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穿越了

    月半明,夜浓重。

    一个淡蓝光球晃悠晃悠的划过夜空。

    忽然一道金疾光袭来,两个光球相撞,发出砰然巨响。

    神光破,两道人影招来式往显出形来。

    须臾之间胜负定出,一红鼻子浑身酒气的老道跌落林地。赢了的中年男人两袖灌风仙气飘飘地徐徐降下,站在老道面前五步之处。

    “哎呦喂呀!摔死老人家了!呃!”红鼻子老道躺在地上打着酒嗝撒泼。

    “淙清老弟,你若专注修行也早已去老换少,又何至于在此卖老。”中年男人捻了捻下巴一绺青须,悠悠揭破红鼻子老道的伪装。

    “呃!老子就是喜欢现在这个样子呃……你咬我啊!呃!”

    中年男人摇摇头,不与他胡搅蛮缠,直接说道:“前几日门下弟子冲撞淙清老弟,是本门教导无方。本掌门在此向老弟致歉,还请老弟归还本门法器。此物老弟留着也无用处。”

    “谁,谁谁呃!说我用不着!老,老老子也要开山立派收徒弟呃!”老道摆出一副无赖的模样,拿出酒葫芦灌上几口,酒嗝打得清亮。

    中年男人也不动怒,对这老道的行为见怪不怪,淡定地从乾坤戒中取出一小坛酒。地上的老道马上抽动鼻子从地上爬起来。

    “神仙醉!呃!给我快给我!”

    “这坛神仙醉作为赔礼,老弟也知该如何做罢?”

    “哈哈哈哈!”老道大袖一挥,从破洞的袖口里掉出一把乌黑油亮的尺子和一大团破烂衣物,顿时便化做蓝色光球扑向酒坛子,眨眼间又一飞冲天,流窜而去。

    中年男人手一勾,草地上的尺子迅速飞入他手中。

    “哎呦!摔死我了!”跟着尺子一起掉出来的破烂衣物动了动,展开来,原来是个小童。“把小孩摔来摔去真缺……”

    小童骂咧咧的站起来,一看面前的人不对,立即噤声。

    这小童一身衣物破烂流丢,袖烂裤短,露出很大一截四肢,赤着脚脏兮兮的。蓬头垢脸,唯有一双如星曜石的眼眸清澈透亮。

    “小娃儿叫什么?为何落入疯道人手里?”中年男人打量一番后问道。

    “小子名唤张舟,弓长张,舟船的舟,年八岁,乃益州城乞儿。前几日那红鼻子老道忽然跑出来拿着尺子丈量了小的一番,说是小的骨络惊奇,要小的拜他为师。”小童虽自称乞儿,对答间却不卑不亢,言辞流利。

    看来淙清之前说的要收徒确有其事,只是为了一坛酒便什么都不重要了。中年男人捏捏眉心,这小童才是个麻烦。思索着要怎的把这事收尾。

    “那你已经拜他门下了?”

    “那老道疯疯癫癫,不管小的愿意不愿意掳了便走,小的怎敢拜他为师。”

    中年男人对那淙清的行事风格见怪不怪,也大致猜到他是怎样威逼利诱这小童。既然小童还未拜师,不如这般处置。他冒出一个念头,便在心中有了计较。

    只见他手一抛,原本握在他手中的尺子泛起白色荧光飞至小童头顶,旋转一周,尺子周身荧光分三段发出金蓝绿三色来。其中蓝色那段较其他两色更长。

    “嗯!”中年男人满意的点点头,捻了捻青须,收回尺子问道:“我乃九霄门掌门萧玄真君,你可愿拜入我九霄门下?”

    小童眼露惊异,愣了半晌方才跪下叩拜道:“但凭真君做主。”

    萧玄再次满意的点头,掐指施出道清洁法诀,将小童清洗干净。他看到清洗干净的小娃娃露出白皙的皮肤及清秀的五官,心下又增加了几分满意。接着他凭空抛出一副玉圭,只见巴掌长的玉圭立时放大如小舟悬空在地面上。小童再次惊呆之际萧玄袖中射出一条青绸带缠着他的腰身,手抓绸带一端一提,带着他跃上玉圭凌空而起。

    张舟四脚着地的姿势匍匐在玉圭上,看着脚下飞速略过夜色中的地面景色,身体不可控的颤抖着。他发觉自己竟然恐高。

    对于小童那狼狈的姿势萧玄却不以为意,像这样第一次御空飞行恐慌的娃娃并不是少数。原本只带着一个娃,他大可像淙清那般收入乾坤袖中再化光回去,而不必选择这速度慢了许多的御器飞行。

    只是想到清洗之前这娃沾染了淙清的一身酒臭,萧玄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他收进袖中贴身携带。

    当张舟流着口水趴在玉圭上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也不知是什么时辰。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盘腿坐直身子,又揉揉眼睛。

    “快到了,我要加速。你坐稳了。”

    萧玄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还不待他回应,玉圭便猛然向前直冲。

    “妈妈咪啊!”

