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卷98、胎气

    刘柱儿和语琴身边儿的潋滟已是一路跑去请归云舢来。

    玉蕤一边用自己的身子倚住婉兮,一边落泪,“庆主子与主子多年来相依为命,情比姐妹,便有人心下明白,便是没本事直接伤到主子,也可用伤着庆主子来叫主子着急!”

    “况且此事还牵扯到吉庆去,主子听了便不可能不上火——这便只要动了主子的胎气,那她就赢了!”

    “故此奴才知道了消息,便怎么都不敢告诉主子,就是怕主子着急上火。这才只悄悄儿告诉了庆主子,也好叫庆主子心下有个防备。”

    玉蕤忍不住嘤嘤哭出声来,“主子此时都知道了,便千万压住火气,暂且别同她计较。否则才正是掉进了她的圈套里去——主子且忍下这几个月,将皇嗣稳稳当当生下来,再回手与她算账不迟。”

    婉兮伸手抓着雕花炕罩,竭力平稳自己的气息。

    她自然明白忻嫔想要做什么,可是她出发前后都是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宫里,放在符合叫小七万无一失去了,她便忽视了路上。

    也是她低估了忻嫔,总觉着这一路上还有皇上呢,忻嫔还有胆子做什么?

    她终是没想到,忻嫔是没敢直接对她做什么,却绕了弯子算计在陆姐姐身上,更是要让陆姐姐父亲这一遭便是死罪!

    归云舢急急小跑进来,也是心下着急,本想请双腿跪安,结果一个绊子卡在地下,几乎是连滚带爬到了她眼前。

    婉兮望着归云舢这狼狈相,自己的心反倒先平定下来。

    “都别乱,我没事且从容着干你们各自的差事。便是天大的事儿,既然已经发了,便想着法子如何去周全就是了。再乱,也于事无补,也只能更落入人家的圈套。”

    此时此刻婉兮还能如此冷静,倒叫周遭已经乱成一团的女子和太监们,都如迎头一盆清水,将脑袋给浇清醒过来了。

    玉蕤连忙用自己的帕子垫在婉兮手腕上,请归云舢把脉。

    归云舢细细把了一会子,原地叩头。

    婉兮的心便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说,孩子究竟惊动着没有?”

    这会子才五个月,若是这会子孩子便带不住了,便是拼了命生下来,却也是活不了的!便如宫中七个月派守月姥姥、守月大夫的规矩,便是因为胎儿怎么都是要过了七个月,生下来才能活。

    故此五个月可真真儿是一个坎儿。若能再稳当稳当,过了七个月,好歹还能护着孩子一条性命;或者早两个月,还不过三个月的时候儿,便是孩子没了心下也好歹能不这么难过些不是?

    所以从这一层来说,别说满洲旧俗是从五个月起禁忌便多了起来,便是从胎儿的发育来说,五个月前后也最是要命的时候。

    故此有人要在这个时候儿来动心眼儿,不早也不晚,便当真是聪明啊!

    归云舢急急叩头,“此时请恕微臣直言!皇嗣已然惊动,微臣急需这会子便去亲手预备安胎的汤药!”

    “只是多亏令主子冷静,故此皇嗣并无大碍,还请令主子宽心。”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8》,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六卷98、胎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8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六卷98、胎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