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卷37、眉间成雪⑤

    玉壶说罢,傅清却并没有意外,反倒眼中闪过一丝薄愠去。

    那神色一闪即逝,快得叫玉壶都不确定是不是真的。

    玉壶忍不住仔细去看。

    傅清有些狼狈,极力别开头去,最后还是闷哼了一声:“我自然知道!”

    二爷这是……在吃醋么撸?

    因两人年岁相差不小,傅清又是武将,故此两人相处之时,傅清表现出来得总像是个豁达的兄长,倒从未曾表露过吃醋之意。眼前所见,叫玉壶觉得惊奇之外,心下也是不由得悄悄绽开了欢喜的花朵。

    这才是夫妻之情,心有所动才会有这样的吃味达。

    玉壶垂下头去,噗嗤儿轻笑出声:“难道说二爷早知道我来做什么,故此才能这样容易便在此处寻着我。”

    傅清轻哼一声:“如今外头不安稳。你是我的人,我如何能叫你一个人在外头?便是我自己无法跟出来,便也必定叫人暗中护着你。”

    玉壶莞尔,“那二爷又是怎么知道我是来看苍珠?”

    傅清不由得轻叹一声,攥紧了她的手,“手下人说你每日在湖边拢唇大喊,声音里印着悲苦。我便再是个武夫,细忖之下便也不难一样一样儿去猜罢之后,就猜中了。”

    傅清也轻轻阖上了眼:“苍珠便是这片雪域生成的人,故此来了这雪域,便是我自己都无法不想到苍珠去。你是初次来,就更难免如此。”

    玉壶垂下头去,眼角终究还是滴下泪来。

    这么久了,她独自一个在湖边呼唤苍珠,并不敢落泪;可是这会子当着二爷的面,她终于可以放下顾忌和防备。

    “二爷……我愧对苍珠。”

    傅清深深点头,“何止是你?其实欠他最多的反倒是我。我若当年没有在那王公鞭下救了他,他便也不会誓死跟着我,不会随我回到平地去,不会进咱们家……就也不会遭遇后来的冤枉,不会送了命去。”

    傅清喉咙间也有轻声的哽咽:“……苍珠将是永远站在你我身边的人。你若心里有苍珠,我便是吃味,却也毫无怨怼。”

    玉壶终于轻声笑了,“奴才心里从来没有过苍珠。我便是来看苍珠,一是愧对,二是想念,三更是求他在天之灵护卫二爷。”

    傅清这才笑了,将玉壶揽紧。

    这天地,这雪山与圣湖……便仿佛,她、二爷、苍珠,三个人又在一起了。

    .

    回到行署之后,便是夜晚,二爷也不敢懈怠,依旧去与拉布敦研讨形势。

    玉壶却起身坐到妆奁前,前后散开了自己满头青丝。

    她将浑身上下代表女性的衣物、饰品全都卸下。面上洗净,再无妆彩,坦白露出被晒红、破皮的脸颊。

    头发也按着男子的模样,编成男子的辫子。

    站起身来,从镜中看着自己。

    已经不再是宫里的献春、玉壶,甚至不再是宫外的闻杏。

    此时镜中的,是一个雪域男子。

    眉眼之间的羞涩,一点点变成硬朗、坚定。

    她对着镜中的人微笑。

    “苍珠……从这会子起,我便是你。”

    “苍珠应该护卫在二爷身边。你虽不在,还有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7》,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四卷37、眉间成雪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7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四卷37、眉间成雪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