁?

    张舟意识回笼,顿时清醒过来。想起半夜里发生的事,低头看看自己袒胸露背,花万卿又一副事后烟的样子。他鼻子一酸,一阵涩然。

    前世今生加起来保存了五十四年的魔法师就这么被破功了!还不是给妹子的!想到伤心处,泪千行。

    花万卿冷眼看着榻上的人泪眼迷蒙越嚎越大声。心里冷笑,接下来就是要他负责了吧?再看他一把鼻涕一把泪,不耐烦地准备开口解释。

    “你哭什么哭?屁事都没有,你裤子都好好的穿着。”张舟嚎得正伤心,千机老鬼忽然在他脑子里嚷道。

    “诶?”张舟马上停下,掀开被子动了动屁股,好像什么异常都没有。“嘿嘿!我没事!我没事!”他立即破涕为笑!

    “老鬼,究竟怎么回事?”张舟愉快地下地找衣服,看见中衣被撕一地了,只好从乾坤袋里拿件新的穿上。

    “幸亏你身上戴着个万年寒魄髓,这个花万卿利用阴阳引气之法催动你吸收万年寒魄髓的水灵气。你肉身为阳,寒魄髓为阴,一边把你身体里被软玉烟催动的灵气导出来,慢慢把软玉烟逼出。你好好感谢人家吧!被你折腾了一宿。”千机老鬼慢慢解释给他听。

    “谢谢前辈帮我解毒!”张舟穿好中衣转身向着花万卿拱手一拜,高兴道。

    亲眼目睹这个少年上一刻还在啕嚎大哭,一瞬间又立即破涕为笑,花万卿对这迅速变脸的态度微不可查的皱皱眉。或许是他发现哭喊负责并没有用,转换成另一种方式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花万卿正欲把他打发走,房门突然被破开,碎成几块落在地上。

    蓝夕羽怒容满面地冲进来,申屠兄妹跟在后面。屋里两人仅穿中衣的样子落在众人眼里。

    “诶?花大哥!没想到你还喜欢男的?”申屠明秀嘴快说道。

    “花万卿!你这个禽兽!小舟才十八岁,你怎么敢!”蓝夕羽扬起手就要打过去。

    “师叔!”张舟赶紧冲到她面前紧紧扯住她的袖子。“师叔你误会了!我们是清白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张舟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好不容易摆脱了她和花万卿孽缘的剧情,要是这时起了冲突他们两个怎么打得过对方一个元婴一个金丹?一不小心就会把蓝夕羽炮灰的剧情提前,那白悦华二话不说,不,这回整个九霄门都会追杀花万卿到底。

    “清白?那你刚才哭那么大声是怎么回事?不许骗我!”蓝夕羽怕他被花万卿迷得神魂颠倒,出言袒护。

    “我刚醒不也和你们一样误会他了么……不过后来我确定什么都没有。”

    见张舟一副肯定的模样,蓝夕羽将信将疑的抓起他的手腕,输入灵力探了一遍,发现他元阳还在,仍是童子之身。不由得松了口气。

    “既然没事,赶紧把衣服穿好了!”蓝夕羽板着脸呵斥完张舟后转头对花万卿行个礼:“花道友,刚才得罪了。还请您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话说回头,蓝夕羽大早就去敲张舟的门,却发现屋里没人。她随意问了问,郑展颜也不在后院。她以为两人结伴出去了,也就没在意。

    因为前一天钟鸣和云文彦在森林里探查到的情况很不妙,蓝夕羽决定先把招收弟子一事押后,并派其他弟子把森林的异状通知城主和其他来臧城的门派。

    事情安排妥当后,哪知隔壁院子传来张舟的哭嚎声。她二话不说强开了隔壁的护阵翻墙过去。

    感应到护阵被突破,惊动了申屠晃宿,截住蓝夕羽。张舟的哭嚎声申屠晃宿也听到了,猜想得到蓝夕羽的来意,便跟着一起。

    回到当前,花万卿把半夜在申屠晃宿房门口捡到张舟,以及发现张舟中了软玉烟,他怎么解毒的事说了一番。

    “那你又是如何被丢到本君房门口的?”申屠晃宿问张舟。

    蓝夕羽狐疑地看着张舟,他是如何无声无息的穿过本院的护阵?

