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色迷心窍

    “想不到你小心思还挺多的。”蓝夕羽舀一口糖水,冰冰凉,甜丝丝,心里万分舒爽。

    “弟子得掌门师伯提携之前混迹尘俗,凡间讲究人伦孝道,我也只是习惯而为罢了。”

    蓝夕羽听他所言,赞许的点点头,说:“人伦亦是天道。本门修行注重内修,讲究顺应天道,不忘本心。你不必觉得尘俗的教条是负担。”

    “师叔教诲,弟子铭记于心!”张舟做出一副松口气的模样,坐进旁边的椅子里,笑嘻嘻道。“弟子父母去得早,师尊也与我缘薄,当日多亏美女师叔和小师叔出面解围。后来又承蒙二位师叔悉心教导,才有今天的我。在我心里早把两位师叔当做亲人。今后我就将二位师叔当做父母般孝敬。”

    蓝夕羽听到他将自己与白悦华当做父母,不由得脸上浮现一抹红晕。娇嗔戳了戳张舟的额头道:“你啊!多花心思在修行上,将来有所成,就不罔我们教你一番了。”

    张舟孩子气的嘿嘿直笑。他所言并非虚假,确实心里是把她和白悦华二人当做长辈爱戴的。虽然对白悦华惧怕更多一些。

    “美女师叔,你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了!将来我要是娶媳妇,肯定是找像你这样的大美人。”他双肘支在椅子扶手上,捧着脸傻笑。

    “小孩子,胡言乱语。以色取人是大忌,将来你若寻道侣以心意相通为首选。”蓝夕羽又戳戳他的脑门,轻声训斥道。

    “是!”张舟屈服的样子揉揉被戳得有点疼的脑门。

    蓝夕羽心里笑道,小孩子总是被美色迷惑,将来要替他严格把关才是。

    到陈辽城第二天,收到消息的有意向的城内家族子弟便陆陆续续上门测资质。

    院子里摆好桌椅,蓝夕羽作为压阵的金丹修士,只是坐在一旁喝茶。驭使量天尺测资质的工作由钟鸣执行,张舟负责记录。

    九霄门修炼时间长,收效少,不如别的派门见效快,那些追逐力量的人不感兴趣,所以主动来的人并不多。零零散散十来个孩子站在院子里排队。

    半个时辰不到就测完了。有资质进入内门的只有两人,能进外门的也不多,三人而已。剩下的不想当杂役,都跟家里人回去了。

    这些家族弟子多半是旁支的,资质在家族里不打眼的。家族本着广撒网的原则把他们送过来,万一哪天能得大成呢?所以即使进不了外门,也绝不会去当杂役弟子,回到家族内自有出路。

    张舟给留下的五个孩子一人一瓶辟谷丹,然后领着他们去一间通铺的房间。在孩子们师兄长师兄短的问了一通后才让他离开。张舟顿时想到钟鸣就是这么过来的吧!

    又过了一天,在外的师兄师姐们也带着不同数量的孩子回来了。加上看了布告栏张贴来的百姓孩子,这回人数就多了,院子里也吵闹起来。先来的五人不参与,安静的站在屋檐下看着。

    从城外带回来的孩子有二十三人,城里百姓的孩子有三十人,大多是穷苦人的孩子。

    一番测量下来,符合内门资质的也只有寥寥三人,比之前一天好的是有一个双灵根的孩子,根骨也较好。外门资质的有八人,剩下的只能做杂役。

    钟鸣便把何为杂役弟子解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不愿做杂役的可送还家里,每人发十两银子和一瓶养生丹。

    顿时就去了三十几人,只剩七个孩子。不是什么人都愿做杂役服侍别人的。即使是进了仙门,杂役也是一辈子,没有其他出路。而留在尘世,说不定哪天就能时来运转,光耀门庭了呢?

    可见那留下的七个孩子是真的没有其他出路了,为了生存而留下的。

    要回家的孩子由谁接来的自然由谁送回去。留下的照例由张舟这个大孩子安置。

    至此,陈辽城的招收工作完成了。休整一夜后继续前往下一个大城市。

    当一行人走出城外,蓝夕羽将宝船抛到半空时,一群孩子不由自主地发出“哇!”的感叹声。

    原本觉得进九霄门是不得已的几个家族子弟和杂役弟子在看到如此巍峨华丽的琉璃宝船时,木然的表情也转化为崇敬和幸喜。也许这个宗门将会带给他们新的人生转折!

    张舟默默地观察他们的反应,此时此刻终于明白萧掌门为何拿出如此高调的宝船。

    这是孩子们入门的第一课,对宗门的认知。

    错过入门试炼的他也不由得对九霄门升起一股自豪感。他的宗门,他的归属。

    如同在陈辽城的过程,每个点停留三到五天。宝船一路向北,到达极恩国国都,冰城。

    冰城之所以叫冰城乃是此城地势高,在冰雪高原上,一年里有一半时间被冰雪覆盖。此时是仲夏季节,是冰城短短得见阳光的两个月。但也不太热。

    到了冰城需拜访两个大家族,一是皇家,另一个就是六大修真家族里的北辰家。

    冰城内有专门的修士洞府租赁。将孩子们安置妥当后,蓝夕羽便带着许艳明、张舟、钟鸣和陈少璟先去拜见极恩国皇帝。

    冰城常年积雪,城内房子外观都用的黑色材料,墙壁厚实,门窗矮小。皇宫的殿宇虽然也是玄色为主,但不输平原地区的高大宽敞,门窗格子都用的透明琉璃,室内十分明亮。张舟注意到外墙踢脚线的地方绘制着长长的符阵,以他粗陋的符箓知识来看,应是初级聚集作用的符阵。他猜想是天冷的时候用来锁住阵内暖气的。难怪皇宫里的房子敢建得这么通透。

