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卷52、醒来

    玉蕤有一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转头左右去看玉叶和玉函。

    那两人也欢喜得连忙过来扶住婉兮。

    “主子,你醒了?”

    这几天主子都是恹恹的,不是昏睡着了,可是却分明对眼前的事全都不关心了。

    便是眼珠儿都是直直的,好久看不见转上一转。

    达.

    瞧见三个人含泪的模样,婉兮也轻叹了一声,眼珠儿缓缓一转,自己向上坐了坐。

    玉函忙取了个大迎枕给婉兮垫在背后,叫婉兮坐得舒服些。

    婉兮伸手摸了摸玉蕤的面颊,“我看见你在哭……”

    婉兮这样一说,三人强忍的眼泪便都流下来了。

    主子为了自己都醒不过来,却是因为看见她们哭,知道是她们有事,这才回过神来。

    玉蕤这会子反倒不敢掉泪,使劲用衣袖擦眼睛。

    婉兮虚弱地望住她:“你是最坚强的一个。平素就算玉叶哭、玉函落泪,你也总是最冷静的那个。而且就算你要掉眼泪,也往往是躲开去,自己一个人偷偷落泪。”

    “可是你今儿在我眼前,竟是控制不住地落泪。我知道,定是你遇见十分为难的事儿去了。告诉我,竟是怎么了?”

    玉蕤死死咬住嘴唇,却是摇头。

    这会子主子病着呢,她就是再难受也不能在这会子给主子添乱。

    婉兮轻叹一声,“还不快说?我好不容易醒过神来,你若不说,我就又失了魂了去。”

    玉蕤一惊。

    婉兮轻轻摇头,“我这回病,我自己心下有数。我就是病在没办法保护玉壶,恨自己被困在这宫墙里,看似高高在上,实则万事都是无能为力……”

    “我因为没能护住玉壶而病了,难道你们要让我再因为这场病而忽略了你们吗?若你们这会子还瞒着我,等我病好了才听说,到时候木已成舟,你们岂不是想叫我立时再病一场去?”

    婉兮这一席话,说得三个女子都是泪落满面。

    .

    玉蕤终是将她阿玛的事说了。

    她家里在内务府旗下也并非名门世家,这会子出了这样大的事,在宫里能倚仗得上的,也唯有婉兮罢了。可是婉兮还病着,宫门又被封了,玉蕤自己还不忍心告诉主子,这便都窝在自己心里。

    跟主子一样,恨自己救不了自己最亲的人,恨自己被困在宫墙里,凡事无能为力。

    “虽然只是盘子碗用错了,可是却已被内务府大臣议成了大不敬之罪。若上了奏本去,定下罪名,这罪名便是要掉脑袋的……奴才绝不相信是阿玛的错,奴才的阿玛不是这样鲁莽之人!”

    婉兮听罢,微微点头。衾被之中,她的面色还是苍白如纸,可是一双眸子幽深之中,已然坚定下来。

    “我也相信,不是你阿玛的错。从你阿玛替我差红罗炭场的事,我便瞧出他是个安静缜密之人。”

    玉蕤落泪,“可是那白里黄釉的碗,跟黄釉碗,的确是太过相似。我阿玛自己都不敢肯定,是不是自己检视的时候,的确忘了查看碗里。”

    婉兮虚弱摇头,“皇上登基以来,宫里在皇后之前,没出过活的皇贵妃。慧贤、哲悯二位都是追封,她们生前没能用上这黄釉白里的盘子碗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52》,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四卷52、醒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52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四卷52、醒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