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卷296、有什么不能看

    玉蕤委屈地看玉壶:“姑姑你看她!当年分明是她跟玉烟一起来的,住也是她们两个起初住一个屋子的,她怎么赖我?”

    虽然这会子玉叶是掌事儿的女子了,可是跟玉蕤都是一辈儿的,平素在宫里也不分什么高低等级,故此玉蕤抱怨起来,一点都不用避讳。

    玉壶就像面对着两个吵嘴的孩子似的,这便哄着玉蕤先下去了,她回身拉住玉叶的手,将玉叶先拽进房里去。

    “……我就要走了,你好歹记着自己的身份,以后你就得帮主子掌事儿了,怎么还能这么闹小孩子脾气?”

    玉叶扁嘴道:“如果玉蕤心里也这么想,那她就该给我看看是什么啊!再说我也是为了她好,怕玉烟的物件儿上染着病气不干净,我接过来,便别叫她染上啊!洽”

    玉壶垂下头去,缓缓道:“你跟玉蕤也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情同姐妹,我怎么能不知道你是为了她好呢。可是你怎么没想想,兴许她也是出于好心,也是为了你好,这才不给你看呢?”

    钤.

    玉叶微微怔了一下。

    “姑姑你这是话里有话。”

    玉叶上前与玉壶并肩坐在炕上,伸手便夺玉壶手里的物件儿:“这分明是说,查出来东西却是不方便叫我看见的!”

    玉壶反应快,将那物件儿又给藏身后去了,却抬起忧虑的眼盯着玉叶:“你先别急,这物件儿我得先给主子看过,请主子定夺再说。”

    玉叶眯眼打量玉壶:“姑姑这神色,我便越发觉得不对劲。究竟有什么是不能给我看的?姑姑要出宫了,这永寿宫既然要由我掌事儿,我便又有什么看不得、扛不起的?”

    “姑姑说这会子应该先给主子看,由主子定夺,这话没错。可是若只是官女子之间的小事儿,倒不值当去烦主子;再说这是玉烟那死鬼的物件儿,主子若看了,如何能不想起当年那场病,以及在那场病中受的苦去?”

    “况且这会子主子烦心的事儿正多,昨儿刚从翊坤宫回来,瞧见那舒妃一副鸡犬升天的模样,便是主子说不在乎,她心里能不难受么?这会子又何苦拿这点子小事儿再去给主子添乱呢?”

    玉壶仿佛被玉叶说动了,垂首静静思忖。

    玉叶便也撒娇,抱住玉壶摇晃:“姑姑总归是要嫁人去了,日后还得是我在这宫里陪着主子呢。我便得什么事儿都能扛得起,得跟姑姑还在这宫里的时候一个样!姑姑哪怕就是拿这个事儿来试炼我一下呢,看我究竟能不能如姑姑一样,替主子扛住事儿,也行啊!”

    玉壶这才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你说得对,我要走了,宫里这些事儿总归要留给你。若不能亲眼看见你的承当,我便是怎么都不放心离开的。”

    玉壶深吸一口气,便将藏在深厚的物件儿拿出来,摊在了玉叶眼前。

    .

    ——是一个小木匣,匣子里还分了格子,摆着女孩儿家体己的一些小物件儿。

    玉烟自己终归也只是个女子,故此那匣子里的物件儿算不得值钱,都是零零碎碎,不过却都是小女孩儿家喜欢的那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96》,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296、有什么不能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96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296、有什么不能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