    现任极恩国皇帝当皇子时曾求仙问道,登基后国事占据了大部分精力,便止步于筑基初期。在这修真盛行的世界中,各国帝王有修为不是稀罕事,只是大多不能精进,得大成飞升者没有。属于沉沦世俗因果不得超脱的典型,也因此让大部分修士对沾染世俗因果讳莫如深。

    蓝夕羽说她与现任极恩国皇帝年轻时有过一面之缘。在见到皇帝时,张舟看到的是一个垂垂老矣的白发老人,如蒙纱的双眼透露出寿元将尽的信息。

    一个筑基的寿元将尽之人,年轻时与蓝夕羽有一面之缘。那么问题来了!挖掘……不是,那么蓝夕羽有几岁了?

    张舟心里默默捂脸。问女生年龄是大忌!不过他深深感觉到白boss和蓝夕羽之间隔了起码有十个防弹玻璃窗。说不定蓝夕羽是把白boss当儿子带大的。

    问,女生有可能会喜欢上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喂大……不是,带大的男生吗?张舟潜意识的在心里画了n个叉叉。

    忽然后腰一阵剧痛把他的思绪拉回现实。他愤怒的回头瞪那个掐他的人,于是撞上陈少璟戏谑的眼神。

    “张师弟被公主的美貌吸魂了,都忘了入座。”陈少璟声音不大,似亲密地打趣道,但声音也足以让在场的人听得到。

    张舟这才注意到他正对面坐着一位衣着华丽,浓妆艳抹的熟女,正脉脉含羞地看着他。想必是他刚才发呆的样子像是盯着人家瞧了。

    “对,对对不起!我不,不是有意冒犯公主的!”他忙躬身道歉,尴尬得脸像火烧。

    见他慌乱道歉反而像承认一般,蓝夕羽蹙眉无奈摇头,站起身替他解围道:“师侄少不更事,第一次得见皇家气势,失礼之处还请陛下和公主多多包涵。”说罢袖子一扫,将张舟推到座位上。

    张舟入了座便乖乖低头做认错状。

    “哈哈哈!小孩子心性,朕理解。这位小友你不必拘束。”极恩国皇帝大笑着把这尴尬场面揭过。

    “陛下仁厚。”蓝夕羽恭维了一番才落回原座。

    极恩国皇帝看着蓝夕羽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道:“朕年轻时也气血旺盛,行事鲁莽冲动,追求短期内强大的力量。若朕最初选了九霄门……”

    “陛下,本门非普世灵药。就算注重在世修行,我也百年未有精进,一切皆看个人法缘。”蓝夕羽截断皇帝未尽的话,淡然道。

    “是朕着相了。”极恩国皇帝笑着点头,看着蓝夕羽的神情带着些微苦涩。

    因不倚仗功法结丹,九霄门内筑基以后耗到寿元尽的也不少,甚至有入世历练后道心动摇而毁了修行的。这又不是什么秘密,这皇帝眼带痴迷,想来是另有所指。张舟在一旁观察着,心里暗暗道。

    若是一心修行,在哪个门派不是修。年轻时想着权倾天下,老了又想长生,还不忘美色。世间哪有这么好的事?

    叙了旧,蓝夕羽便提到招收弟子一事。

    前有极恩国皇帝的悔言,他此时对招收弟子一事显得颇为积极。表示会将符合条件的皇孙及冰城内皇族子弟动员来参加筛选。

    婉言谢绝了极恩国皇帝的宫宴邀请,蓝夕羽带着这几人转向北辰家。她并不是看不出极恩国皇帝看着她的眼神内的含义,既然不打算回应,那就保持着君子之交淡如水。重要的是那个公主盯着张舟的眼神越来越灼热,让她不得不提防。

    出了皇宫,蓝夕羽便把张舟拎到身旁,严肃的口吻说道:“小舟,爱美色乃人之常情,但你要懂得选择适合你的。冰虹公主长于深宫,金枝玉叶,并不适合陪伴修行之人。”

    见蓝夕羽苦口婆心,张舟心里暗暗叫苦,他就知道急急忙忙离开皇宫是为了这事。之前那一阵走神,似乎所有人都觉得他被冰虹公主迷住了,连公主本人也这么认为,频频向他抛媚眼。

    那个冰虹公主一看就知道年纪不小了,美是美,但他暂时不喜欢这种类型。这下他的形象给毁了。不过转念一想,他本来就是要让蓝夕羽认为他容易被美色迷住,这个意外倒是能加深印象。

    “师叔,我,我就是看看而已。”他一副心虚的模样辩道。

    看蓝夕羽眉间的川字更明显了,张舟心里抹了一把脸。小师叔,为了你媳妇,这下老子是牺牲大了。

    “小舟,你还小,见识少。现在想伴侣的事还太早了。等筑基以后去历练一番,你便会觉得这样的美色在世间也不过尔尔。”蓝夕羽散出母性光辉,再三劝解,就好像防止儿子一不注意就要被狐狸精勾搭去似的。就这么讲了一路,直到北辰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0》,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10章 色迷心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0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10章 色迷心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