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卷46、灰心

    婉兮抬眸望向他:“爷?”

    皇帝眯眼望向窗外,“九儿,该如何告慰死去的傅清和拉布敦,该如何叫生死不明的玉壶欣慰?在爷看来,那便是圆满他们用性命去换的那个遗愿!”

    “他们是为了朝廷慷慨赴死,他们想要守护的是雪域那一方天地的安宁,爷这会子与其有工夫与你一起落泪,不如早早揆定政令,叫雪域这一次反叛再无卷土重来之机!”

    “唯有雪域尽快恢复平静,唯有叫他们在天之灵此行不远,能亲眼看见,才能告慰他们。”

    皇帝垂首,以额头抵住婉兮的额头达。

    “若想流泪……待得雪域荡平,叛贼服诛那一刻,咱们再举杯、落泪。”

    撸.

    皇帝的刚毅,撑起了婉兮那一颗快要承受不住的心。可是她终究不是男儿,她的泪还是滚落眼眶。

    “爷,奴才好担心玉壶,恨不得这会子能肋生双翼飞到雪域去!”

    皇帝紧紧攥住婉兮的手:“……爷也自私。故此这个念头,你想都别想!”

    婉兮被皇帝困在怀中,虽然明知无法化身飞鸟,可是这一刻却还是忍不住心字成灰,总觉自己就算苟活在这宫中,对一切事都无能为力,救不了玉壶,生不出孩子,眼睁睁要每日里看着五妞在眼前走来走去……全都不能自主。

    这样地活着,又如何比玉壶那样陪着傅二爷慷慨赴死更好?

    这样地活着,又与死了,有什么太大的分别?

    婉兮越想越灰心,竟至支撑不住自己,脚踝一软,身子便从那七八分高的旗鞋上摔倒下来,跌坐在地。

    皇帝一惊,伸臂去揽,却也因猝不及防而没能扶稳。

    婉兮还是崴了脚。

    .

    十年前进宫,她便是以摔了门槛、崴了脚脖子为借口。想借此逃避入宫,想借此远远躲开成为宫中女子的命运。

    可是既然逃不开、躲不过,她这些年便是如履薄冰,一步一步仿佛走在刀尖之上,她还是小心翼翼地走过来了。十年的后宫路,她从一个不懂事、受人算计的小姑娘,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

    她走上妃位,创造了大清后宫出身自内管领下、却无子而封妃的前所未有的新例;她走到了有能力保全自己,不再忍让,敢于与这后宫里任何一个人分庭抗礼的地步。

    可是今天,却还是真真正正地歪了脚脖子去。

    再站不住,再行不稳。便是有皇上陪在身边,便是皇上一如十年来一样,用他自己支撑住她,她还是忽然觉得,一切都那么力不从心,便再站不起、走不动了。

    十年可以走过来,她不是胆怯,她也不是怕累,她只是——看不清那遥远的未来啊。

    在她前面,究竟有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在等着她?

    她能确定的是,等在前方的必定是衰老、是容颜渐褪,是那谁都逃不开的死亡。

    那么当这条路一直朝前走下去的话,她若还是没有孩子,是不是终将在这条路的尽头之处,等着她的只是这后宫里诸多女人一样的孤单、寂寞,死后便连坟墓上都没有一碟供果、一抔新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6》,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四卷46、灰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6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四卷46、灰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