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卷64、压制

    (6更)

    回想当年,婉兮心下余痛未消。

    “你一直希望我与九福晋、九爷掰了。而你也的确曾经做到了——那会子,我是真的恨了九福晋去。我跟她掰了,我在那其后的一两年中间,都无法恢复对她的信任去。”

    “那次,舒妃,你赢了。”

    “如今回想起当年的事来,舒妃,我真想问你一句:那是你亲妹妹啊,那流掉的孩子是你的亲外甥啊,那一刻你看见九福晋疼痛、绝望的模样,你心下除了胜利者的欢悦之外,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疼惜和悔过去么?”

    舒妃的脸色登时灿白下来,便是这大年下的寒冬天里,她额角也开始滴汗。

    婉兮摇头,“我恨过九福晋两年,可是我后来才忽然想明白,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是愿意用自己的孩子为赌注,来设计害人的。虽然古往今来,这样的故事也没少听说过,但是我还是相信这些故事里必定有以讹传讹的部分存在。”

    “至少……我不相信九福晋是这样的人。”

    “九福晋对九爷痴心一片,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她绝不会为了害我,就将孩子流掉了的……我自己这么多年没有孩子,我便比谁都更明白那种想要孩子,想要不顾一切保护自己孩子的心情去——所以我最后,还是愿意相信九福晋。”

    “可是你呢,那不是你自己的孩子,你设计起来自然没有那么疼……可是你好歹还应该心疼心疼九福晋。你难道就忘了,你们小时候的相依为命去?身为女人,她被你伤成了那样,如今这些年都难再生下孩子来……你就开心了?”

    舒妃一个摇晃。

    婉兮上前一步,抢先扶住了她。托着她的手肘,近在舒妃耳旁。

    “你今天想怎么用吉庆来打击我,我都由得你。总归皇后已经应下,派人去查。是非曲直,到时候皇后自有结论。”

    “……只要你到此为止,别再做伤害九爷一家的事,我便愿意还将你的把柄再忍一忍,叫你在这后宫里,再留一步退路去。”

    .

    寒风打着旋儿吹过,缠着两人的脚踝,如冰凉的蛇一般,盘旋而去。

    舒妃盯着婉兮的眼,紧咬银牙。

    “不需要你的警告!兰佩是我的妹妹,是我一奶同胞的妹妹!我也没想伤害她,可是我那时候也是别无办法!——况且,她那个孩子坐胎的时候就是不稳,否则她也用不着从一开始就大碗大碗灌药保胎了!”

    “那个孩子是注定留不住的,我不过权宜从事罢了。我以后自然会设法补偿兰佩去!”

    婉兮手指倏然用劲,捏紧了舒妃的手臂去。

    “那你就说到做到!别再伤害九福晋,九爷别伤害九爷去——九爷是九福晋的命,你伤了九爷就是要了九福晋的命;况且,那个孩子也同样是九爷的孩子,你也同样亏欠了九爷去!”

    婉兮不是从小娇生惯养的,故此这会子手上用了劲儿,掐得舒妃钻心地疼。

    婉兮不顾舒妃的哀叫,直盯着舒妃的眼睛,“……答应我!咱们两个的恩怨,咱们两个自己解决,别再连累他们一家人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4》,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五卷64、压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4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五卷64、压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