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卷34、眉间成雪②

    山湖之间,她拢住嘴唇,大声呼唤。

    她虽然知道苍珠已经不在这个世上,她虽然知道苍珠已经离去十数年了,可是她这会子满心的忧虑和无能为力,除了苍珠,她还能说与谁去?

    若苍珠还活着,这会子傅二爷在雪域遇到困境时,苍珠就是这片土地生长的人,凭苍珠的保护,或许还有多一些法子。

    她大声地喊着,却不敢直抒心意,她怕会被人听见,怕被雪域郡王的手下知道原来朝廷的钦差大臣也心存了惧意去。

    她便只能将心中的万语千言都只能化作单音节的吼声去,叫外人听起来不过是在聆听远山的回音撸。

    可是她相信,苍珠若在天有灵,他一定会听见。眼前这一片圣洁的雪山和圣湖,一定会将她的心意转达给苍珠。

    苍珠,若你还在,请与我同在;若你不在,便请将你的智慧和勇气,经由这雪山圣湖,留给我达。

    尽管二爷从不与她说起军情的紧张,尽管周遭人的本地言语她并不能完全听懂,可是她有自己的眼睛,有自己的直觉,她知道,形势已经迫在燃眉,雪域郡王的反叛已然箭在弦上!

    这位年轻的雪域郡王,是老郡王的幼子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老郡王舍长而立幼,那木扎勒承继郡王之位后便将兄长当成心腹大患,多次上疏朝廷,言兄长攻打他。他的目的是想借朝廷之手除掉兄长,夺取兄长的领地,可惜皇帝看穿了他的意图,未逞他所愿。

    而雪域曾经为蒙古王爷所领,故此准噶尔始终对雪域虎视眈眈。多次借“进藏熬茶”的名义,到雪域各大寺庙施舍重金,并暗中与上层王公结交,鼓动雪域反叛朝廷,归于准噶尔。

    那木扎勒因长久未得朝廷支持,终于定下反叛之心。这会子便连“塘汛驿站”都已截断,朝廷政令无法送达,雪域的军报也无法送出。

    她眼睁睁看着傅二爷为了等朝廷的政令,一个晚上双鬓皆白。

    .

    玉壶再拢起两手,凑在唇边,朝山湖呐喊。

    在宫里时,她是沉静缜密的女子,不仅有能力自保,还能帮衬得上自己的主子。

    从前以为那宫墙之内便是这世上最残酷的战场,都是近距离缠斗,勾心斗角,杀人不见血。可是直到此时身在雪域,才明白那宫墙之内不过只是这天地之间太小太小的一个犄角。

    真正的沙场,真正的人头落地,都是在这里。

    而在这里,她竟然没有能力帮上二爷任何。除了尽一个女子的温柔之外,她竟什么都做不了!

    她恨自己,恨自己在这样严峻的时刻,无能为力!

    她恨自己,在这样的时候只能空空向一个故去了那么多年的人,这样孤绝地祈祷。

    她不知道皇上已经下旨,令班第入藏,代替拉布敦;因塘汛被截断,皇帝的诏书根本无法抵达雪域。傅清和拉布敦已成孤军,被围困在这高原之上,十面埋伏、风声鹤唳。

    对着这雪山、圣湖,她不敢说出心里话,也不敢掉下眼泪。只有那单调的“啊”声,只有山水的回音。

    她喊累了,一个踉跄跌坐在地。泪眼朦胧里,又看见了苍珠。

    那面孔黧红的少年,用那样清澈的眼睛,立在雪山之下、圣湖之畔朝着她微笑。

    仿佛说:我在,别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4》,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四卷34、眉间成雪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4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四卷34、眉间成雪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