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形象破灭

    “噗!”其他茶座上传出喷水声,有人掩嘴偷偷笑。

    花万卿眯着眼扫视一圈,把所有茶客都看一遍。

    “小舟!休得胡言乱语!”蓝夕羽脸色一变,忙打断他的话,迅速站起来袖子一挥,将张舟扫倒在椅子上。

    “你小子真是大胆啊!出门嘴巴没带栓子吗?小小炼气期竟然敢出言调戏金丹修士?活腻了!”千机老鬼的声音直接在他脑子里炸开。“要不是你师叔反应快,你脑子就要变成豆花了!”

    “什,什么?”张舟这才反应过来,脸色一片铁青。

    “别说话!本君是在跟你传音,你把心里话顺着和本君的感应传过来就行了。”千机老鬼说道。

    看到张舟吓得哆嗦,蓝夕羽走出雅座向花万卿行礼致歉。

    “是本门教导不严。还请道友看在师侄年幼无知,放他一马。”

    “是花某计较了。”花万卿看了看蓝夕羽,又看了看呆滞的张舟,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掌柜的,把小友这桌记我账上,当做我的赔礼。”

    一旁的掌柜马上点头回应。

    “还请教道友尊名以及这位小友姓名,本君再备一份正式歉礼。”花万卿唰的打开折扇,轻轻摇起来,一派潇洒之色。

    “九霄门下蓝夕羽,师侄张舟。”

    “好,花某记下了。张小友,刚才抱歉了!”

    花万卿说罢转身拿出一个银色眼罩戴上,遮住上半张脸,衣裾飘飘潇洒的走出茶楼。

    张舟从千机老鬼处得知蓝夕羽刚才帮他挡下了花万卿的神识攻击,心里就一直在咆哮:他要杀我!他要杀我!无限循环中。

    “小舟?小舟?”蓝夕羽唤了他几声不见回应,无奈掐出一道清心诀打在他眉心。

    “他,他刚才要杀我?”张舟回过神来依然震惊地问道。

    蓝夕羽点点头,叹了口气说:“你记住这次教训。平日里是我们太纵容你了,疏忽了教你礼数。在宗门外遇到修为比你高的人一定要恭敬。修真界强者为尊,不可冒犯。还有,色令智昏,这次全因你沉迷美色惹出祸事。”

    “弟子知错了!”张舟恭敬地用力点头道。但他心里叫苦不迭。一会回修士客栈还得遇见花万卿,他就在隔壁院子!还有,只是为了让蓝夕羽对花万卿反感才装做被迷住的样子,不是真的想变基啊!这回他的名节彻底毁透了!

    此时,张舟对整个世界忽然有一种立体感。这是个一言不合就会杀人的世界啊!被杀了真的会死啊!

    之前他总有一种雾里看花虚虚实实的感觉。除了他在乎的几个师伯师叔,其他人对他而言只是书里的人物。文字描写,印在薄薄的纸张上。

    咬了一口手里的桂花软糍团子,一股桂花的香甜充斥口舌之间,软糯可口。如此美味怎么能说不真实呢?张舟明白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不过是面对不了自己死过罢了。抱着不可能的期待,期待或者是害怕着哪天醒来,修真只是一个梦。

    吃饱喝足,张舟心满意足跟着蓝夕羽回住处。

    路过客栈大堂,果然遇到花万卿。他倚着一根柱子,戴着眼罩,摇着扇子看一旁在吵架的两个人。

    原著里这时才是花万卿和蓝夕羽第一次见面。

    在张舟不遗余力地破坏下,蓝夕羽现在对花万卿的印象只比厌恶好一点。

    看见花万卿,蓝夕羽不着痕迹地换了位置,挡在他和张舟之间。

    花万卿看到了他俩,笑了笑,刚想开口说话,不想旁边吵架的两人其中一个跑到蓝夕羽跟前拉起她的袖子说道:“蓝家妹子,你来的正好,给老道我评评理!”

    张舟定睛一看,这邋里邋遢红鼻子老道正是当十年前抢了量天尺又把他拐走的疯道人。

    “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你还要不要脸?”跟疯道人吵架的年轻男子走过来骂道。见疯道人松了手,那男子双手抱拳行礼:“道友见谅,我师叔疯疯癫癫,冒犯了道友。”

    蓝夕羽笑了笑,说:“无妨,我与淙清道长乃故交,自会谅解他的难处。”蓝夕羽猜想这男子应是淙清的师兄淙明的弟子,本应称一声师侄。但观这男子已是元婴修为,眉宇之间又蕴含一股傲气,不见得肯在自己面前矮一个辈分。

    看见淙清道人直往蓝夕羽后面挤,那男子一脸暴怒,大声喝斥:“你一个大男人往女人后面躲,还有长辈的样子吗?你看你一身又臭又脏!”

    “我不管!师兄不在了你们都欺负我!”淙清干脆往地上一躺打起滚来。“我就剩喝酒这点爱好,我容易吗我?你们还不给!我生无可恋了!”他捶着地干嚎。

    “起来!”男子走过去一脚踹他屁股上。“你说你哪次喝酒不惹事的?”

