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卷29、伤离别

    次日,皇帝终于从紫禁城回到圆明园。

    婉兮知道此次皇上回宫,是去勾绝今年死刑人犯。这样的时候,这样的事情,婉兮便也一个字都没问起。

    倒是皇帝依旧面上含笑,完全看不出正在西北准部、回部皆反叛,喀尔喀部还有青衮杂布之叛未平的忧心如焚。

    皇帝抱着七公主逗着,抬眸捏捏婉兮的手。

    “小七的公爹领兵追缉青衮杂布,办事甚得力。爷已经下旨,赐成衮扎布的弟弟、郡王车布登扎布戴双眼花翎。成衮扎布戴三眼花翎。”

    婉兮也是欣慰一笑,走过来轻轻倚靠住皇帝,伸手摇着小七的手说,“希望超勇亲王成衮扎布能早日为朝廷擒获逆贼,叫朝廷北边得以安定,这样皇上便可腾出手来,专心用兵西北。”

    七公主这会子快四个月了,隐约已是懂了大人的情绪,这便朝着婉兮咯咯笑起来。

    小孩子的笑自是这世上最纯净、动听的声音,婉兮便也笑了。

    皇帝更是大笑,抱住七公主又是亲,直说,“今年便是不管发生多少事,阿玛身边终究还有莲生呢。阿玛的心下啊,便也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欢喜去了。”

    婉兮心下一暖,眼圈儿便红了。

    皇帝轻轻握住婉兮的手,“西北、北边都有反叛,爷是忧心。可是你却是进宫十五年方有了咱们的孩子。眼下的困境不过是一时的,又如何与你那十五年做比去?”

    “所以,你不必陪着爷一起担忧——有小七带来的福气呢,爷必定平定了这个天下,将天山南北、旧日西域与雪域,全都收回来给你看!”

    天子豪情,叫人心折。

    婉兮悄然放下半颗心,上前依偎在皇帝肩头,“皇上说,奴才便信。”

    婉兮轻轻阖上眼帘,“奴才虽不知道皇上赏赐成衮扎布兄弟双眼、三眼花翎,奴才却听说了皇上便是这样的时候,还没忘了下旨赈直隶延庆、蓟州、延庆卫、保安、宣化、万全、西宁、怀来、等八州、县、卫、本年水旱雹灾饥民,借给耔种。”

    “战事是战事,民生是民生,皇上从未因为战而忘了百姓生计。”

    皇帝笑了,轻哼一声,“那是自然!爷是天下之主,岂能只一心只顾着用兵之事?管他什么阿睦尔撒纳、青衮杂布,这会子爷却要与你说南巡之事。”

    婉兮不由得扬眸,“爷这样的年份,还是决定要南巡?”

    婉兮自认没有这样的胸襟和气魄。此时西北和北边这样火烧眉毛呢,皇上每天忧心都来不及,还能离开京师,还能下江南?

    这得要一颗多大的心,才能容得下!

    皇帝含笑点头,“西北和北边的百姓是大清子民,江南百姓亦是大清子民。爷没的只顾着一边儿,而忘了其余的。”

    婉兮便也深吸一口气,“爷说的是。越是西北和北边用兵,越要叫江南安定。江南的富庶、江南的粮草,方能成为朝廷兵马的坚固倚仗。”

    皇帝眨眨眼,“预备吧。爷这回怎么着也要狠心,带着你一起去。”

    叫皇上这么一说,婉兮的心便忽悠一下子。

    八月皇上秋狝,她已经不去了;这回皇上南巡,却必定要她去了么?

    她自然舍不得跟皇上再分别几个月去,可是——这会子的小七,还这样小。

    她一想便又要掉泪,皇帝伸手紧紧攥住。

    “别难过,内务府挑上来的八个奶口嬷嬷也都是精挑细选出来。便是没有你在身边儿,咱们的莲生也一定能吃得饱饱儿的!”

    婉兮被说得无奈而笑,“瞧爷说的!奴才又岂是想到那个去了”

    她只是,单纯地舍不得孩子。

    更何况——这几日还在担心忻嫔算计孩子去。她这么一走就是几个月,如何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9》,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六卷29、伤离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9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六卷29、伤离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