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卷241、春来了

    一听皇上这口风儿,婉兮就急了,“爷,你还这么着?”

    皇帝大笑,圈住了小十四那小小的身子,眨眼道,“本来就好吃,是不是?阿玛闻闻,嗯,真香!”

    皇帝说着话,却也伸手给小十四左右唇边的墨迹擦去,“看以后还谁敢说我们小十四‘胸无点墨’去?别看我们才七个月大,可是这肚子里的墨啊,多着呢!”

    婉兮都被气乐了。瞧她这个爷,这个歪理啊!

    婉兮还是走到皇帝炕边儿上,伸手去拉小十四,“……终归是墨,他吃了怕会肚子疼。叫给嬷嬷,叫去好好儿给灌些水给冲冲吧。”

    皇帝却还是笑,伸手按住婉兮的手,“别担心,配料里都是好东西。爷小时候也尝过,还不是长这么高?”

    婉兮不由扬眉。

    皇帝抱住小十四,便用下巴颏上的胡子,在小十四脸颊上扎了扎。

    “爷的儿子,就是像爷!”

    婉兮的心下一软,那满肚子的担心,倒也都点点稀释而去了。

    皇帝这才端起炕几上的清水,亲手喂着小十四喝下去。

    瞧着小十四在皇上怀里那么乖乖喝水的模样儿,倒比三四个嬷嬷一同动手还更乖巧听话,婉兮这便也放下了心来。

    婉兮便上前将那炕几上被小十四拂乱的笔墨纸砚都亲手给拾掇起来。目光瞄过皇帝刚朱批过的一份折子,不由得垂眸轻笑。

    皇上是写:“谕军机大臣等:满洲大臣奏事,称臣、称奴才,字样不一。着传谕嗣后颁行公事摺奏,称臣;请安、谢恩、寻常摺奏,仍称奴才,以存满洲旧体。”

    她的爷啊,有时候瞧着,真的不像是这么大一个中国的天子;反倒像个大管家,什么大事小情、事无巨细的都管。便连这么大一点小事儿都要亲自下旨的。

    ——眼见就奔五十的爷,还能如此精力旺盛,倒也真是好事儿。

    其实满洲人所自称的“奴才”,跟汉人以为的蔑称,不是一回事。因八旗制度,旗下人在旗主子面前,都要有一个卑称,这便是“奴才”。这个“奴才”与汉人所称的“卑职”、“下官”等,意思相近,只不过满洲人在关外的时候,并无这样细致、丰富的词汇可用,故此才都统称为了“奴才”。

    而当大清入关,融入中原文化,有些满洲大臣便也开始学着称“臣”。只是有些人随了汉俗,有些人还保留满俗,这便一时之间臣、奴才地乱称了起来。皇上才故意有这样的一番廓清。

    殿内正静下来,忽地两股子旋风旋了进来。

    婉兮还没等回过神来,两个小东西已经在皇帝面前行礼请安了。

    婉兮忍不住掐起腰来。

    这两股子旋风自然不能是旁人,一个是福康安,一个是——小七。

    福康安倒也罢了,总归天生就是这个性子。可是小七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一向安安静静的闺女,这怎么也跟着成了一股子旋风了?

    如今一岁半大了,跑也跑稳当了,这便了不得了,跟着一起变旋风了哈?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41》,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六卷241、春来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41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六卷241、春来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