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悦华·一万诺夫·白

    经过美女师叔短暂的关怀后,张舟开始了新的一天的修行。

    而白悦华和蓝夕羽则坐在一边的石桌上喝茶监督。

    原著里虽然不曾正面描写过白悦华对蓝夕羽的感情,但就蓝夕羽死后他疯魔的程度看,想必就是那种爱在心里口难开的闷骚吧?张舟心中暗自腹诽。

    现在看见一人风度翩翩华丽俊美,一人柔情绰态巧笑倩兮,在此亲密叹茶的恬美画面,真是闪瞎单身狗。

    在九霄门五年,张舟也见了不少高阶修士,普遍颜值都是往高走。他曾引以为豪的那副皮相在此并不显惊艳,起码眼前喝茶的两人都压他一头。其实前一世他也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所谓的帅也就是矮子里拔高子。群众生活里难得一见才引人瞩目罢了,与专业贩售颜值的影视明星相比还是差上一截。大概是气质上输掉的分数,他想着腰杆挺得更直了些。

    蓝夕羽将滚烫的茶汤倒入杯中,而后一副期待的眼神闪亮看着白悦华。

    只见白悦华脱下右手手套,做出一个拈花的手势。一支剔透的冰枝自他拇指与食指之间伸长出来,长到约寸把来长时错落长出两个鼓包,鼓包又拉长,长大,最后开成两朵晶莹的冰花。

    看起来像玉兰花呢!张舟不时用眼角瞥向石桌这边,看白悦华如何把妹。

    那两朵玉兰花状的冰花被白悦华一抖,各落入两人的茶杯中,半浮在茶汤里。他手里光秃秃的冰枝瞬间消散无踪。

    这个装逼给满分!张舟心里暗叹,不愧是当boss的人,连把妹都如此华丽。此时他眼尖的发现原来白悦华紫色华袍上胸前的衣缘处恰恰绣着一朵玉兰花的暗纹。哎呦!真是够闷骚的,话不会说,倒是把自己喜欢的事物暗藏在把妹招数里。

    可惜呀!如果不是半路杀出个花万卿,阴差阳错和蓝夕羽春风一度的话,这二人也许会是一对神仙眷侣。

    在张舟一边挥剑一边感受旁边闪亮闪亮的暧昧气氛时,院子里忽然接二连三降下三道光。光亮散去,现出三个男子身影,张舟认得出一个是掌门萧玄。其余两个男子一位玉面桃花眼,手执羽扇,一位唇上一笔隶书须,腰间别着管玉箫,皆为陌生面孔。

    “这便是卓朴的弟子?”那执羽扇的男子玉面含笑,羽扇指点向张舟问道。

    “正是。虽是挂名弟子,但现今也是卓朴唯一传人了,名唤张舟。”萧玄真君捻着青须答道。

    “张舟,来见过各位师伯。”蓝夕羽招呼张舟道。

    “见过掌门师伯。”张舟收了剑顺从的走近众人行礼道。

    “这位是叶添云真君,号怡然,逍遥峰长老。”蓝夕羽比着执羽扇的男子说道。

    “见过叶师伯。”张舟向他乖巧的拱手行礼道。

    “嗯!来,这是见面礼,拿去玩。”叶添云扇面一转,托着一个楸子核雕小舟递给张舟。“此物唤做铁核云舟,乃慕沙洲千年赤铁核桃树所结子实制成,导入灵气即可使用,意念控制,不需御空飞行术。”

    张舟听得眼睛一亮,知道这是一件飞行法宝,自己终于也是飞行一族了。“谢谢叶师伯!”他说着忙接过那半个山核桃大的宝贝。

    “这位是杜安语真君,号清乐,正声峰长老。”蓝夕羽又比着腰间别箫的男子介绍。

    “见过杜师伯。”先前得了一样宝贝,张舟正乐在心头,依然乖顺的作揖行礼。

    “好!既然叶师兄开了头,我自不能居后。”杜安语笑着翻手掏出一个紫金铃铛。“此物唤九韶今音铃,去迷障敛心神。”说着他摇了一下,只听叮铃一声清响,张舟感觉神清气爽。

    嗯,平时这是不用灵力的清心咒,遇到迷幻术的时候大有用处。张舟心里边评估,边高兴的收下。反正不要白不要。

    这边张舟刚谢完,那边萧玄干咳了一声,说道:“你们两个争先恐后,让我这个大师伯很没面子。”接着他也拿出一件法宝来,一个巴掌大的长颈白玉瓶子。“此乃化生玉净瓶,妖兽收入其中可炼化成丹。”

    此物一出,众人哗然。“掌门师兄这回可是下了血本!”叶添云摇头摇扇笑道。

    “咱们师兄弟素来同气连枝,为护着卓朴的一根独苗苗,我身为大师兄,自是要下血本。”萧玄真君炫耀似的得意笑道。他将玉净瓶塞到张舟手里,接着手指轻点一下张舟的眉心,打入使用法诀。

