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抢男主的外挂

    一大早坐在宝船大厅中间地图的台阶上,低头看着地图,张舟紧张得直搓手。波澜不惊的过去了三个月,招收工作渐渐靠近尾声。

    宝船此时正向最后一站,楚雄国的臧城飞去。

    要见到男主角了。张舟很孬种地想打退堂鼓。且不说在一个金丹修士面前做戏,就是没到金丹,花万卿也不是好忽悠的。

    要是剧情改变不成,肯定会被花万卿记恨。

    而且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不再有机会。这种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两难煎熬着张舟。

    “哟!张师弟是怎么了?马上到臧城了却坐立难安的样子。”陈少璟像做日常似的例行给他找不痛快。

    “没什么,想起我爹娘是从臧城逃难到益州的。”张舟暂时不想理他,搬出这一世的死鬼爹娘当挡箭牌。他五岁恢复前世记忆后心智迅速回到成年人的水平。那时他的乞丐爹还活着,晚上睡不着打发时间就会跟他讲当年。当年张家在臧城开布庄,是有些资本的,后来张舟的死鬼老爹当家后经营不善,又沉迷赌博又酗酒,最后把家业都败光了。连夜带着妻儿躲债逃到益州。

    不是什么光荣的历史,张舟随便说说便不再讲下去。

    陈少璟见他情绪低落地说了一句就戛然而止,顿时语塞。“你既然进了修真界,还想那么多做什么?难道还挂念凡人的那点家产不成。”他讪讪说道。

    “说了你也不懂。”张舟看也不看他一眼,一直盯着地图上移动的闪烁亮点,那表示宝船的位置。那个亮点离一个红色的光圈越来越近,那就是臧城。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好心安慰你,你什么态度啊?”说不到三句话,陈少璟马上又翻脸斥道:“本门要入世修行不是叫你沉沦俗世,就你这悟性难怪还在炼气期!”

    张舟被他气笑了。这家伙也好意思说,七年前是谁把他的月例劫走的?让他不得不为生计奔波,耽误了两年。

    “是,是,我资质平庸,比不得陈师兄惊才绝艳。”这货不就是看不顺眼自己三灵根竟然还比他高了一个辈分吗?张舟翻了个白眼。陈少璟一直找茬的原因他是明白的。

    “张舟,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说你资质平庸了?你是要让大家觉得我欺负你吗?”

    见二人剑拔弩张起来,一旁和人闲聊的钟鸣忙过来出声制止。

    “好了,都别吵。一人少说一句。”钟鸣向陈少璟打眼色示意他先离开。

    看着陈少璟离开的背影,张舟心里忿忿骂道:“这么拽迟早要被人削。”骂完忽然心念电转有一道什么信息闪过,他却来不及抓住。

    “小舟,不管你和陈少璟之间有什么不愉快,但他刚才说得没错。入世不是沉沦俗世,斯人逝矣,来者焉可追。”钟鸣拍拍他的肩膀安抚道。

    “我知道了,钟师兄。”张舟做受教模样点点头。

    “那你在臧城可还有亲人?或是未了之事?”

    张舟抬头看看钟鸣,张了张嘴,又生生把“没有”二字噎在嘴里。他忽然想到花万卿的免费外挂就是在这臧城附近捡到的。于是改口说道:“我爹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等我光耀门庭后回臧城拜祭祖先。我入修仙门对凡人来说也算是光耀门庭了。”

    钟鸣点点头:“好的,我明白。蓝师叔那里我去说。希望此事了,你能专心修炼。”

    “谢谢钟师兄!”张舟喜出望外地向钟鸣拱手鞠了个躬。他大喜的是关键时刻想起花万卿的外挂在哪。

    既然要改变剧情,那这免费不给力的外挂花万卿也用不着了。张舟想着把那东西找出来据为己有。退一万步来说,就是改变剧情失败,按剧情花万卿初期是怼不过白悦华的,被白悦华废了丹田,没有了那个外挂花万卿就不能恢复修为。虽然就剧情来说是d,但没有了两个boss的厮杀,世界就不会毁灭。大家都有一条活路。

    张舟越想越有理。他可是为了拯救世界,绝对不是贪心。

    臧城是楚雄国靠近极恩国的边城。因在极恩国高原下,发源高原冰川的天河与苍梧山脉而出的滨水交汇于此形成盖滨河,水源丰沛,周遭都是大片茂密的森林。臧城西南临江,西北至东南半包在墨渊林海的边缘。

    在城门口张舟和蓝夕羽一行人暂时分别。他乘着自己的小船低空徐徐飘向城北的坟山。虽然上坟是借口,但好歹也是他这一世的祖宗,就先拜祭了。

    他下船摘了一把野花带到山上。找到了张氏的祖坟,他从碑上刻了他死鬼老爹的名字辨认出是他祖宗的坟。年久无人拜祭,坟上杂草丛生,张舟除了草,添了土,献上野花,倒上几碗苔原的羊奶酒。

