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人身危机

    “这功法叫什么名字?”张舟睁开眼睛问到。

    “《五蕴归元诀》。”

    “你介意我传给别人吗?”张舟大意过一遍后有所感悟,隐隐觉得与先前练的《相引心法》有牵引之势。若传给师伯师叔们,就算他们不改功法,也有益处。

    “本君无所谓,此种功法在许多世界上古期就是套入门功法。只是世人皆追求快速无上力量,此种进阶缓慢的修炼方式就没落了。你若无千机镯相助,恐怕小成也是遥遥无期。”千机老鬼闷闷道。与他而言这套功法是成也是败,他自身受限于此种功法,必须要同样修有此种功法的人才能助他修补元神,也因此困于千机镯内多年。

    现在虽说有张舟愿意修炼《五蕴归元诀》,但修不修得成还是未知数。一天下来看他心志软弱,千机老鬼觉得希望不大。且走一步是一步,反正也已经没得选了。

    “你赶紧开始修炼!”千机老鬼觉得为了自己,有必要好好督促这个少年。

    “急什么?等我回师门再修炼也不迟。”

    一听这懒散的语调,千机老鬼就来气,还不等他发作,张舟又说道:“我忽然改变功法,修为变低了,你觉得明天我师叔会怎样?不管怎么说,在回九霄门前不要没事找事。”

    后面还要迎接兽潮呢!修为变低了一会连灵符都驱动不了。张舟心里暗道。

    “好吧!今晚你先好好参悟功法。”千机老鬼想想也是。现在在外不是暴露千机镯的时候,万一引起外人觊觎,来个杀人夺宝,他还要等到何年何月再来一个愿意练《五蕴归元诀》的?

    然而没多久,张舟便熄灯躺下了。理由是要养精蓄锐。把千机老鬼气得说不出话,他越发的觉得押在这少年身上是浪费时间。

    蓝夕羽换到主院另一侧厢房。下午钟鸣和云文彦回来后把臧城附近的林中情况详细说了一遍。林海中不闻鸟啼虫鸣,也不见野兽动静。森林里似乎除了植物便不再有其他。

    二人回城后特意去问过之前进林海的修士,在一天前森林里还是很正常的,角兔獐子等小型动物并不罕见。

    蓝夕羽觉得事态或许比想象的严重,连夜写了讯息发回九霄门,又复制了数份,准备待天亮之后分发出去。

    等她忙活完已经月上中天,她分一缕神识巡查整个大院,又特地留意张舟。看他已经躺下睡得正酣,她才舒口气,安心坐上蒲团打坐。

    睡至半夜,千机老鬼忽然在张舟脑子里说道:“有陌生人的气息!”

    张舟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动不了。透过月光照射,只见屋内地面上有一片黑影从墙角倒影里分裂出来,移到榻前的阴影里,慢慢高起来,变成一个黑乎乎的人影。

    “咦?怎么这么硬?”那影子摸了摸床上的人,在胸口反复摸了几遍。

    “知道老子是男人了还不快滚?”张舟动不了,只好在心里骂道。

    “真晦气!”那黑影嫌弃道:“算了,贼不走空,送给师姐也是不错的。”说完黑影朝张舟吐了口白烟。

    张舟心里惊叫道:“失策!还有女采花贼!”

    接着黑影张开成一大片扑到张舟身上,黑影像潮水一般从榻上退下,榻上空空如也,没留下任何人影。

    张舟被黑影扑上的瞬间一阵天旋地转感觉像装进布袋里,而后被提着飞走。

    在院子东墙墙头一个人影快速略过,一路飞出大门外。忽然他停下打开葫芦灌上一口,对着路边墙角的阴影里喷出一道火焰。

    “疯道人!你有病啊?”掠了张舟的黑影被烧着,从墙角里跳出来就地打滚。

    “诶嘿!对啊!我有病啊!呃!”淙清道人打着酒嗝,笑嘻嘻回应他。

    “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别多管闲事!”那黑影站起来提起刚才丢在一旁的布袋。

    淙清道人继续喝一口酒,说:“你们灵修派的闲事我不管,呃嗯!我,我就只管拿回蓝家妹子。呃呃!不然萧玄要,要是知,知道蓝家妹子在我眼皮底下被带走,非扒了我,我的皮不可。”

    “去去去,找女人你到别处去。”那黑影不耐烦道。

    淙清道人二话不说,忽然又是一口酒臭夹着红色火焰喷过去,把黑影逼到月光之下。

    黑影一闪身,刚要跑,就被淙清道人欺身一拳到下巴上,一下飞上半空再重重落下。他手里的布袋在被击飞的时候就松手甩到一旁。

    布袋里张舟又闷又热,动不了也出不了声,摔得一身疼也只能心里干着急。喊千机老鬼,千机老鬼也是爱莫能助,并且告诉他一个坏消息:他中了软玉烟,不交合渡气就会气海充爆而死。

