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先修炼

    拜拜了!这狗血的两天。拜拜了!约好的妹子。还有正在路上的吾王手办,还没来得及拆拆装装大裙子,看看里面的白色蕾丝吊带。张舟忽然觉得临死前的一刻变得十分漫长,因为他脑子里竟然想到了很多东西。嗯!还忘了一比一版的雅典娜圣衣还差一点涂装没做完。不过算了,那套cos装本来是做给莫莫的,她以后大概可以买一套真黄金打造的圣衣。

    如果有来生,一定记得不要再搭dm国航空公司的航班。不!如果有来生,还是不要再投胎在苦境了吧!这困难模式太难通关了,一听名称就觉得好苦。手动点蜡。手动拜拜。

    不过可以选的话,可不可以不要死啊?他这么想着,浑身一震,全身碾碎了一般痛苦,接着两眼一黑。

    等他再次想起前尘往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五岁了。就是说他又出生了一次,连相貌也按照前一世的模样再长一次。好在这次是乞丐出身,除了婴儿时期还算干净,会走之后常年蓬头垢面,看不清样貌,这张脸便不再给他带来麻烦。

    起初他以为穿越回了过去,但是年号帝王什么的完全不存在记忆里。那么是架空吗?在他当乞丐的记忆里,这个世界并没有类似外星生物的存在。

    在见到红鼻子老道的时候他隐约知道这个世界有修仙者的存在,待听到九霄门时就基本确定。只是九霄这个词简直烂大街好吗?修真玄幻文里跟隔壁班的小明一样泛滥!

    只有亲眼看到白悦华的时候,张舟确认了,他穿到小说里了。《仙缘悬衍》里就没写过张舟这个角色,连他的便宜师尊吴长老也是存在于白悦华记忆里的人!师尊是背景板,那他不就是背景板里的茄哩啡?

    原著中两*oss互飞板砖,你拍一我拍一,把对方的亲戚好友师门拍成了渣渣。九霄门在白悦华被揭穿修魔之后就被主角花万卿灭了门,掌门被逼自裁。

    九霄门众弟子大部分脸都没露过就被炮灰掉了。

    张舟揪下几根毛发。怎么办?在主角发威前跑路?不,不,不,该死的作者在大结局里把整个世界都写挂了。他已经死过一次了,并不想再来一次。好吧,人都是要死的,意思是不想再横死一次,求个寿终正寝。

    眼看他的发际线要向后推之时,张舟终于定下一个决心,先修炼,走一步算一步,以后事情以后说。身为移动背景茄哩啡,能顾好自己就不错了。据他对原著的回忆,他这种三灵根资质中中水平,标准杂鱼配置。那些追着boss喊:“杀呀!”“围起来!围起来!”的喽啰们基本上就是三灵根水平。

    玉澜峰上面那位面瘫就是标准boss配置,天灵根变异冰灵根。升级跟喝水一样,十五岁筑基二十八岁结丹四十九岁元婴。虽然因为蓝夕羽的死结成心魔止步元婴后期,但那是后话,暂且按下。就今天得到的信息来看,他也就五十二三岁。

    虽然主角花万卿是双灵根,比不上白悦华逆天,但也是变态风火灵根组合。十八岁筑基三十四岁结丹,现在大约也是五十出头金丹中期。就算不久后会被白悦华废掉,但再修炼也是噌噌噌坐电梯似的一直涨,十五年时间与白悦华齐平。

    再看看自己,再加一个不靠谱的师尊。还是先洗洗睡吧!

    反正离两*oss碰面是在下一次开山收徒之后,还有十年,离最终相杀还有百年,万一他活不过百年就嗝屁了呢?不就白操心了?

    一番思索下来,张舟倒也放宽了心。反正他最拿手的就是得过且过,逼急了最多破罐破摔。

    话说,这姓吴的还真一点都不操心他不识字啊!

    张舟郁闷的从储物袋中拿出最基本的修炼入门教程《引气诀》。好在他生在垮掉的一代中,自小浸淫港台盗版书多年,繁简字体从来没有识别障碍。

    不过识字和看懂从来就不是一个意思。每个字张舟都认识,但是组合起来他就头晕眼花。看来今天不宜修炼,还是趁早洗洗睡吧!

    第二天一早,张舟还流着口水做美梦,杂役弟子方师兄便来喊他起身。告诉他掌门殿前的钟师兄来接他,正在山下等着。

    张舟登时醒了一大半,赶紧洗漱后踩了传送阵下山。

    只见那钟鸣踩着放大的纸鹤立在传送阵外,纸鹤上还载着四个小少年少女。

    “钟师兄。”张舟拱手行礼道。

    钟鸣点点头,对他说道:“我今日带你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熟悉门派。”

    张舟爬上纸鹤后,先前纸鹤上的四人纷纷围着他问起话来。

    “你叫什么名字?”

    “你住在卓然峰,是拜师了吗?”

    “入门试炼的时候怎么没见过你呀?”

