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卷420、怎舍你伤心

    皇帝将婉兮送到螽斯门下,便转回养心殿去了。婉兮立在螽斯门下目送皇帝,心下也是起伏。

    虽说两人笑谑,这背灯祭成了两人一解思念的法子,可是她心下如何能不明白,皇上将那本应在堂子行的祭祀转回坤宁宫来,也还是替她惦念着生养之事呢。

    只是这大过年的,他们两个都不想叫对方想及伤心事,这便只说了笑话儿罢了。

    人若求神,往往都是人自己已经力所不及之时了。皇上这些年亲自替她小心调理,皇上也一直对他自己的医术甚有信心,可她还是没有动静……在这即将正式继立中宫的年头儿上,皇上心下的焦急,她如何能不明白。

    皇上的每一件事,实则内里都有皇上的深意在撸。

    婉兮垂首看向自己的腹部——是自己一直无福生养,其实也有她自己偷偷停了药的缘故吧?

    有时候天算还真就不如人算,皇上都想到要祭神了,却没想过其实是她自己动了小手脚达。

    婉兮目光极力穿过夜色,望向养心殿的方向,心下悄然道:“爷……抱歉。”

    .

    婉兮回到永寿宫,时辰已晚。婉兮经过西配殿,悄然侧首望过去,只见配殿中灯火已熄,她自己也悄然松了一口气。

    不然要是舒妃问起她怎这样晚回来,她倒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她自己是不大懂背灯祭的规矩,可是舒妃却是出自叶赫拉那王族之后,是老资历的满洲人,舒妃自是知晓的。

    婉兮回到寝殿,玉蕤上前悄声道:“回主子,舒主子今晚儿已经搬回去了。九福晋也说,明儿圆明园宫宴之后,就随傅公爷回府了。今晚上已是收拾好了。”

    婉兮倒是一怔:“哦?怎这样突然?”

    玉蕤看了婉兮一眼,悄声道:“……都三个月了,主子当真好性儿,还说突然。”

    婉兮便也笑了:“只是这事儿前头却无征兆。虽说过完元宵,算是过完年了,但是宫里的规矩,一般都要到填仓日才算完呢。我总计算着,兴许得等到填仓日,或者二月二。”

    .

    次日一早,傅恒便进永寿宫求见。

    这是要亲自来接回福晋,故此皇上也给了恩旨,准他一个外臣进了内宫来。

    按规矩,傅恒总要先来给婉兮请安。婉兮便吩咐在正殿见。

    婉兮坐定,面前便垂下布帘来。

    傅恒上前请双腿跪安,婉兮凝视傅恒。这个年过来,九爷竟然又憔悴了些。

    婉兮心下不忍,便轻声道:“……这个孩子没了,是我对不起你。”

    可以想象没了孩子,福晋又在宫里将养,九爷要前边顾着朝堂种种,家里还得顾着亲眷过年,不憔悴才怪。

    傅恒忙脱帽叩首:“令主子万万请勿这样说……奴才心下都是明白。是奴才连累了令主子,是奴才该死。”

    婉兮深吸一口气,柔声道:“九爷也别这样说。千错万错,九爷的骨肉总归没有错。我在宫里唯有希望九爷和福晋,再度早得麟儿,将此次伤心事尽早忘却。”

    傅恒伏地,眼圈儿那样灼热地酸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20》,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420、怎舍你伤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20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420、怎舍你伤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