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正片要开始了

    事实证明,有靠山和没靠山是不一样的。张舟在九霄门的前五年靠熬,后五年根本顾不得数日子就过去了。他如今是炼气九层,但白悦华仍嫌弃他进度太慢,不够努力。

    验收日又是例行被打趴,张舟死狗样的支起身在原地打坐运气疗伤。他这几年来剑术不怎么样,白悦华只要他反复练习基本剑式,身体倒是淬炼得颇为强健。得益于学完剑式后白悦华和三位师伯的喂招,每个人都把他打得当狗爬。就这样打趴了运气疗伤,起来再趴下,再疗伤,如此往复循环,炼得体魄硬邦邦。

    算起来目前张舟是这拨人的弟子辈中最小的,其他弟子不是外出历练就是闭关,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新入门的徒弟了。习惯了当师尊的三位师伯闲得手痒,只好拿张舟来过把瘾。

    就像一个家族里都是成年人,忽然新增了个娃,所有人都想逗上一逗。

    埋怨归埋怨,张舟却还明白这些人是真心要教导他。久而久之厚脸皮的与他们混熟了,仗着三个大的撑腰,私下的称呼里蓝师叔变成美女师叔,白师叔也成了小师叔。

    驱完伤痛,张舟笑嘻嘻地凑到石桌边讨杯冰镇饮料,听得众人讨论开山收徒的事,眼珠子一转,对萧玄求道:“掌门师伯,我也想去。”

    “这嘛……”萧玄没敢擅自一口气应承下来,而是看向白悦华,“悦华怎么看?”

    “吾随你。”白悦华倒是把皮球踢回给他。

    萧玄又扫视其他人。

    “历练历练有何不可?依我看,此次不如内门各峰出一名弟子。”杜安语出声。“一来杜绝一人把持,众人跟风。二来各峰自扫已久,需要磨合一番。三来各峰要收怎样的弟子心里有个数。”

    仅第一条理由便能让萧玄点头。上一次下山收人的弟子就是因小团体一人妄自尊大,惹上了疯道人。幸好惹的也是疯道人,若是惹的是个狠角色,事情就难了了。

    “还需有个领头,压一压性子特别的,免得磨出火来。”萧玄道。

    “夕羽就很合适。”杜安语接道。

    叶添云附和着点头。

    蓝夕羽一金丹女修带队威压足够又不会锋芒过锐引起其他派门反感,确实是不错的人选。

    张舟知道不论有没有他参与这一茬,商讨的结局都是蓝夕羽带队。原著剧情从“夕羽下山遇万卿,春风一度孽海生”开始,这是要正式开演了!不是,是命运的纱轮开始转动!

    这些年和几位师伯师叔相处下来,感受着他们的关怀和教诲,对张舟来说,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这几年被重视得多。虽然只是一本小说里的人物,却实实在在牵动着他的喜乐,那么真实,那么立体。他已经把他们当作家人看待。真希望他们能一直这般逍遥地一起喝茶吹牛。

    可按着原著,蓝夕羽会死,萧玄会死,叶添云、杜安语会死,最后白悦华也会死。可他们又有什么错呢?他们只是护短而已。

    没错,人本来就有远近亲疏,被这几人收买,不,栽培了这些年,难道还不能偏心他们了?三观什么的就喂狗去吧!这些日子张舟暗暗下定决心站在boss这边。

    他要破坏剧情!首先要破坏蓝夕羽和花万卿的会面!

    于是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定下来了。

    出发前夕,三位师伯又塞了一轮物品给他以防万一。张舟笑得眼睛都睁不开。

    从掌门殿出来,一片冰晶飞到他面前,他抬手接下,是白悦华的传讯符,让他速到玉澜峰。

    各峰都派有一名弟子,而玉澜峰和卓然峰是新开的山峰,并没有前代弟子。张舟便自然作为两峰的弟子代表。想来是白悦华有所交代。

    张舟唤出核桃云舟,输入灵气放大,装上灵石后施施然飘向玉澜峰。这云舟因不需御空飞行术加持,比不上那些御器飞行的速度,不过总比靠腿跑传送点强些。然而或许是前世的坠机空难留下的后遗症,张舟有些恐高,他并没有飞太高,紧紧缩在云舟中央不敢往下看,于是便飞一段,到传送点又用传送传一段。

    到了白悦华的殿里,蓝夕羽也在。两人无声的喝着茶,单独看哪一个都很是赏心悦目,然而合到一起画面依然闪瞎单身狗。张舟看得心塞塞的。

    “下山历练重在修心,不可贪玩废日。修道养德,内功外行,不可惹是生非。”白悦华始终坐直着身板,一如往常的冷峻严肃,严厉的做交代。“每日内修运功不可停,如有懈怠,回来吾必严惩。”

    “是!弟子记住了。”张舟拱手弯腰,一副乖顺模样,心里嘀咕道:老子还不是为了给你看着媳妇?