    张舟快速的在意识里过了一遍,瞬间了然。原来是炼妖壶嘛!收入的妖兽等级不能高于法宝主人才能炼化,否则只会化作血水。不同等级属性的妖兽炼成的丹药也不同,等级越高耗时越长。

    待张舟谢了萧玄,一直沉默的白悦华袖子一甩,一道带着寒气的力劲把张舟推回之前挥剑的地方。那三人也不再打扰张舟,转而围着石桌讨茶喝,三人都默契的离白悦华三尺之外。

    “我等来此,悦华介意否?”叶添云笑靥盈盈对着白悦华问道。

    “卓然峰非吾做主。”白悦华目不斜视,直直盯着张舟。

    然而他们也并没有询问张舟的意思,在他们眼里张舟就是一毛孩子,什么都不懂。

    谁是毛孩子?两世为人年纪加起来总共也差不多五十岁了!张舟心中忿忿不平,转念一想,好像在这拨人面前说他是毛孩子也没什么不对。除开最老的萧玄五百多岁不说,最年轻的是白悦华,也有五十七八岁了。

    张舟边练剑,边支起耳朵听他们闲聊,才知道白悦华排行最小,连蓝夕羽都比他大。好像原著中也没说哪个年纪大,只是提到蓝夕羽的母亲明昭真君是白悦华的姨母,白悦华从小和蓝夕羽相伴,故而比较亲近。

    原来是姐弟恋,难怪白悦华爱在心里口难开。是怕蓝夕羽只把他当小孩吧!好像女生一般都不会对自小看着光屁股长大的男生产生男女之情?

    哎呦!光屁股的白悦华!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啪!

    张舟“哎呦”一声捂着额角蹲下,他面前一个弹丸大的冰雹嘀溜滚在地上。一道影子瞬间笼罩住他的身形。

    “剑道忌三心二意,现起一万。”冰冷的声音说完,张舟的周围又起了一道法阵。

    张舟心里暗暗叫苦,嘴里却只能回:“弟子知错,白师叔教训的是。”

    前面练的都白练了!一万!一万啊!虐待未成年人!张舟暗自咆哮着,到底白悦华有多喜欢一万这个数字?动不动张嘴就是一万,怎么不改名叫一万诺夫得了?直到卓然峰只剩他一人,月牙西沉,他才死狗一般爬回石室。

    此后除了白悦华固定时日来验收之外,另外四人也会不时踏足卓然峰。他们擅自帮张舟增加了训练内容,传授了些各自的长项给他。萧玄传授机关术,叶添云讲丹道药理,杜安语说乐理,蓝夕羽擅长阵法。把他整日的课程都排得满档,几乎没有空闲再离开卓然峰,因此他们还经常带书籍玉简给他背,美其名曰替吴卓朴教导弟子。实际上是把卓然峰当做了聚会点。三三两两不是喝茶下棋就是比划吹牛。吴卓朴在的时候卓然峰从来没这么热闹过,他才不会让这些人在他的地头作乐呢!

    很快,华霙长老去卓然峰教导的消息不胫而走。于是陆陆续续开始有些人上卓然峰来锦上添花,女修的数量显然比较多。

    张舟心里明白这些人都是冲着白悦华来的。蓝夕羽没来的时候,那些女修围着白悦华斟茶倒水大献殷勤。这白悦华虽冷漠,时不时咻咻地放冷气,但面对女修的时候都十分克制,只是面无表情就是最大的表情了。

    原著里的白悦华对待女修也是相当宽容,只要不是跟着主角混的那几个,他都不会下狠手,有时候甚至会帮一把。最痛恨欺负女性的人事,遇到定然出手,合欢宗的人看见他都绕道。女性之友啊!

    不过也是,其实两*oss之间是笔糊涂账,并非绝对的正邪之争。

    张舟在白悦华的魔鬼训练下,立场悄然开始偏向了白悦华而不自知。

    再说卓然峰人流如织后,某天有人搅到叶添云下棋的兴致,一怒之下便在卓然峰下了护山阵。一刀切的把除他们几个师兄弟外的人都挡在了山脚下。美其名曰,张舟修炼需要安静。

    张舟知道,其实那天叶添云下棋输给了萧玄,借题发挥而已。他们喝酒吹牛的时候吵多了,会时不时过两招,弄得飞沙走石的。

    任这帮师伯怎么闹,白悦华依旧八风不动,他对张舟道,剑修当心无旁骛,不为外物所动。一旦张舟走神,便换来他的残酷镇压。悦华·一万诺夫·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章 悦华·一万诺夫·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章 悦华·一万诺夫·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