    张舟惊叫声划破长空,吓得扑到萧玄脚下,闭着眼睛紧紧抱住他的腿。

    感觉话音还未消散,玉圭便已经停了,张舟颤巍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到了一处大殿门口。

    “恭迎掌门。”

    大殿门口两边站的两个青底白纹袍服的男子向萧玄鞠躬行礼。

    “嗯!起来吧!”萧玄收了玉圭,接着手一扬,拽着绸带把张舟甩给左边的男子,吩咐道:“钟鸣,你将这娃儿带去梳洗一番。”

    “弟子领命。”这叫钟鸣的年轻男子牵了张舟的手,招出飞剑带着他往山下飞去。

    当张舟被拾掇好,填饱肚子之后,再次被带到先前降落的大殿门口。萧玄看着换了童子服,梳了两个童髻的娃娃,好一副粉雕玉砌的模样,比原来多了几分仙气。

    似是对张舟的模样十分满意,萧玄连连称好。语罢便上前拎着他的领子如提猫仔般拔地而起,飞了约一刻钟,到了一处积雪的山峰。

    皑皑白雪中座落着一幢殿宇,大门上悬匾额“玉寒殿”三字,黑瓦飞檐,古朴庄重。乌黑的瓦脊上覆盖着冰雪,黑白分明,整一幢建筑显得冷寂强硬。周围的雪松笔直参天,为这山头更增添几分森然。

    张舟随萧玄迎着寒气降落在雪地上,望着这片冷寂的景色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萧玄松了领子的手按在他的背后,接着他感觉到那手掌传来一股暖流,将自己全身包裹起来。

    “能不能拜师就看你的造化了。”萧玄轻飘飘一句提点之后大摇大摆迈进殿中。

    张舟甩开两条小短腿急急跟紧他。

    跨过几道门槛,来到一处偏厅,两个人一坐一立在厅室内。张舟一眼就被坐着的男子吸住双眼,他看起来二十多岁,一身华贵的深紫色交领袍服外套着一袭闪烁着点点珠光的对襟雪蚕纱衣,冷峻的面容似冰玉雕琢,半披着墨发顶戴白玉冠。虽寒气逼人,却也掩不住那华丽丽的俊美。

    “悦华!我寻到个娃娃给你做徒弟。”萧玄进屋后把张舟推到跟前,对坐着的那人说道。“金水木三灵根,水灵根颇佳,与你功体属性也算相合。”

    座位上的男子抬眼看了萧玄一眼,冷冷清清的语调简洁地说道:“吾拒绝!”

    “哎~!我好不容易挑选了这么个里里外外都顺心的娃娃,收做挂名弟子也好啊!你这玉澜峰多个杂役拾掇拾掇,你也更省心不是?”萧玄放软了声音继续劝说。

    “不需要!”

    “白悦华!掌门师兄一番好意你不要不识抬举!”站在一旁的青衣男子看不下去了,忽然吼道。

    “比剑,吾奉陪。其余的,请回。”

    “白悦华!你以为我不敢!”

    “哎!好了!好了!有话好好说!”萧玄一看两人剑拔弩张在即,立即出声熄火。

    “掌门师兄,不是我计较,你看他这些年越来越目中无人了!”青衣男子忿忿不平。

    萧玄抬手安抚,示意他先安静,接着又转头对那冰雕般的人说道:“悦华,卓朴也是为你好。自三年前明昭长老坐化以来,你终日窝在这雪峰之中,外界免不了有不利于你的传言。你不愿意走动,师兄不勉强你,收个能替你跑腿的人总有你需要用的时候。”

    “人带走,吾出峰。”

    萧玄和吴卓朴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算是接受了白悦华的妥协。二人深知再说下去他就要翻脸了。

    只是这小童怎么办呢?萧玄眼神又落在了张舟身上。

    “罢了罢了!这小子挂在我卓然峰名下,算我替白师弟管教,白师弟日后需要用人传信到我卓然峰便是。”吴卓朴读懂了自家师兄幽怨的眼神,拎起小童奔回自己山头。

    张舟盘腿坐在刚分到的洞府里,一下一下的捋着额际散乱的软发,愁的要把额际拔秃了。

    吴卓朴问了他名字之后随意指了个山洞,丢给他一个储物袋,也不问他是否识字便交代他好好修炼。自己则跑去闭关了。

    这卓然峰跟玉澜峰一样清冷,不同的是这里还有个杂役弟子,好歹有那么一丝人气。虽然张舟叫吴卓朴一声师尊,但他自知挂名弟子也不比杂役弟子高到哪里去,便也客客气气叫对方一声师兄。好歹日后生活上还须仰仗对方。

    他愁的是今天见到白悦华,确定了一件事。

    眨眨眼,已经死了八年了。当初上了飞机看到空旷的机舱他就应该转身下机。登机前立了那么多flag,他就该想到,长得帅,一无是处,就是必死男配啊!难道那个死胖子企业家二代是男主?不!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明明立了那么多flag,为什么当时他会高兴的幻想自己包机了?

    谁特么包机还坐经济舱?座位窄得一比,腿都伸不直。

    那趟是妥妥的死亡航班啊!太狗血了!飞机起飞后不久,驾驶室打开的广播里传出啪啪啪的直播声。空姐喘得都断气了,他第一次听现场直播,听得满手都是鼻血。啪啪啪结束后就听到几个男人吵架,叽里呱啦的鸟语他虽然听不懂,不过也猜得出是争风吃醋。结果吵着吵着“砰!”一声巨响。驾驶室外的空姐们吓得赶紧去拍门,寥寥几名乘客也加入拍门队伍。

    但里面丝毫不受影响,紧接着又是“砰砰砰!”几声,张舟猜是有人开枪。飞机开始剧烈晃动。刹时间空姐们放弃拍门,哭喊着四散穿伞包,机舱里一片混乱。不过并没有跳伞的机会,因为很快飞机就炸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章 穿越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3章 穿越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