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出发

    钟鸣作为掌门弟子,在掌门殿执事已久,当过不少后来入门弟子的新人向导。因此很快有人过来向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尽职的介绍给张舟,谁让他在这次下山的弟子中如此“特殊”。

    很快张舟又认出一个熟人。

    “钟师兄。”过来打招呼的这人不就是陈少璟?他已经筑基了。

    钟鸣回礼之后看看张舟说道:“你二人同是一期弟子,应不用我介绍了罢?”

    “张师叔,自华霙长老亲去卓然峰教导张师叔之后许久不见了,可还记得弟子?”陈少璟一脸恭谦的向张舟拱手道。

    陈少璟的师拜擎羊峰古月真人,古月真人师尊乃擎羊峰长老玉珏真君与萧玄、白悦华乃同辈。若严格按辈分,钟鸣、张舟等人皆是陈少璟的师叔辈,而在九霄门内相近的弟子之间只要你情我愿,并不会对辈分称呼太严格,众人习惯按一开始的称呼相称。钟鸣作为入门引导者,众人一般称其师兄以示亲近,同期弟子之间也习惯以师兄弟相称。

    前有钟鸣刚说二人为同期弟子,之后陈少璟就恭敬称张舟为师叔,显得张舟依仗长辈傲慢孤高的模样。

    果然随着陈少璟的话语,先前来打招呼的弟子看着张舟的眼神带上了几分颜色。

    张舟心知被陈少璟摆了一道,此时说什么都显得苍白,干脆沉默到底。

    虽不知二人之间有何恩怨,但陈少璟这么来一句弄得气氛尴尬,钟鸣心里对陈少璟此人有了腹诽,暗骂他多事。此时钟鸣若帮张舟说话,便又落实了陈少璟言语暗示的内容,真是里外不是人。

    许艳明看氛围冷下来,立时端起可爱的笑脸插话道:“张师弟,你怎的不向我等介绍介绍你这位同期好友?钟师兄这知心哥哥一做几十年,门内无人不晓,我等各自司职,比不得他脸面宽大。”

    呜呜呜……许师姐不愧是美女师叔的弟子,一样的善解人意,这么机智给个赞啊!张舟心里泪流满面,表面上赶紧扯出一副恍然的讪笑,赶紧骑驴下坡,摸摸鼻子说道:“哎呀!我这记性,确实该打。只看见钟师兄跟众师兄熟识,倒忘了许师姐你们三人不一定都认得过来。”

    他又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继续说道:“别的师兄我不熟,也仰仗钟师兄引介。不过这位与我同期,倒是应我向许师姐你们介绍一二。”他说着热情的拉起陈少璟的手面向许艳明、纪珞裳和云文彦三人介绍道:“这位是擎羊峰古月真人座下弟子,陈少璟师兄。我刚入门时颇得他照顾。”

    “哦!原来是刘师兄的弟子呀!已经筑基了,真是年少有为,大有前途呢!”许艳明笑盈盈夸赞道。

    “这便是刘师兄首徒啊!我听说好像是靖海陈家的,确实不错,他日必有一番作为。”云文彦打量了陈少璟一番后点头称赞。

    张舟心里默默为这二人比赞,看来这一番捧杀下来陈少璟只能把自己刚才吐的口水舔干净。

    果然,陈少璟红着脸低头说道:“两位师叔谬赞了。”

    他本想引起其他人对张舟的成见,就算钟鸣也不好明着帮张舟说话。哪知忽然冒出三个与自己师尊师兄弟相称的,仅他们对自家师尊一声师兄,陈少璟的辈分就矮了一截。这三人又与张舟辈分上是师兄弟,倒是圆了张舟实打实的是他师叔辈。怎么说张舟也得随那三人叫他师尊一声师兄呢!真是可恨。

    陈少璟见给张舟穿小鞋不成,心里更是记恨他几分。

    “做得好自然值得称赞。我们的笨师弟年纪小,不懂事,我们又不能时时关照,以后还要拜托同样年轻的你拉一把才是。”静默许久的纪珞裳轻轻柔柔地开口道。

    “这……张师叔他……”

    “你与小舟同期,年长于他,修为也高于他。他既然唤你师兄,你自应与他师兄弟相称才显亲近。”纪珞裳柔声打断陈少璟的话。

    陈少璟一时吃瘪,顺从地说道:“是,师叔说的是。张师弟与弟子同期之谊,弟子帮衬他也是应该的。”

    钟鸣见师弟师妹们把场面圆了过去,跟着笑道:“张师弟,你虽年纪尚小,也应严以律己,以你陈师兄为榜样,勤加修炼。同一期弟子相差太大总是容易起非议。”

