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卷244、谁不曾,有苦不言

    一想到皇上,婉兮终于露出微笑来,心下便也宽松些了。

    她便忽然又想起一件事。

    “毛团儿,还记得乾隆五年那会子,皇上跟我初见之时么?那会子皇上是去查勘旗地,便是因康熙朝故太子允礽之子、理亲王弘皙逆谋案……”

    毛团儿便忙道:“正是!就因为牵涉宗室亲王,事关重大,皇上才亲自前去查勘。”

    婉兮便笑了:“我倒记着那桩案子里,也有庄亲王允禄啊。洽”

    毛团儿也是一拍手:“正是!那会子庄亲王允禄因任总理事务大臣,故此皇上特恩,庄亲王食双亲王俸禄,极为煊赫!可是他不念君恩,竟然私下里与故太子之子来往甚密……皇上料理了弘皙之后,虽未惩治庄亲王,却也停了庄亲王的亲王双俸,并且罢了他都统的官职……”

    婉兮这便笑了:“那我就放心了。这样儿的亲王,便是在皇上面前挑事儿,皇上纵然礼敬有加,却也不会将他的话放在心上!钤”

    正说着话,外头玉壶扬声道:“奴才给皇上请安!”

    婉兮一震,知道玉壶这是通知她,皇上回来了。

    婉兮含笑忙起身,迎向外去。

    皇帝已然大步流星而入,挑开门帘,长腿已然迈进门槛来。

    毛团儿等人都退下,婉兮亲自伺候皇上洗脸、净手,又帮皇帝褪下大衣裳来,两人都自在地穿着中衣,盘腿坐在炕上说话。

    尽管心中翻涌的都是对自己父亲的担心,好几回那话都冲到了嘴边,可是婉兮还是生生给忍住了。

    她眼前浮现的都是婉嫔那虽然含泪,却依旧沉静的面容;耳边还留着婉嫔那会子的嘱咐,告诉她时刻记着自己的身份已不再是母家的女儿,而是皇上的后宫。“不管为了旁人的母家,还是为了你自己的母家,你都不要求情。”

    婉兮便深吸一口气,狠狠将所有的担心都咽下去。

    隔着炕几,隔着炕几上幽幽的纱罩红灯,皇帝眯眼打量她,“藏着什么话呢,我瞧着都快噎得要打出嗝儿来了。”

    婉兮“扑哧儿”一声笑开:“爷说错了,我才不打嗝儿呢,我打鸣儿!”

    婉兮说着故意学了两声鸡叫。

    总归,还是绝对忍住不问,不求情。

    皇帝这才轻哼一声:“今儿爷回来晚了。本以为封印之后便能专心陪着你们过年,可是就因为今儿要封印,故此收尾的事儿才格外多。”

    婉兮含笑点头:“爷又何必与我解释呢?外人不知道,我哪儿能不知道爷这封印一说,都是给旁人说的。便是放假,也只是给大臣们放假,爷自己哪儿有歇息可言呢?”

    皇帝这才轻叹一声,伸手过来攥住婉兮的手:“能有个人明白爷,就够了。”

    婉兮点头含笑:“只是爷再悬心大金川的事儿,该过年还是得过年。过年就得吃煮饽饽,那奴才就得当仁不让——爷说吧,今年三十儿晚上,想吃什么馅儿的煮饽饽?奴才好早些预备下。”

    皇帝哼了一声:“这还用问我?你看着办就是。总归年年三十儿,半夜里都是爷一个人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44》,方便以后阅读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244、谁不曾,有苦不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44并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三卷244、谁不曾,有苦不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皇上,请您雨露均沾244。