    白悦华训完,丢给他一颗连着细线的物品。张舟接下,打开掌心看,是一小根冰蓝色透明的六棱柱体晶石,用银色金属丝绞成网笼包裹着挂在细链子上。

    “这是你小师叔专程挖回来的万年寒魄髓。”蓝夕羽帮着白悦华解说道。“山下灵气不足,此物可补水灵气。”说着她也拿出一条白色两端绣了金羽的发带,招手示意张舟走近些。“我虽为领队,但也难免有顾及不周之处。此发带有我下的替身咒,可挡一次元婴以下致命一击。”

    蓝夕羽说着将发带系到张舟头发上,又替他把寒魄髓挂在脖子上。

    “谢谢小师叔,美女师叔!”张舟咧开嘴傻笑,回味着刚才蓝夕羽温柔的举止,若春风拂面。“若无他事,弟子便先告退了。”他识趣的在白悦华开口赶人之前提出告退。

    白悦华手一挥,让他回去了。

    张舟退出玉寒殿,摸了摸胸口的链坠,感觉到其中溢出的浓浓水灵力,他珍惜的塞进领子里。又摸了摸后脑勺冰凉丝滑的发带,心里暖烘烘的几乎软成一滩。

    蓝夕羽美美哒!温柔贤淑得如一泓春泉让他沉溺。但他心中已经坚定的将蓝夕羽配给白悦华,谁也不能拆散他认定的cp,就算是花万卿这个心机表也不行!他暗暗握拳,而后唤出云舟回卓然峰。

    张舟做噩梦了。

    他梦到了高考。

    紧张的复习,紧张的进考场,紧张的写试卷。然而一直都写不完。

    他许久没有躺下睡觉了。在临出发前一晚,他决定好好的睡一觉,于是就梦了一晚的高考。

    他知道是自己太紧张了。前世,只要遇到让他紧张的事,在未解决之前他便会梦到高考。梦里的考场是他真实经历的那个考场,考试的科目不是数学就是英语。那一次真实的命运转折点他搞砸了,砸在那两科上,被全家冷嘲热讽了四年,直到他毕业工作。

    没想到来这里还是会梦到,难到已经成心魔?据说修士进阶难免遇到心魔劫,别人是美色金钱权利各种诱惑,他则是无尽的写试卷?想着想着他不禁抹了一脸不存在的血。

    初晓时分,东方天际线闪耀着一道金边,而后渐渐向西扩散,染出一片黄灿灿。背光的山峰边缘被映成亮色,对比得背光的山体更暗。一座座山体如同墨染一般矗立在朝霞中,显得神秘非常。

    顶着两个熊猫眼,张舟的小船已经飘到掌门殿前的广场。他略扫一眼下面集中站的十来名弟子,跳下云舟收船,也加入他们。

    他明白为何师伯们塞了那么多丹药符箓给他。各峰派出的弟子都是筑基期修为,就他一人是炼气期,一旦遇到危险,只有他打又打不了,跑又跑不快。

    这些着装统一的弟子中,他一眼就认出了钟鸣。如今他已经是筑基大圆满,离结丹只临门一脚。看来萧玄掌门指派他这次出任务是希望他能遇到什么机缘突破瓶颈。他正和两女一男三个站得比较近的弟子说话。

    “钟师兄。”张舟走过去打招呼。

    “张舟,你来了。”因师尊的关系,钟鸣对这个师弟已经比较熟络。“我介绍几位师兄师姐给你认识。”

    待张舟走近些,钟鸣指着左边抱着一把琵琶的女修道:“这位是正声峰清乐长老座下弟子,纪珞裳。”

    “纪师姐。”张舟拱手作揖,顺便观察了下这位女修。白嫩的瓜子脸,明眸秀眉,仪态端方,如一枝清水芙蓉,美女一枚。

    珞裳微微一笑,对他点头还礼。

    钟鸣又指着右边的清俊男修介绍道:“这位是逍遥峰怡然长老座下,云文彦。”

    “云师兄。”张舟又转向云文彦行礼。

    “张师弟多礼了。”云文彦温文儒雅的拱手还礼。

    “这位是清晖峰蓝真人座下,许艳明。”钟鸣最后指着云文彦旁边的女修介绍说。

    这女修也是小美女一枚,与珞裳不同类型的美,带着婴儿肥的娃娃脸上嵌着清水般透彻的大眼睛,很是可爱。

    “许师姐。”张舟拱手,心想,难怪觉得这许妹子有些脸熟,原来是美女师叔的徒弟。

    “我见过你。”许艳明笑得如一池吹皱的春水,目光潋滟。“我跟着师尊去过两次卓然峰。”

    “让许师姐看笑话了。”张舟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到卓然峰的一般都会看到他被教训到趴下的狼狈样。

    “我们师尊都各自交代了此次下山要照顾好你,你就放心吧!”许艳明亲昵地拍拍他的头。

    张舟脸红了起来,实在太丢脸了!他们真当他是小娃娃呢?不过也好,有纪珞裳和许艳明两位小美女做伴,一路上不会无聊了。蓝夕羽是boss的,那这两个总能试试看吧?他想着心里开始期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章 正片要开始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章 正片要开始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