    当张舟茫然表示不知入门试炼时,众人神色复杂反应各不同,但都统一的沉默了下去。

    张舟心中暗叫“糟糕”,毕竟曾活过三十几岁,就算再混,看状况也知道众人将自己划入了搞特殊的分类,怕是要被当出头鸟,抓典型了。一路上安安静静,生怕说多错多。

    那钟鸣看起来三十多的年纪,实际上也有五十来岁,筑基后期的境界。对这拨小屁孩的反应见怪不怪,往期弟子里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根本管不过来,只要不闹出大事就不会出声。他一路上只管尽到解说的责任,将门派各处做了详尽介绍,路过执事堂时顺便做了身份登记,领了令牌和月例。

    一天下来,张舟倒也宽心了不少,知道了未引气的新弟子有早课课堂,会有筑基以上的前辈来详细指导解惑,直到新弟子筑基。难怪他的半路师尊那么随意放羊。

    “张舟!”

    蒲一踏出传送阵,张舟便听到一声高喝。他手一抖,手指弯曲握了握拳,很快便放松开。“陈师兄!”他一脸谄媚的笑开,拱手迎上去。

    “少废话!”对方向他伸手道。

    自知逃不过,张舟低头从储物袋里掏出刚领的月例灵石,恭敬的递到这位陈师兄手上。

    山中无岁月,一晃眼张舟就在九霄门呆了五年。如果他知道他那不负责的师尊究竟死于哪次下山,定然会想办法阻挠。可惜在被欺负之前他并没有感到后悔。

    五年前本是九霄门十年一度的收徒期,当年负责下山搜集有资质人源的弟子冲撞了疯道人淙清真人,被他报复性盗走了验资质的量天尺。萧掌门亲自出手取回量天尺时顺便带回的张舟。

    九霄门的修行相对其他派门来说比较特殊。九霄门修行除了功法外,还注重入世修心,讲究个人感悟,因此对修士的心志及悟性要求略高。

    入世修心意味着要沾染凡尘,与当世其他派门独善其身,切断俗世因果的修行之法截然不同。心志不坚定者无法在九霄门修得大成。

    因此九霄门立派以来,飞升者寥寥,大多数弟子在修行路上因种种因果陨落,或散功道消,或转世重修。而得大成飞升之时降下的天劫却比其他派门的简单多了,简直就是走个形式。也就是说修行圆满定然能飞升,不会在最后天劫陨落。最最重要的是,能保持九霄门立足一等宗门,源源不断吸引人加入的最重要的原因是,九霄门飞升后的仙人能重返下界。逢下界大劫,九霄门飞升的前辈便会应劫而下,助下界门人。

    原本按规定,新弟子须经过山门最后一道心志试炼,通过试炼者方为内门弟子。质优者被金丹以上修士挑选收入名下或成为亲传弟子。而张舟则是被萧掌门亲自带进了山门,之后又成为卓然峰挂名弟子,跳过了最后的试炼。这必然引得同期入门的一些内门弟子不满。

    吴卓朴在的时候大家顶多翻个白眼,早课时弄点无伤大雅的恶作剧。自三年前吴卓朴本命玉牌碎了的消息传来,众人对他的排挤便愈演愈烈。

    这个陈师兄仗着有世家撑腰,霸凌这一期内门外门弟子之中。见卓然峰只剩张舟一人,没有长辈过问,便打起了他的主意。每月候在执事堂出来的传送阵外截走他月例中的灵石。

    “等等!事还没完呢!”这陈少璟收起灵石,喝止他离开。

    “陈师兄还有何指教?”张舟点头哈腰讨好的问道。感谢他之前在益州城行乞的岁月,这种乞讨的技巧手到擒来。

    只是陈少璟今天摆明了是来兴师问罪的,收取灵石不过是惯例。

    “说!你是怎么蛊惑周师妹的?昨天我怎么约她都不理我,却陪着你在灵药圃晒了一天的太阳!”

    “啊!这……我真不知道哇!陈师兄,我昨天领的灵药圃的任务,去到那里周师姐已经在那了!我们就一起完成任务而已……”他越说越小声,因为陈少璟那张脸摆明了就是不信。讲真的,这事他实在是冤,别说他对周师姐有什么想法,就他现在这才十三岁,毛都没有的身体,能做什么?

    “哼!我管你做什么任务!你给我离周静远点!”说着手一挥,站他后面的狗腿们立即围住张舟。

    五年前张舟迫于吴卓朴的压力,在未引气的新弟子中是第一个引气入体的,两年时间便已经达到炼气三层。然而吴卓朴下山一去不复返后,因着各种原因修为进展缓慢,目前也就刚突破炼气四层而已。

    围着他的其他弟子都已经五六层的炼气水平,还练了功法,他自知挨一顿是免不了了。叹了口气,他抱着头蹲下,说道:“师兄们手下留情,求别打脸。”

    “打!打烂他那张蛊惑人心的脸!”张舟不提脸还好,陈少璟最气的就是他那张小白脸,就不信那些和他走得近的师妹们不是看上他那张脸。

    张舟一听,把头脸捂得更紧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4章 先修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4章 先修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