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真真亲师叔

    那几个围殴的弟子不止修为比他高,年纪也比他大,体型自然强过他许多。就是普通的拳脚相加也把张舟打得在地上滚来滚去。他强忍着伤痛,只盼着他们快点打完收工。

    忽然一股寒气袭来,一道女声充满威严的喝道:“尔等作甚?”

    一句话引得陈少璟众人抬头一看,吓得全跪趴下了。

    “弟子拜见华霙长老,蓝真人!”众人异口同声一齐执礼道。

    趴在地上护着头脸的张舟一听,抬起头来,只见半空一支巨大的金羽毛上立着一男一女。男的正是白悦华,掌门赐号华霙,那蓝真人自然是那女子,蓝夕羽。

    “尔等是哪一峰弟子?何故在此私斗?”蓝夕羽脚尖轻点,飘飘摇摇落到张舟面前。

    美女!大美女啊!张舟看着蓝夕羽纤纤身型钗裙轻摆,天仙下凡般落在面前,心里似被羽毛撩过痒痒的。

    “回,回蓝真人,弟子是擎羊峰古月真人座下,陈少璟……”陈少璟捏了把冷汗,希望对方听得出自己背后还有一个靖海陈氏。而后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此人入门五年贪好安逸,懒惰懈怠,疏于修炼,我等师兄弟怒其不争,看不过教训于他。”

    执事堂、讲经堂、演武场等公共场所与各山峰是分开的两路传送阵线。他们每次都守在两路阵切换之处截人,就是看中使用传送阵的都是筑基以下还不会御空飞行的普通弟子。而高阶修士御空之后来去匆匆,也并不会注意到地面上的这些小动作。

    怎知今天会有人留意他们的动作,其中一个还是脾气强硬著称的华霙长老。

    反正卓然峰只剩张舟一人,陈少璟咬咬牙,干脆来个黑白颠倒,把责任往他身上推个一干二净。

    张舟对陈少璟这番倒打一耙是百口莫辩。谁让自己现在修为低下,形单影只,连反驳的证据都没有。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无所谓啦!反正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

    蓝夕羽将张舟扶起来,施出一道除尘诀,将他身上的尘土驱除干净后问道:“你又是哪一峰弟子,为何不分辩?”

    “回蓝真人,弟子是卓然峰挂名弟子,名唤张舟。”唉!美人面前这般狼狈,张舟抬不起头来多看两眼。

    “是你?”不待张舟继续说下去,白悦华清冽的声音便贸然插话。“吴师兄带走的人”

    “回华霙长老,正是弟子。”当年吴卓朴说是替白悦华收人,待白悦华需要用人时直接使唤就是。现在看来,白悦华是压根就没当回事。

    白悦华一跃落到蓝夕羽身边,对张舟说道:“叫师叔。”

    “见过白师叔,蓝师叔。”张舟执礼对二人一拜。

    “虽是挂名弟子,但是吴师兄生平唯一。不可辱没师兄名声,明日起吾亲自督导,若再懈怠,定不饶恕!”

    难得惜言如金的冰山面瘫说了这么长一串教训,张舟听得一愣一愣的。

    “师叔教导,弟子定当铭记五内!”张舟笑着响亮回应道。

    白悦华表面上是苛责他连累吴卓朴名声,实际上是向在场其他人表示,以后他张舟由他罩着。

    蓝夕羽再说教一番便与白悦华跃上飞羽离去。

    “张师弟,以后你可要好自为之啊!”

    陈少璟假惺惺撂下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后带着一帮狗腿拂袖而去。

    不管白悦华是正是邪,至少陈少璟等人不会再为难他。张舟乐滋滋的往山峰之间的传送点走。咱上头也有人了!

    第二日一大早,张舟还舒舒服服的绻在床上,忽然而至的一阵冷风把他卷到石墙上。他砰的摔回床上后打个激灵,马上意识到这股寒气是boss驾临,吓得完全清醒过来。

    “白师叔!”他利索的滚下床稽首叩拜道。

    白悦华冷哼一声问道:“只有你?”

    “师尊身陨后方师兄就被调回外门了。”

    “一盏茶。”白悦华说完转身走出石室。

    张舟连忙洗漱,头发简单扎个马尾,堪堪掐好一盏茶的功夫出到院子里。看到白悦华背对着他负手站在院中,手里握着一把木剑,原本疏于整理致使院内丛生的杂草已经被贴着地面齐齐铲平,散落的断草与地面附着一层薄霜。想也知道白悦华出来后做了什么。

    “吴师兄乃剑修。”白悦华转身面对他,一贯冰冷的语调说着执起手中木剑。

    张舟注意到他手上比昨天多戴了一副金线珠绣华丽丽的白手套,眼角细微的抽搐。他知道白悦华孤僻有洁癖,但这未免也太讲究了吧?只是一副手套都要如此珠光宝气的。

    “注意来!”

    白悦华清冽的嗓音把张舟从走神中拉回来。只见他举手一挥,十步之外的地面跟着出现一道深深的细沟。

    “看清了?”