    “昨晚半夜时有一道黑影从墙角阴影里出来,他向我喷了一股烟,就用影子把我包起来。我感觉被装在一个袋子里,被带出了院子。那黑影出了院子就被疯道长截住,黑影被打跑后疯道长就把我带到这边院子里了。”张舟老老实实把经过讲了一遍。

    蓝夕羽听罢脸色煞白。她心知若不是昨夜临时更换了房间,那中软玉烟的人就是自己。想到之后会有可能会发生的事,她就不寒而栗。

    “多谢花道友为我师侄解毒。”蓝夕羽说着拿出一个玉匣,双手递给花万卿。“此物是本门上界前辈赐下的仙芝玉蓉,凡受创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便可护住心脉续命。现赠与花道友做谢礼。”

    申屠明秀倒吸一口冷气。张舟倒是明白她惊讶在哪。因九霄门飞升的前辈可返回下界,每次下来都会带点私货补贴后辈。这仙芝玉蓉就是上界仙品,是蓝夕羽的爹元丘仙君飞升前留给白明昭真君之物,只有两份。白明昭又分给蓝夕羽和白悦华一人一份。

    原著里蓝夕羽情迷花万卿后就赠与他做定情信物。蓝夕羽死的时候白悦华拿了他自己的给蓝夕羽用,可是蓝夕羽受两股力量冲击,内脏碎成渣渣,仙芝玉蓉失效。而花万卿手上那份却在他被白悦华重创丹田打落悬崖后救了他一命。也因此造成他对蓝夕羽不可磨灭的缅怀。

    现在蓝夕羽要送给花万卿,只是换了个理由。张舟摸摸鼻子,有些心虚。

    花万卿也不客气,收起来后说道:“其实你不必如此大礼。解毒关键还是张小友身上佩戴的万年寒魄髓。没有此物我也难以施救。”

    “花道友客气了。我以此为谢礼才足以显示师侄的重要。他能活下来,比什么仙药都值得。”蓝夕羽是重礼买断恩情,让花万卿以后不要挟恩图报。

    “是,就当张小友此次是仙药换回一命。”花万卿了然地点头,嘴角一边翘起,露出带着些许邪魅的微笑。他施施然吸了口水烟,顿时缭绕的烟雾掩住了他的笑容。

    张舟抠抠太阳穴,他怎么听着蓝夕羽话中有话,浓浓的火药味。

    “哎!讲了半天,还没说到底那个黑影是怎么出入护阵不被发现的?”申屠明秀并不关心两人对谢礼的讨论,她一直好奇那道黑影是什么。

    “那是灵修派御影公子的化身,此人善于附身影子。因影子是死物,能避开神识和一般的防御护阵。此人是恶名昭彰的采花贼,他既然在臧城,明秀你也要小心些。”花万卿吐了口烟后说道。

    申屠明秀听到是采花贼,一阵恶寒,搓了搓双臂衣袖下的鸡皮。

    “现在知道怕了?昨晚还一个人偷跑,简直是胆大包天。”

    申屠明秀给哥哥翻个白眼,不理他,转头又问:“采花贼也采男人?”

    张舟瞬间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定在他身上。“他说要把我带给他师姐。”他尴尬地说。

    “赤珊蛇姬!”

    花万卿、蓝夕羽和申屠晃宿三人不约而同的说出同一个名字。

    “这又是什么人?”申屠明秀一脸疑惑。

    看三人面色惊异,对这个原著里没提过的名字张舟心里也同问。

    “此女是灵修派门主之女,专淫美少年。”蓝夕羽说着不由自主看了张舟一眼,继续说道:“灵修派极少两人同时出现在一处,以防争□□目标和行事频繁暴露行踪。”

    “而此时已知有两名灵修派的人同时在臧城,显然是因需要门人之间合作。”申屠晃宿接着推论道。

    “啊!我知道了!他们也是来夺宝的!”申屠明秀灵光一闪,立即明白过来。

    花万卿吐一口白烟,沙沙的嗓音带着几分慵懒的味道接下去说道:“赤珊蛇姬通兽语,只怕此次林海内的异常与她有关。”

    此时轮到张舟恍然大悟。原来是隐藏剧情啊!那就说得通为什么会突然起兽潮了,原来是*。

    “此事必须尽快通知城主及各派门,蓝某还须安排弟子做准备,告辞了!”蓝夕羽神色严肃,向花万卿和申屠晃宿点头道。

    花万卿和申屠晃宿各自点头。

    “小舟,我们走。”蓝夕羽唤张舟离开,走出门后,掐出一道法诀将破坏掉的门板复原。

    “我们也要吩咐弟子们做好应变准备。”申屠晃宿说着拉起申屠明秀离开。

    花万卿弹了弹水烟管的烟嘴,正要分析赤珊蛇姬和林海异常的关系,却听到张舟在中庭里欢呼道:“大难不死!必走桃花运!哈哈!”

    他皱皱眉,心里冷哼一声“浅薄”。拿起羽扇起身,光华一瞬,已然穿戴整齐,摇着扇子背着手走出房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0》,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0章 大难不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0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20章 大难不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