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卷367、怎么能这样对她

    乾隆是十四年,正是那拉氏正式册封摄六宫事皇贵妃,也因这个名头预定了是继后身份的年份。皇帝就在这一年在翊坤宫后殿悬挂了那匾额和对联。皇帝此时说是为那拉氏所悬挂,正是将时间对得严丝合缝儿,没人能质疑。

    皇帝含笑拍拍那拉氏的手,“朕早想把你给挪进翊坤宫去。毕竟翊坤宫就在永寿宫后面儿,跟朕的养心殿离着也近。只是朕也是顾虑那‘翊坤’二字,怕委屈了皇后你去,这才迟迟未能下旨。”

    “此时机会便正是合适,朕为皇后所做的安排,皇后可喜欢?洽”

    那拉氏忍不住惊喜。

    她早知道翊坤宫那匾额的事儿,当年白常在的哥哥柏永吉便“上赶巴结着”将这匾额的事儿都告诉那拉氏了。

    便为了这匾额,那拉氏正式与舒妃起了隔阂去,直到如今的势成水火。

    可是这会子却才知道,原来皇上当年挂那匾额,就不是给舒妃,而是为了她!

    那拉氏惊喜地用力点头,“原来皇上那样早便为妾身做了安排,妾身、妾身真是深感圣恩……妾身必定好好养着咱们的孩子,必定不叫皇上失望!”

    皇帝含笑点头,轻轻帮那拉氏揉着有些浮肿的手,“那匾额,朕自然是为了皇后挂的。否则一个嫔御,如何当得起‘懋端壶教’那四个字去呢?钤”

    皇帝说着,目光淡淡瞟过舒妃,笑意若有似无。

    舒妃宛若被撕皮抽筋,已是木雕泥塑一般,愣在当场。

    皇上在说什么啊?

    那暗示中宫之德的匾额,是皇上给她挂的啊!什么时候成了给皇后挂的了?

    皇上那会子跟她柔情款款地说过的啊,就是给她的啊!皇上是天子,君言无戏,皇上怎么能尽毁前言去,这会子随便就变卦了?!

    ——那匾额,是她的命根子啊!

    她这几年,都是为了那块匾额而活,都是为了皇上那个隐约的承诺而活啊!

    为了那块匾额名副其实,她明里暗里与皇后斗,到最后都不惜撕破了脸;为了那匾额,她生下皇子之后,发了疯一样想尽一切招数。

    可是皇上怎么忽然就说,那匾额不是她的了?

    她狠狠盯住皇帝,她真想大喊出来,问问皇上凭什么说改就给改了?!

    可是……她没有证人。皇上那时候是只有两人的时候与她说这样的话,她没有人能帮她作证啊!

    甚或说,哪怕就算旁边还有人,譬如她宫里的女子、太监,可是他是皇上,谁敢来给她作证去?!

    自己的奴才是肯为自己舍命,可是若是惹怒了皇上,奴才们丢的不止是他们自己的性命,还有他们的家人!

    皇上这便肆无忌惮、摆明了当着整个后宫的面儿——践踏她!

    为什么?她究竟做了什么?

    她刚刚为皇上诞育了十阿哥啊,她明明是该因为皇子晋位、得封,她怎么也不该今天这样当着这样多人,却要活活咽下这样一枚苦果,有苦不能言的啊!

    她说不出话来,皇帝倒是意态悠闲,“舒妃再无可说了?那便这样定了。舒妃今日便回去收拾,恭候皇后挪入翊坤宫。”---题外话---

    还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67》,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四卷367、怎么能这样对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67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四卷367、怎么能这样对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