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卷8、梦见

    永寿宫里,婉兮最为难的是与玉函说开降位的事儿。

    玉函听了,却也只是淡淡垂首,“主子不必如此,奴才心下都明白的。其实奴才这些年在永寿宫里,也没能帮上主子什么去。一直以来都是玉壶、玉叶、玉蕤做得最多。奴才不过是仗着一点老资格,才能叫主子这样看重罢了。”

    “主子别为难,其实奴才也替主子高兴。五妞虽然是刚回宫来,可既然是跟主子从小情如姐妹,那便必定如玉叶一样,也能全心全意都为着主子。那便必定比奴才得力许多,奴才也理应让出这个头等女子的位置。”

    玉函的话叫婉兮听得心中苦涩。

    五妞是否当真能跟玉叶一样?她自己都不敢轻易下这个结论。可是这会子当着玉函,她只能咽下那份苦涩,无法细说。

    晚上简单咽了几口饽饽,婉兮便和衣躺下醢。

    迷迷蒙蒙地也还是入了梦,梦见了她小时候养过的那小土狗。她便赶紧跑过去抱起来,嘴里嘀嘀咕咕问:“……毛团儿呢?”

    这个“毛团儿”叫的不是宫里的毛团儿,叫的是她那小土狗从前“偷人”生下的那个小串儿。那年小土狗死的时候儿,那个小毛团儿也一起死了。故此她在梦里只看见了小土狗,便直觉也问问那小串儿的下落。

    它们母子,本该在一起的啊。

    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被一巴掌给打醒了,一看怀里空了,没问着小串儿不说,连小土狗都不见了身影。

    她心底说不出的难受,便发了脾气,抓起枕头不管不顾撇下去。

    她以为是守夜的玉叶拍醒的她缇。

    “你又想怎样?五妞的事,我说过便如此办吧,别再啰唣!”

    .

    枕头落下,夜色中却浮起轻声一哼。

    桀骜的、矜傲的。

    婉兮一听不对劲儿,赶紧坐起来,瞪眼望过去。

    夜色里一角明黄,掩在如夜色般一样幽蓝的常服褂下那么一闪。

    婉兮赶紧下地请安:“不知道是皇上……”

    仰头已是用力望住那夜色中的面容:“皇上回来啦?”

    皇帝哼了一声,这才亲自点燃灯烛:“这回梦里一个劲儿喊毛团儿不说,还拿枕头砸爷,哈?几天不见,脾气又是见长!”

    婉兮赶紧上前给不顾头脸地给揉着:“砸中爷哪儿了,奴才给揉揉。”

    皇帝拖过她手来:“先给爷好好解释解释,梦里直喊毛团儿,是想作甚!”

    婉兮心虚一笑:“爷又想歪了,奴才不是喊窗外的毛团儿,是喊奴才小时候那小土狗的崽子呢。”

    幸好这话以前跟皇上说过,不然今晚上还真不知该怎么解释了。

    皇帝这才释然,哼了一声:“怎么爷不在,你就想那土狗……?”

    这是什么话呢,婉兮都给逗乐了。

    “……爷可累了?”她小心岔开话题去,蹲下亲手给皇帝拖靴子。

    盛夏八月,皇帝虽然也穿透气的袍子,可终究还是一靴筒子的汗。

    脱了靴子,皇帝松快了些,也是轻轻一声叹息:“喀尔喀部超勇亲王,策凌二月间亡故,爷命贝勒罗布藏署理定边左副将军。超勇亲王世子成衮扎布如今承继亲王爵,爷便再将定边左副将军一职交给成衮扎布。”

    “如今准噶尔内乱,定边左副将军职举足轻重,爷也要当面召见成衮扎布,方能安心。”

    ---题外话---

    还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四卷8、梦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四卷8、梦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