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当凯子

    张舟是第一次逛修士的集市,除了草药兽皮兽骨,还看到很多造型稀奇古怪又不知是什么的商品,边看边心里暗挫挫瞎猜。郑展颜倒是不以为然,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看上什么还熟练的杀价。

    开始时郑展颜还热情地指给他看,解说物品的功能,但见他听完之后并不心动,也就慢慢冷淡下来。

    张舟没看得上的根源在于千机老鬼,他一个劲在张舟脑子里说:“这个东西没价值,没必要。”相对于郑展颜的见识,张舟显然更相信千机老鬼的眼光。

    突然千机老鬼很激动地喊他往左前方走。

    先前见张舟什么都没有兴趣的样子,忽然有目的的往一个方向走,郑展颜好奇地跟着他过去。

    一个书生打扮的修士摊位前,张舟站住脚,低头盯着摊面。这个摊位摆卖的多是一些琉璃饰品类的法器。

    “这玩意有什么用?”

    千机老鬼催他买摊子边上一块已经显现出裂纹的半张枫叶型黑色琉璃。看起来就是块残片,张舟没有马上问价,而是等千机老鬼说清楚。

    “这是空间传送阵的钥匙碎片。修复后可打开本君原本世界的空间通道。”千机老鬼解释说。“这钥匙在本君遭遇变故时被毁坏,没想到一起落入这个世界。”

    “哦!也就是说对我没用。”张舟说。“记你账上,将来你恢复肉身后再还。”

    “臭小子!本君传你的功法远远超过你现在的家当!你还跟本君计较几块灵石?”千机老鬼一听要记账,瞬间炸毛。

    “功法我又不是白拿,我说不练了你答应吗?”

    “小气鬼!小抠门!铁公鸡!”

    郑展颜和摊主就看着张舟站在摊子前面发呆了很久。摊主终于不耐烦地问道:“道友打算买点什么?”

    张舟回过神来快速扫一眼摊面上的所有商品,拿起一支琉璃包金千叶莲步摇问道:“这个怎么卖?”

    那摊主不动声色睨一眼他旁边的郑展颜,伸出左右手食指比了个十字。

    “老板你也太不厚道了,看见我和女子一起过来就漫天开价。这市集这么大我还真不是非得买这支钗不可。”张舟气呼呼地放下步摇说道。

    见张舟竟然敢把话说那么直白,旁边的郑展颜又无任何反应,摊主急忙开口说道:“道友稍安勿躁!做生意么,就是讨价还价。我即使开个低价你不也会砍砍么?你若诚心要,就回个适当的价格呗!”

    “三块灵石。”张舟一口气砍掉三分之二。

    “太低了。”摊主摇头。“就不说这炼器的活,这步摇上的铭文请个铭文师也要三块灵石吧?怎么也值五块灵石。”

    “四块灵石。”

    “道友,你这一块一块灵石的讨价还价太没诚意了吧?”摊主怀疑是不是遇到个穷鬼。

    “那就……加这个做添头,五块灵石。”张舟看似随便一把抓的把那块钥匙碎片放步摇旁边。

    “行行行,哎呀真是的,就当我发市送你了。”摊主抱怨着,好像吃了大亏似的。

    张舟拿了五块灵石给摊主,把步摇和钥匙碎片拿起来。转身他把步摇递给郑展颜道:“郑姑娘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我是觉得你戴这个会很好看。”

    “这……怎么好意思。”郑展颜嘴巴上推辞,却羞涩地接过步摇。

    见郑展颜收下步摇,他也顺手把钥匙碎片收进乾坤袋里。

    “张师兄我们去那边逛逛吧?”郑展颜又恢复之前的热情说道。

    “好。”张舟继续跟着她走。

    千机老鬼在他脑子里酸酸地说道:“跟本君斤斤计较,送姑娘东西倒是大方。”

    “嘿嘿,谁叫你不是女孩子呢?你要是女孩子我也帮你埋单。”

    “呸!色胚子!”

    “哦!对了!那块钥匙碎片一共五块灵石,你自己记好了。”

    “什么?五块灵石买的不是那支步摇吗?”千机老鬼吼道。

    “不是为了买你的钥匙我干嘛要买那支玻璃钗啊?”

    “明明是你自己要讨好姑娘才要买的!”

    “你神仙当太久不会做人了是吧?进来逛那么久我什么都没买,忽然就盯上个破玻璃,郑家妹子肯定会起疑的好嘛!要是以后她遇到其他碎片,你觉得她会怎么想?”