    张舟吞一口口水,忙回道:“看清了。”

    白悦华将木剑抛给他,说:“三千,每日。”

    “白师叔……”张舟一听数量,脸顿时耷拉下来。“弟子还需要去功善堂领任务的,能不能打个折?我怕时间不够哇!”他不能整天都呆在卓然峰上,不做任务他便没有功绩换取物资。不说辅助丹药,连辟谷丹都不够用。月例到手前已经被克扣过一番了的。

    “一万。”见他竟然敢讨价还价,白悦华直接翻了三倍数量,还在他周围打下一圈阵法。

    张舟都惊呆了。果然是别人家的徒弟更好教吗?想怎么来就怎么来。还画地为牢!

    “剑修不需外力。练够数法阵便自行解开。”白悦华冷冰冰说完化作紫色六出雪晶神光飞走,只留张舟一人孤零零站在法阵内。

    哀嚎完,张舟无奈提起木剑按刚才白悦华教的样子挥剑。也不知这木剑是哪种树的木料,跟生铁似的死沉死沉,张舟没挥几下便气喘如牛。一万下啊!他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要讨价还价了。

    挥到半夜,张舟感觉胳膊都要断掉了,才解开法阵。吃过辟谷丹虽然不会饿,但第一次把体力挥霍得这么干净,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五脏六腑内空空如也。究竟辟谷丹是怎么能让人不觉饥饿的?

    他趴在地上神游了会,才晃悠悠爬回石室内。顾不上清洗更衣,他一头栽在床上呼呼大睡过去。

    早上张舟又是被寒气冻醒,见屋里没人,一咕噜翻下床抓起木剑往院子里跑。

    “白师叔!”他见到院子里的人作揖行礼道。

    白悦华依旧面无表情冷冰冰的看着他,拿出一块玉简抛过来。张舟手臂不听使唤,费了老大的劲也没接好,让玉简掉到了地上。他不好意思的弯下腰把玉简捡起来。

    “记口诀,运气。”

    张舟顺从的盘腿坐下,把木剑横放在腿上,而后把玉简贴在额头上。瞬间一道心法口诀冲进脑海,印在他的意识中。《相引心法》,催动灵气运转的一部心法,引导激发灵气的属性作用,比如疗愈自体。反复引气消耗的循环过程中又拓宽了经脉,达到淬炼经脉的作用。

    他沉下心来细致感受自己的丹田处,意识里逐渐显示出自己内腑丹田的模样。丹田里金蓝绿三种色彩的灵气各自成团沉浸着。他按照口诀调动着蓝色的水灵气旋转起来。金生水,水生木,水灵气旋转着很快两侧卷起金色金灵气与绿色木灵气,三种属性灵气紧紧联系在一起,捻成细股,旋转着从丹田导出进入经脉。

    张舟感觉灵气所经之处酸酸胀胀,略微疼痛。灵气一边冲刷经脉一边消耗,因此他又必须同时引导新的灵气进入身体中。

    磕磕绊绊的引气运转一个大周天后,张舟感觉自己的胳膊又回来了。当他一脸喜色睁开眼睛,发现周围又加了圈阵法。

    “白天练剑,晚上运功,吾五天验收。”见他入定醒来,白悦华抛下一句话又走了。

    张舟拔了一会头毛,才郁闷的站起来挥剑。这白悦华不愧是boss,也不管他受得了受不了,强硬的直接给他开魔鬼训练模式啊!一天要练够十二个时辰啊!

    好在这次他挥了三千次之后阵法就解开了。

    果然到了第五天大早白悦华才又踏足卓然峰。这次蓝夕羽也跟着来了。

    在白悦华验收这几日的成果后,蓝夕羽传授给张舟一些初级法术,包括清洁术、除尘诀、清心咒等等实用法术。大约是为了让他节约出时间用来修炼。张舟猜想。这回连洗澡的借口都没有了。

    “若要随心使用还需勤加练习。”蓝夕羽教授完后拿出一个精绣了羽毛纹路的储物袋。“至于常用物品你不必担心短缺,需要什么尽管向我等开口就是。”她抓起张舟的手,指尖凝气在张舟拇指头划开一道口子,取血滴在储物袋上,再把袋子塞张舟手里。

    张舟接过储物袋,心口一阵暖流扫过,忍不住红了眼眶。“谢谢!谢谢师叔!”美女的关怀怎么不感动?他粗略往储物袋里感应,灵石、辟谷丹、疗伤药、替换衣物等日常用品一应俱全,还有一些符箓和消耗性法器以备不时之需。终于摆脱穷困窘迫的生活了!美女师叔!你真是比亲妈还亲,比太阳还红!

    看见张舟感动得直掉眼泪,蓝夕羽咯咯咯如银铃般笑开。

    美女笑起来更美了!张舟泪流满面的想着。

    “这主要是你小师叔准备的,我只是准备了这个乾坤袋。”蓝夕羽笑道。

    咦?是boss给的?没关系,袋子是美女准备的!

    “瞧这孩子感动的。”蓝夕羽见他哭个不停,掏出张帕子替他细细擦眼泪。“吃了不少苦吧?没事了,以后谁欺负你,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回来找你小师叔,他一定给你出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5》,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5章 真真亲师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5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5章 真真亲师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