    “你踢我!你竟然踢我!师兄啊!你看看你不在了你徒弟就这样对我!蓝家妹子你看!你看!快叫你大师兄来帮我!让萧玄来看看我现在有多惨!”

    他越嚎,那男子越暴躁,又踢了两脚。

    蓝夕羽看不下去了,过去劝那男子道:“这位道友稍安勿躁。总归是长辈,有什么话回屋里好好说,这外头让人看见不太好。”

    “你也看见了。他要是肯进屋里,我还会在这里听他放屁吗?”

    一个疯疯癫癫,一个脾气暴躁,怎么看都不是会好好说话的。蓝夕羽无奈的摇头,好歹相识一场,淙清现在这番模样让她唏嘘。围观的人多起来,蓝夕羽心生不忍,拿出一坛酒。

    淙清好似背后长了眼睛,马上跳起来就往酒坛子扑。蓝夕羽身形一闪,避开他。

    “淙清,这是我大师兄萧玄准备好给你的,但他有话在先。”

    淙清的师兄淙明和萧玄是结拜兄弟,淙明陨落后,也只有萧玄的话能让淙清入耳。蓝夕羽只好借萧玄的名解决此事。

    听到萧玄名字,淙清眼睛一亮,灼灼看着蓝夕羽:“好!萧玄有什么话要交代的?”

    “师兄交代,要你老实安分,不惹事端,才能给你这坛酒。你若拿了酒不遵守诺言,此后这辈子你休想再喝到此酒。”

    淙清面上尽显失落之声,他犹豫片刻,开始猛吞口水,最后说:“就这次在臧城我老实点成不?”

    众人都知道他能这么说已经是极限了。蓝夕羽点点头,把手中的酒递给他。

    淙清急急忙忙抱着酒坛转身就走。

    “等等!”那男子闪身挡在他面前。“你先把明秀给我找回来!”

    “不行!我答应了要回屋里老实呆着。”淙清理直气壮地推开他。

    那男子双手冒出滋滋响的电流,花万卿见状忙出声:“阿晃!算了,他这样子就算出去也找不到明秀。”

    “是他带明秀出来的,他肯定知道明秀去了哪里!”

    趁着两人说话,淙清脚底抹油溜了。

    “算了算了。”花万卿拉住他。“你不如多带几个人到城外找找。”

    “怎么找?墨渊林海这么大!”

    “咳!”之前一直安静当背景板的张舟干咳了一声,向两人行礼道:“二位前辈!在下可能有些线索。”

    问淙清也是不知道的。张舟记得原著里蓝夕羽也一同参与了找人,他不想放蓝夕羽和花万卿有独处的机会,于是适当的出来剧透一下。

    “在下今日早些时候路过城外东北的林子,见到一位黄衫女子带着三位青色短打衣着的男子往东北方向走。不知可是二位前辈要找的人”

    原本暴怒状态的男子听到张舟这么一说,收敛了脾气,说道:“本君乃云路天宫申屠晃宿,欠小友一次人情。”申屠晃宿说罢吹一声哨子,招来七八个青衣短打的男人。

    蓝夕羽听说他们要找的是个女子,想到张舟先前与她说的林中异常之处,便将天青门郑展颜被寒鸦袭击的事说了一番。

    “我已派门下两名弟子去林中查探,此时可助二位一起找人。”

    说罢蓝夕羽打出两道传讯符分别给钟鸣和云文彦,很快云文彦就传回了线索。

    张舟默默捏了把汗,他就猜到蓝夕羽会热心帮忙。幸好现在有了线索,不需要她亲自出去了。

    “张小友,花万卿今日多有得罪,给你赔礼了。”花万卿认真的向张舟拱手致歉。

    “不不不!是,是小的有眼无珠,冒犯真人在先!”见花万卿一脸严肃的道歉,张舟受宠若惊,忙拱手鞠躬。

    申屠晃宿道了谢,和花万卿一同直奔城外。

    郑展颜等在院子大门口,看到蓝夕羽和张舟回来,恭敬行礼后请张舟陪她出去逛街。

    张舟小心地看看蓝夕羽。

    “去吧!”蓝夕羽爽快的点头。她想是不是往日看得太严,物极必反,才导致张舟今天说出那种男女不忌的话来?

    或许应该适当的疏导。这个郑展颜目前看来比花万卿好太多了,年龄修为也相当。蓝夕羽带着看媳妇的眼光审视。

    若是张舟知道她心里怎么想,必定跪下大呼冤枉。但又不能详说,只能哑巴吃黄连。

    今日计划已经完成一大半,蓝夕羽是无可能会和花万卿好上了。张舟心情愉悦,跟着郑展颜走到街上。

    接下来只剩最后最关键的一个剧情点——保住蓝夕羽的贞操。就在今晚。他得好好想想怎么让蓝夕羽换个房间,这样采花贼就扑空了。

    不知不觉郑展颜把他带到修士的集市。放眼望去,就是一大片摆地摊的市集。熙熙攘攘,不亚于张舟见过的凡人菜市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6》,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16章 形象破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6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16章 形象破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