    “……”千机老鬼又被张舟理直气壮地说得无法反驳。

    把千机老鬼噎到无话可说,张舟心里总算舒畅了。今天被老鬼算计的气总算给出了。

    后面再逛张舟也没什么可买的。日常消耗品师伯师叔们都给准备好了,他并没有需要补充的东西。看郑展颜买了些符箓和丹药,他深深感到众位长辈对他的好。

    天色渐渐暗下来,张舟无心再逛,提议去吃晚饭。

    郑展颜见他对集市并无兴趣纯粹就是陪她的样子,也收起了再逛下去的心思,跟着他去了一间酒楼。

    招牌菜色点了几样,郑展颜温柔体贴地给张舟布菜,温婉的模样让张舟的心都要化了。出门这么久,都是他在伺候蓝夕羽,现在轮到他被美女伺候,心里就开始想入非非。

    花万卿一踏入酒楼,就看见今天出言冒犯他的少年跟一个女子共桌,有说有笑。他径直走过去坐下。

    “张小友不介意我们拼桌吧?”他唰的打开扇子边摇边说。

    张舟被忽然插///进来的人搞懵了。看清银色眼罩下似笑非笑的嘴唇时,脸色一下煞白。“前辈请坐。”他忙站起来低着头行礼。

    这时申屠晃宿提着申屠明秀也过来了。

    申屠明秀挣开兄长提领子的手,走到张舟旁边,一脚踹翻他的凳子,瞪着他问:“就是你给我哥提供的线索?”

    “姑娘好好问话便是,何必跟凳子过不去呢?”郑展颜和和气气地说着,把凳子扶起来。

    “本仙子问话,几时轮到你插嘴了?”申屠明秀转头对郑展颜翻白眼。

    “回仙子的话,在下今天见深林里异常,就……”张舟忙侧移一步站在申屠明秀和郑展颜中间。

    “屁话!墨渊林海要出异宝当然会有异常。就是你多管闲事害本仙子寻宝不成,你赔!”申屠明秀打断他的解释,怒道。

    “明秀!你给我坐下!”申屠晃宿呵斥道。“你别把人家好心当驴肝肺!就你这筑基初期的水准带着几条杂鱼能寻到宝贝?那这几天从林海空手出来的修士还不得羞死?”

    申屠明秀从隔壁空桌拉来一张凳子坐下,倒了杯水润润喉,说道:“这有什么?或许就是我的机缘呢?”

    “哼!那么多强手联合都进不到林海核心,要是那异宝选了你这软脚虾,肯定不是什么好货!”

    虽然申屠晃宿在教训妹妹,但张舟莫名觉得膝盖中了一箭。他很不想和申屠兄妹打交道,兄妹俩在原著描写里是那种很暴躁的炮灰角色。没错,就是炮灰。申屠晃宿就是那个被白悦华切掉的花万卿的结拜兄弟。

    花万卿睡了蓝夕羽又恐婚,一直拖着,申屠晃宿帮兄弟出头,误闯白悦华的后山,就被炮灰掉了。导致花万卿找白悦华寻仇,两人从此走上互相伤害的道路。

    就两次见面的印象看来,申屠晃宿多半是嘴巴得罪了白悦华才被干掉的。

    “几位前辈,晚辈已经吃好了,桌位就让给前辈们。晚辈先告退。”张舟一直低着头看也不敢看花万卿一眼,说完拉起郑展颜的手准备离开。

    “哎?”花万卿一伸手,扇子挡着张舟的去路。“急什么?反正你与我们同路回去,把菜慢慢吃完。”桌上的菜没动几口,他才不信张舟的说辞。

    “可是晚辈出来已久,师叔……”张舟打算搬出蓝夕羽做挡箭牌。

    “坐下!”花万卿忽然冷声呵斥道。

    张舟立即腿一软,跌到凳子上。

    看他和郑展颜的手还牵着,花万卿微微皱眉,命令道:“继续吃!”

    张舟战战兢兢拿起筷子端着碗扒饭。

    郑展颜无奈,只好跟着坐回位置低头吃饭。一个元婴一个金丹,看脾气都不是好惹的,她自然识时务的不再出声。

    “早听话不就好了?别光吃饭,吃菜啊!”花万卿扇子掩住上弯的嘴角。

    店小二上好碗筷,申屠明秀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开始夹菜。

    申屠晃宿和花万卿早已辟谷,对口腹之欲并无多少兴趣,只喝了点冷茶水,聊着天。

    张舟心里苦,第一次吃饭像上刑一般,糟蹋了好好一桌菜。好不容易熬到申屠明秀吃饱喝好,他自觉的去柜台埋单。

    千机老鬼此时又跳出来嘲讽他是软脚虾,遇到硬货就怂。他脑内活动丰富的跟千机老鬼吵了一路。

    花万卿跟申屠晃宿边走边聊树林里的异状,申屠明秀坚持是异宝要现世的征兆,被他俩无视掉了。最后得出结论,要尽快离开臧城,还要做好防范措施。

    对于跟在后面默不吭声的一男一女,花万卿一直用神识留意。那个少年下午的时候还一脸痴迷的对他大言不惭,再见面后他就低着头,对他并无兴趣的样子。

    莫非是中午时吓着他了?花万卿觉得不是。他认为这少年也许在玩欲擒故纵这一套,故意无视他达到引起关注的目的。多少对他痴迷的人玩过?他心里嘲笑少年用这种老掉牙的方式。

    行至九霄门租用的院落,张舟鼓起勇气说道:“启,启禀几位前辈,晚辈已经到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7》,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17章 当凯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7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17章 当凯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