    “我老爹啥也不剩,不能落叶归根。老祖宗泉下有知遇到了就拉他一把呗!免得他醉得走不了路。”张舟低声喃喃自语,抹了一把眼角。平心而论,死鬼老爹对他还是不错的,沦落到讨饭也没想过把他卖了。醉的时候还知道把讨到的食物先给他吃,虽然讨到的钱都被他买酒了。

    “我儿千金不换!”“我儿将来定有出息。”“是我连累了我儿……”

    纵有千般错,也是张舟在这个世界有意识以来第一次被温柔的对待。父爱原来如此。

    张舟默默地坐了好一会,平复了心情,站起来向张氏祖先们鞠了三个躬,转身向另一边乱葬岗走去。

    他边走边细细回忆了花万卿捡到那个外挂镯子的细节。原著里在兽潮后,花万卿帮忙把一些死去的无名散修送到乱葬岗安葬。被寒鸦引到寒鸦群巢穴的大树下,然后就踩到了狗屎运。

    想明白后,张舟直接上云舟去找寒鸦群巢穴。

    那群呱呱吵闹不停的寒鸦很好辨认。张舟不费力就找到那棵都是寒鸦巢的大树。

    然而树下的环境并不好。杂草丛里夹杂着上了年份的鸟粪。张舟捏着鼻子,拿着根树枝边走边戳。整整找了一个时辰,什么也没找着。

    时间不多,再耗下去蓝夕羽那边就不好交代了。张舟泄气的把树枝摔到地上。难道是主角光环?必须主角出现才能激活这个剧情?

    张舟抬头看看树上呱噪的黑鸟,有些不服气。

    黑漆漆的雏鸟从鸟巢里拼命伸长脖子对成鸟叫嚷。成鸟站在窝边用喙挨个给雏鸟梳理羽毛。

    突然灵光一闪,张舟记得花万卿除了捡到镯子后,还把一只雏鸟放回了窝里。也就是说,那镯子原本是在鸟巢里的。大概是兽潮惊动了寒鸦,致使雏鸟掉下树,连带把镯子也带下了。

    这一树的鸟巢,究竟在哪个鸟巢里呢?张舟又犯难了。想了想,他驾起云舟升到树顶上。寒鸦喜欢收集亮晶晶的物品吸引配偶,只要搜查有土豪金闪亮的鸟巢就好。

    很快张舟就找到一个鸟巢外缘挂着一个金色的圈圈。就是这个!他按住狂喜的心,向那个鸟巢飞去。

    登时树上的寒鸦就炸锅了。成鸟叫喊着黑压压一片纷纷扑向云舟。

    张舟急忙拿出一张气罩护符贴在云舟上。一个卵型的透明气囊包裹了整只云舟,将寒鸦群隔绝在外。张舟再加一颗灵石,催动云舟加速向鸟巢。

    云舟擦过树冠,张舟眼明手快摘下那个金灿灿的圆环。东西到手,张舟也顾不得分方向,直直飞了老远才摆脱那群寒鸦。

    呼!

    松了口气,张舟躺在小船中间。他拿出手镯把玩起来。说是手镯也太宽了,不如说像护腕。光滑的外表浑然一体,没有接缝痕迹。

    “不会是电镀的吧?”张舟看着这个非常像前世工业流水线出品的护腕自言自语。“不管了,先试试。”

    他拿出把匕首在左手食指划道口子,滴一滴血在护腕上。血珠顺着护腕的外壁下滑,滴到他衣服上。

    “咦?假货?送回给那些傻鸟吧!”他想了想说道。

    “什么假货?本君可是货真价实的宝贝!”

    一个男人的声音乍然响起。

    “不能为我所用,真的假的有什么区别?听说寒鸦很记仇,我还是还给它们算了。”张舟无所谓地说着让云舟转了个头。

    “等等!”那男声急切地出声阻止张舟回去。“小友与我留个商量的余地如何?”

    “哦?你且说。”张舟把云舟降下来。他打算要是这器灵坑他,就把护腕埋到鸟屎下面。他得不到也不能让花万卿拿了去。

    “实不相瞒,本君并非一般器灵。”察觉到张舟的话未说完,那护腕器灵思考了一下说道。“本君原是外界仙君,遭逢变故肉身尽毁,仅剩不全的魂识依附在这件法宝上。你要驭使这件法宝也不是不可,但本君不会认主。”

    张舟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讲的都是废话,不认主不就可以朝三暮四了吗?感情要拿他做跳板另觅明主呢!

    “小友等等!我话还没说完!”器灵忙出言稳住他。“年轻人不要这么没有耐性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3》,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13章 抢男主的外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3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13章 抢男主的外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