    “乌烟瘴气的事本君帮不了你,自求多福吧!”千机老鬼说完这句就沉默不再回应了。

    果然免费外挂在关键时刻必定掉链子!张舟心里哀嚎痛哭。

    这边黑影还击,拳脚功夫夹杂着术法,勉强和淙清道人过几招。心知打下去等惊起两边院里的人,他再想脱身就难了。他边躲淙清道人的拳头,边往墙角移动,捉准时机往阴影里一闪,没了身影。

    淙清道人追了十来步,想到布袋还落在地上,赶紧回来提起袋子甩到背上。

    他捉着袋子刚要敲九霄门这边的大门,转念一想,他救人又没人看见,一会那些门人反过来问他蓝夕羽怎么会在袋子里,他浑身长嘴也说不清。

    没有人会相信一个酒鬼的话。

    灵机一动,他拍着脑门说道:“把袋子丢到师侄屋里,等师侄把人给救出来不就得了?说不定蓝家妹子感谢师侄以身相许!”他得意洋洋地自言自语道。

    “喂!麻烦你先打开袋子看一看啊!”任张舟心里如何叫喊,淙清道人一点反应都无,高高兴兴往云路天宫这边院子里走。

    张舟非常清楚申屠晃宿屋里现在是谁。原剧情里花万卿在申屠晃宿屋里讨论事情,到一半弟子来报说申屠明秀又跑了,申屠晃宿就让花万卿留在屋里等着。

    中了这个什么鬼软玉烟,要是淙清道人把他带回去给蓝夕羽,找个妹子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现在带到花万卿那里……

    “吾命休矣!”

    花万卿在申屠晃宿屋里等到半夜也不见人回来,正想回自己屋里,打开门一看,门口摆着个黑色大布袋。还扭动着,似乎装了个人。

    他犹豫了下,还是打开了袋子。忽然从袋口里窜出个脑袋,面色绯红眼眶湿润,大口大口吸了几口气,眼神迷离盯着他。

    “美女!”袋子里那人看来他两眼随即色眯眯地扑上来抱着他的脖子就蹭。

    被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蹭到,花万卿脸色唰一下就白了,再变青。

    “谁给你下了软玉烟?”他哭笑不得。看少年脸色涨红,脖子以下白皙,两种肤色泾渭分明,且带有淡淡的特殊甜香,便知是中了灵修派独门软玉烟。

    失了理智的张舟答非所问道:“好热!”整个身体几乎贴着他摩擦。

    按下暴怒的情绪,花万卿三两步把人带回自己屋里。费了老大劲才把海章鱼似的张舟从身上撕下来。

    张舟迷迷糊糊,只觉得浑身发热,气脉胀痛,本能的把身上的衣服剥得剩中衣。

    花万卿此时一个头两个大,他不停后悔刚才为什么会一股子心虚,然后把人带进自己屋里。这回更说不清了!不论是现在把人丢出去还是让他死在自己屋里,都是□□烦!

    看张舟已经脸色通红,他把手指捏得噼啪响。软玉烟是灵修派独门双修秘方,没有解药又没人双修,等天亮就会气海撑破而死。

    少年扶着卧榻的边缘,双眼迷离喘着粗气,双手还在胡乱拉扯衣襟,白皙的颈部被他自己挠出几道红痕,绯红的双唇不时含糊的嘟嚷几句。看着他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好在长得还算清俊,花万卿嫌弃的打量着这个才炼气期的黄毛小子。想起他下午色眯眯的蠢样,这种人应该不会有多大长进,不懂为什么九霄门的领队那么看重他。

    会不会是这小子自导自演,设计他下的套?他又阴暗地想到。总之现在是没得选择了。

    挣扎了一会,花万卿说服自己又不是吃亏的那个,大不了收做炉鼎。想通后过去按住张舟敲晕,嗤剌几下粗鲁的把他上衣撕了,人丢到榻上。

    张舟上身剥个精光,一颗冰蓝色晶莹的坠子从他光滑的颈间滑下。

    “嗯?寒魄髓?”

    花万卿眼睛一亮。

    话说那淙清道人隐在暗处,看见申屠晃宿屋里出来的是花万卿,再看袋子里打开竟然是蓝家妹子的跟屁虫。淙清道人顿时酒醒了七分。他暗道,闯祸了!赶紧脚底抹油,披星戴月地急匆匆离开臧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9》,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19章 人身危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9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19章 人身危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