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卷81

    玉蕤去了,这焰火都照不亮的幽暗之处,唯有忻嫔和乐容站在黑夜音乐下,满面的苍茫。

    玉蕤的背影都走得远了,忻嫔还没收回目光。乐容心下有些没底,这便轻声问,“主子一直在追问,她究竟是怎么与令妃生分了的,莫非还是有些不信她?”

    忻嫔的指尖捋着手腕上碧玺十八子下垂下的穗子。

    “她说话,总叫我刺耳、戳心。叫我不能不多防备一层,她的心其实还是向着令妃的。”

    乐容也是皱眉,“那主子何必还要用她?”

    忻嫔叹息一声,转过身去,缓缓朝自己行幄的方向走去。

    不是她想不想用玉蕤的问题,而是这会子,她能指望得上、能伤到令妃的,也唯有玉蕤这个人了。

    所以她心里虽然从始至终,对玉蕤都还存着一丝防备,她却也始终还都给玉蕤留着一线“生机”。

    “只要她能给我一个叫我信服的理由,叫我相信她跟令妃之间,有更合理的缘由生分的,那我就还能用她。”

    她走在前面,声音寂寂。

    “终究这会子令妃身边儿,真正得力的,也就剩玉蕤一个了。想要剪除玉蕤,才能真正伤得着她;也唯有将来有朝一日揭开,是玉蕤背叛了她,这才比简单将玉蕤撵出宫去,叫她更疼。”

    乐容跟上来。

    “如此说来,玉蕤说是因为她当日没能伺候在令妃身边,才让放针的人得了机会她这话,主子还不能放心?”

    忻嫔停下脚步,在月色底下回眸望来。

    “是有些道理。令妃不愿中计,故此没有追究;可是不等于令妃就不恼恨了身边儿人的疏忽。终究女人临盆,母子二人都不啻在鬼门关前走一遭,任何的闪失都能叫人丢了性命去。虽说令妃那次侥幸,可是她心下存了计较,倒也合理。”

    忻嫔抬起头来,面对寂寂苍穹。

    “我只是觉着,仅仅是这样一点理由,还不够。”

    玉蕤回到婉兮行幄,皇帝刚刚离开。

    玉函迎上来,不由得含笑问,“回来了?这是去哪儿了,耽搁了这么久?”

    玉蕤垂下头来,只向婉兮道,“元宵佳节,奴才也有些想家。方才在大宴上正巧见到奴才阿玛,奴才这才私下里与阿玛说了几句话,问问家人是否都好。”

    玉函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儿想想也就玉蕤你最幸福,便是身在宫里,也总能与阿玛相见。若我等,已是早与父兄家人隔绝了去。”

    玉函说着含笑出门,给婉兮叫热水洗漱。

    行幄之内只剩下婉兮和玉蕤。

    婉兮的目光从玉蕤面上浅浅流过,“今儿是元宵佳节,我瞧着你气色倒好,可见今儿过得倒是开心。”

    玉蕤垂了头,忍不住唇角轻挑,“是,奴才今儿可痛快了嘴,说得开心。”

    婉兮便轻轻扬了扬眉,“也没问问你阿玛,这会给我带的针线妇人,可敷使用?”

    婉兮不同旁人,这回是怀着身子出巡的。肚子会渐渐大起来,衣衫什么的都需要修改,故此她位下这回带着的针线妇人要比旁人都多。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1》,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六卷8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1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六卷81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