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卷379、反正我不承认

    一时众人皆脚步轻轻去了,这月色山林,更为清幽。ww.la

    婉兮便吐了吐舌:“皇上遣走众人……还是不高兴了?”

    她终究是皇帝后宫,这样私见男子,还面对面坐在一起聊了那么久,自是违反了宫规。

    皇帝轻哼一声:“反正你别指望爷会承认。”

    “嗯?”婉兮听着这话都愣了愣,回味一下,便乐了:“那爷就还是不高兴了,却不愿意承认。抒”

    皇帝这才将婉兮手摔一边儿去:“看见你盘腿坐地上跟那呆子说的眉飞色舞的,爷是你男人,不拈酸,还是个男人么?”

    “况且,爷还是天子!天子后宫,竟然这样儿……带”

    .

    婉兮便笑了,上前一步,依偎进他怀里去。

    他不是摔开她手指头么?她便送上整个人去。

    皇帝作势僵硬了一会子,也不伸手,婉兮就自己伸手环抱住他的腰,将面颊贴在他心口上。

    “天子不吃醋,夫君才吃醋。”她仰头,目光映满月华,盈盈凝视他:“皇上吃醋了,便说明皇上是将自己当成奴才夫君的~”

    皇帝这颗心呀,便如同被她那跟小指头给轻轻地挠着。没办法继续冷硬下去,哼了一声,还是伸出手来——尽管只是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肩。

    “嗯哼。便是如此,也不准你随便叫爷吃醋!这滋味不好受~”

    婉兮深深点头:“奴才今儿是莽撞了,只是一切发生得太意外,叫奴才只循着自己的心去求证了,这便顾不上了宫里的规矩。总归是奴才有错在先,爷若不高兴了,先罚奴才吧。”

    皇帝这才又将另外那只手也环绕过来。

    “哼,认错的态度倒是好。”

    婉兮扬起头来,用下颌在他心口上轻轻一下一下地划着:“奴才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嘛。”

    皇帝深深吸一口气,垂首凝视他,“令狐九,给爷一个理由。你的理由若有理,爷便不生气。”

    这话分明是婉兮对那赵翼说的话的翻版。

    婉兮垂首轻笑:“理由也有两个:其一,奴才总归亲身撞上过狐祟嘛,这便想知道这个赵翼说话是真是假。”

    先说这个,皇帝眉眼之间便不由得笑意浮动起来。

    这狐祟的事儿,还不是他惹起来的。

    “嗯,算你有理。第二个呢?”

    婉兮深吸一口气,收起笑谑,认真望住皇帝。

    “爷说过,他不过一介秀才,却被刘统勋大人收入府中,与翰林们一起修纂《国朝宫史》。《国朝宫史》为皇上下旨官修的史书,内容涉及宫内宫外诸多秘辛,皇上对修书之人选择极为慎重。翰林们倒也罢了,终究都是历科状元、榜眼、探花,以及二甲的前二十名;可是这其中,这个赵翼未免有些特别了些。”

    “刘统勋大人不是鲁莽之人,他既然能向皇上推荐赵翼此人,这赵翼便必定是大才。皇上在案头放他的杂记,便也是皇上考察赵翼之意。奴才既然机缘巧合看过了这杂记,既然记住了这人的姓名,那么今日既然机缘巧合遇见,奴才便没理由不与他多聊几句。”

    “古来修史,一向是国之大事。史书公正与否,都在修书人之心。若居心不正者,修出的史书便不可看;若要史书公正,便必定要选纯良之人。可是奴才看他写狐祟,担心他也是个听信道听途说的人,写这样的故事来哗众取宠,怕是投机取巧之辈。”

    “这回奴才亲眼看了,爷可放心了。”婉兮含笑眨眼:“赵翼办傻事,却反倒证明他心地纯良。皇上放心叫他一起修史吧,他必能做成。”---题外话---明天见。谢谢h_m7u6pem的红包;谢谢如下亲们的月票:

    12张:jennwanglin;

    6张:风吹123;

    3张:15852-34750、wdingding0528;

    2张:妮可小丽;

    1张:123丫丫12300、smoothoperator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79》,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379、反正我不承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79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379、反正我不承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