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卷422、该为你找一个人

    话已说毕,婉兮收起伤感,尽量平淡道:“九福晋已然收拾停当,傅公爷,你去接九福晋吧。”

    傅恒跪安,一步步退身到门口去。

    婉兮静静凝望着他,忽地叫住:“傅公爷,张廷玉的事,可叫你烦心?听我一言,张廷玉一生功过,自有定论。他因公,已然位极人臣;可是他却也因位极人臣,而引起朋党之争。若以名臣,晚年终究失节,傅公爷再欣赏他个人,也不该忘了朝堂分量的轻重。”

    傅恒微微一颤,又跪倒:“奴才明白令主子的提醒。奴才不会为张廷玉求情。朝堂新旧更替,这盘棋皇上下了十四年。如今终于将张廷玉安排停当,没人能再阻挡皇上的布局。”

    婉兮点头:“朝中汉臣多依附张廷玉,军机处、翰林院更有太多张廷玉的门生,傅公爷要用这些人,却也要小心节制。醢”

    傅恒终于忍不住一声叹息:“令主子洞若明烛……奴才这会子是在为一个人悬着心,却不是张廷玉,而是张廷玉的门生汪由敦。”

    原来十一月这会子,张廷玉再度面见皇帝,请求致仕(退休),并重提先帝雍正说过要张廷玉身后配享太庙一事。

    先帝的承诺,皇帝如何会不执行,偏张廷玉还要在皇帝面前如此重申,话里话外仿佛都是在指责皇帝忘了他在雍正朝时的功绩一般。皇帝颇有不快,却也还是下诏安抚,并且赐御制诗,叫张廷玉安心。

    皇帝赐御制诗,张廷玉应递折子,并且亲自带着折子进宫谢恩。可是次日张廷玉却只叫自己的儿子张若澄带着谢恩的折子代他入宫。

    皇帝十分不快,便叫傅恒与汪由敦拟旨,令张廷玉明白回奏为何不亲自入宫谢恩。

    傅恒与汪由敦拟旨毕,还未下达,结果次日刚黎明,张廷玉便亲自进宫谢恩……皇帝便怀疑是有人将皇帝的不快和圣旨之事私自泄露给了张廷玉缇。

    军机处之重,乃是朝廷中枢,若军机处的事情都能随便泄露,这朝廷还有何秘密可言?皇帝震怒,因拟旨之人只有傅恒和汪由敦二人,皇帝自然不怀疑傅恒,便将疑点集中在了汪由敦身上。

    汪由敦正好是张廷玉的门生,这罪名不用审问,便几乎已能坐实。皇帝怒责汪由敦,并革去汪由敦协办大学士之职,以及刑部尚书之衔。

    傅恒作为拟旨的二人之一,身在事中,眼睁睁看着事情发展到这样地步,心下自是难受。

    且在大金川之战期间,军机处发出的谕旨、战报皆为汪由敦亲笔拟就,傅恒能大金川奏凯,亦十分感激汪由敦。故此从十一月至正月以来,始终无法开怀。

    傅恒也唯有对着婉兮,才能将自己在朝廷上的为难和挣扎和盘托出。

    婉兮垂下头去,也是思量半晌,这才缓缓道:“九爷的汉文不好~”

    婉兮仿佛忽然宕开一笔,傅恒倒愣了愣,不过却也答:“是。奴才从小上学,在旗学都以满文、蒙文为主。汉文虽也可读写,但是若论草拟谕旨,总觉自己文采不够,怕有违圣意。”

    婉兮点头:“汪由敦若不能继续帮傅公爷写汉文谕旨,当务之急,傅公爷先需要这样一个助手。”

    ---题外话---

    大家看到了吧,皇帝的御制诗,是必须要谢恩的。便连张廷玉最后都因为这个惹了大麻烦,谁都不能例外~~所以皇帝写的许多涉及到孝贤皇后的悼念诗,富文和傅恒是一定要写折子谢恩的。所以这样的悼念诗,其实更多是写给活人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22》,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422、该为你找一个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22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422、该为你找一个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