    张舟口头上说是,心中再次感慨萧掌门这一系的护短。这些有爱的人怎么能让他们随随便便炮灰掉?他更坚定此次下山要完成的事。

    在众人言语之间,天色已大亮。掌门及各峰长老或主事站到殿前檐下,萧玄身为掌门自然站在醒目的中间位置。

    “我九霄门立世万载,以人为本。重人道,行天命。今又到开山门广纳新源之时,本门对诸位委以重任,为本门寻觅后继之师。出门在外,尔等皆为我门代表,望此行尔等恪守门规,勿为私欲妄为。”萧玄声音不大,却威仪肃然,声声入人耳,仿佛说话的人就在耳朵旁。他做了一番简单的训话后,向空中抛出一道青光,顷刻间一艘巨大的青色三层琉璃宝船停在广场一侧的空中。

    宝船上三层宫楼,目测船高七八十尺,长百余尺,船侧偏后伸出二十根桨。

    船楼顶上扬起两张大帆,船前甲板上还有一张更大的帆,白帆上黑色染料画着一个圆形纹样。九层流云纹上是一座山头,这是九霄门的标识。每根帆柱顶上缓速旋转着如竹蜻蜓的螺旋桨。船后张着如鱼尾状的尾舵,比起一般的船尾舵要大一些。

    萧玄又向宝船抛出三道白光,船身两侧顿时亮起玄奥的符箓阵,一会又隐没于船身之中。

    激活宝船后,萧玄侧身看向蓝夕羽,拿出一坛酒递给她,说道:“若又遇淙清来捣乱,用此酒安抚他便是。此行需师妹你费心了。”

    “夕羽定不辱使命。”蓝夕羽收下酒坛,对萧玄行了个礼后转身面对广场中众人肃声喝道:“出发!”语毕她飞身向众人,伸手虚空一抓,张舟随即落入她手中如鸡子一般被拎着飞上宝船。

    其余人纷纷祭出自己的飞行法器御空飞上船。

    看着其他人各自自由飞跟在蓝夕羽后面,张舟对自己总是被这般拎着既无奈又尴尬。大约在他们心中十八岁也还是小崽子一只吧!他几乎看见后面有些人看着他在笑。

    他并不知其实在这一方世界,对修士而言,未筑基便不算成年。

    登了船,进入船楼第一层控制大厅内集中,由钟鸣负责清点人数。此行出发弟子一共十六人,钟鸣快速清点完毕向蓝夕羽禀报后,只见蓝夕羽一声:“启程!”随即拿出一枚玉简手一挥,向大厅中央地板上平放的一个巨大圆形镜面甩出一道光,玉简没入镜面。

    圆镜周围亮起法阵,旋转起来,接着镜面也发出白光,白光渐渐散去,镜面显出像地图的图画。众人感觉到船身明显移动起来。

    简直就是全自动导航,张舟觉得这技术堪比未来科技。如果不是因为已经在这世界生活了十八年,真怀疑穿越的是科幻世界。

    各人各自挑了房间后就自由活动起来。

    宝船两侧的船桨似蜈蚣足一般有次序的摇动起落,就好像真的在划水。但宝船安静无声,四平八稳,不看船桨在动,就觉得船只是飘着。

    张舟站在甲板上看风景。大约是这船够大,甲板上站个四五百人不是问题,因此他看着船外的风景,恐高症并没有发作。应该是这艘船给他足够的安全感。

    甲板上三三两两的人聚集在一起或聊天或吹风。张舟想起小学时去春游的心情。

    不同的是他现在很想一手里有个打火机,另一手里有一瓶油。

    纪珞裳和钟鸣,许艳明和云文彦,这两人两人之间冒着粉红色的心形泡泡,比白悦华和蓝夕羽之间更灼热的温度几乎要闪瞎张舟。

    各位师伯师叔,把一只青春期的单身狗安插在这些一对对的师兄师姐里,有考虑过单身狗的感受吗?张舟心里泪流满面。他刚才还苦恼着两个妹子哪个更好,简直是想太多了。

    看着妹子总是一对对,自己形单影只,张舟忧伤的叹息了一阵,转身回房。他觉得再待下去就要去看眼科了,不如回房打坐,自愈一下备受伤害的眼睛。

    走了几步,他终于忍无可忍,转回头怒道:“你不要一直跟着我!”

    陈少璟笑嘻嘻道:“是师叔们交代我要和张师弟你多亲近亲近,我哪敢不从。”看着张舟一脸不爽的样子他就爽了。

    他就是看不惯张舟资质不如他,背景不如他,明明是同期弟子,因为是掌门亲自带回来的而不用参加试炼,又直接拜入长老座下,年纪小修为低却高他一个辈分。更看不惯他平庸的资质却得到掌门及几位长老的指点,最后又烂泥扶不上墙连筑基都没有。为什么如此庸才却能占着茅坑不拉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8章 出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8章 出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